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望坡居士与醉美琼中(14)

来源: 作者:叶传雄 更新时间:2018/9/13 0:00:00 浏览:5329 评论:0  [更多...]

一大群马中,有一至两匹白颜色的马,人们就很留意这白马了。为什么?俗语说,物以稀为贵嘛。从古至今,在人们心目中,白马是富美的,也是智慧、勇敢的象征。《西游记》作者懂得人们爱美的心理,他笔下的白马是神马,它送唐僧到西天取得真经,人们因此记住了它。后来,人们也爱以白马来命名神奇的山水和不凡的人物,琼中的白马岭便是其中的一个案例。

琼中县的白马岭,以其独特的魅力而吸引诗人文士的目光。记忆中,诗家望坡居士来此访问过,还为此岭作了一首好诗呢。

O一二年十二月十三日至十五日,望坡居士作六度琼中之旅,主要是讨论《黎母山神韵》诗词集的定稿之事。本来,我们不安排望坡居士到白马岭游览的,但十三日晚上进餐时,望坡居士听到中平镇有一座大山叫白马岭,这岭还有动人的传说故事,他就要求去参观白马岭,全面地了解传说故事的内容。考虑到,去游览白马岭,还可以顺路了解白马骏红等茶叶生产情况,一举两得,很有意义,我们就答应了望坡居士的要求。

翌日,为晴转多云。我、谢晋颀兄和冯汉云三人便陪同望坡居士向中平镇进发。

出了县城,车子走在弯弯的山中公路。公路两旁,有橡胶园、槟榔园和茶园,有掩映在绿色中的黎村苗寨,还有云雾缭绕的十多座千米仙山。

途中经过茶园,我们下车看茶女整理茶园,并与之交谈,拍照。从交谈中得知,这片

茶园,处于白马岭下的丘陵地带,常年气温为二十三度,早晨及下半夜雾气环绕,很是适合茶叶的生产。近年生产的白马骏红、白马君红、白马雾珠等白马岭系列高档优质茶,口感醇厚甘甜、汤味新鲜、回甘爽、底韵饱满、汤色黄金绿艳、清澈鲜艳、香气幽雅、韵香悦鼻。二O一二年,白马岭茶就被中国绿色食品发展中心认定为绿色食品A级产品。至二O一三年止,该茶荣获海南省“海茶杯”早春茶鉴评会红茶组特等奖,被誉为“海南红茶的极品,中国红茶的极品”。因此,这个系列茶产品一直畅销国内外,出现了供不应求的现象。

碧绿满目的茶园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过后,望坡居士和我都细品了白马骏红茶,还为白马骏红茶献诗呢。

望坡居士献的诗,诗题为《品琼中白马骏红茶》,全诗是:

 

白马山头日月光,云腾雨致蕴幽芳。

乌丝细润金丝亮,成色天然汤色香。

出涧明前情洒洒,斗茶春早气扬扬。

任凭一碗添神骏,天地思飞哪有疆。

 

我献的诗,诗题为《白马骏红》,为嵌名诗,全诗为:

 

白岚耽恋蕴祥瑞,马跃万寻天上来。

骏赏人间灵福地,红茶馥若玉山醅。

 

四十多分钟后,我们抵达中平镇。

从中平镇驻地往南面望去,一座高高的山岭映入我们的眼帘。山上,一会儿云遮雾绕,一会儿山体清晰,让人感觉此山色彩神秘,迷人。镇里派来两位向导,一位是黎族,一位是苗族,他们是骑着摩托车来到我们跟前的,其中一位指着我们仰望的大山说,那就是白马岭了。

《琼中县志》记载,白马岭位于中平镇东部,琼中县与琼海市界上,海拔一千二百六十四米。迤西有白马岭茶园,迤北有原白马岭采伐场。

在向导的引导下,我们向白马岭走去。因山路年久失修,车子到半山腰时,就在一个较为陡峭的山坡上爬不动了,我们只好下车休息。

此时,清风徐徐,群鸟争鸣,花草及泥土味混合着向我们扑来,人人感觉甚好。在我们的请求下,向导讲了白马岭的传说故事。

这个传说故事,后经县作家协会会员王清才记录和整理而广为流传。

故事是这样的:很久很久以前,琼中县中平镇的白马岭脚下有一个小村庄,村中只有几户人家。村中有一位青年名叫王帕弟,是村中有名的猎手,平日里经常上山打猎,打些野猪、狐狸、山鸡等。

王帕弟十八岁那年,经媒婆介绍与本村的姑娘王排侬结为夫妻,后来生有一儿一女。全家包括父母、妻子儿女共有六口人,一年四季全靠耕种二亩七分地水稻田、种点蔬菜等维持全家老小生活。

有一天早上起床后,王帕弟对妻子说:“我昨晚睡觉做了个好梦,梦见几个姑娘追赶我,对打猎的人来说是个好兆头。今天我要上山,给我准备一个稗包。”妻子王排侬听后就给老公包了一个稗包(即用粽叶包的干饭)。王帕弟收拾好行装,叫妻子在家好好照顾老人和孩子,等他回来,就扛着猎枪上山去了。

白马岭山很高,路很陡,杂草又多,蚂蟥也多。王帕弟一边走一边仔细观察猎物,他走呀走呀,也不知走了多久,累的满头大汗,但连一只小松鼠都没看到。他又渴又饿,人也累坏了,就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下来休息,喝了几口山泉水,吃了一半带来的干饭,就趟在一块石头上歇一下。他一双眼睛望着天空,朦朦胧胧地看到白马岭顶上有一道白光闪过后,有一朵长得像鹿的云雾飘进了山涧,又向山顶飘去。王帕弟看见后,一下子来了精神,快快地爬起来,拿着猎枪向山顶追去。他追呀追呀,也不知道追了多久,走了多远的路,歇了几次,最后追到白马岭山顶时,那朵像鹿的白云飘入山中不见了,出现在王帕弟面前的是一块很平的地方。这个地方的四周围都被云雾缭绕着。在这块平地上,有一块表面很平的石头,很像一个石桌。旁边有二块小石头,很像是石凳,有两位白头发、长胡须的老人正坐在石凳上,像在说话,又像是在下棋。俩位老人看到有人上来,就不说话了。只是一动不动地在那里下他们的棋。王帕弟感到很奇怪,心里想,这荒郊野岭的地方,怎么会有老人在这里下棋呢?他慢慢走到两位老人身旁,静静看他们下棋。他看了半天也不知道老人们下的什么棋,他也不敢问老人,就坐在一位老人身边的一块小石头上,看他们下棋。他看呀看呀,也不知道看了多久。等他抬起头来看西边时,太阳快要落山了。他起身向老人告别说:“两位老人慢慢玩,我要下山回家了,家里人在家等着我呢!”

这时,坐在王帕弟身旁的那位老人对他说:“青年仔,我知道你家里穷,上山打猎又没有打着,听我老人一句话。你下山回家的时候,一路走,一路用手抓把树叶塞到你的刀娄里,千万不要回头看,等你到家才能看刀娄里的东西。老人还嘱咐他不要把今天看到两位老人的情况告诉别人(包括你家中的父母,妻子儿女等),如果告诉别人,你就遭罪了。”老人说完话就不见了。

王帕弟按照老人的嘱咐,一路走,一路用手把路边的树叶抓一把放进刀娄里。他一边走一边觉得身上带的刀娄越来越沉,但他记住了老人的话,不敢往回看,也不敢看刀娄。他走呀走呀,一直走到晚上点灯的时候才到家。家里人看到王帕弟没有打到猎物,心中有些失落,王帕弟拿起沉沉的刀娄往地上一倒,倒出来的不是树叶,而是一堆金光闪闪的光银。全家人看到这么多光银还是头一回,很是高兴。王帕弟告诉全家人谁都不要将此事说出去,说出去全家遭殃。

从那以后,王帕弟家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有时他还帮助接济村里的穷苦兄弟。据说,现在白马岭顶上,还有石桌、石凳呢。

听了传说故事,望坡居士高兴地说,这个故事传奇色彩浓重,也从一个方面证明了黎族苗族人民的聪明智慧。

望坡居士说完,大家都表示赞同。

最终,考虑到安全等因素,我们听从向导的意见,由望坡居士和冯汉云分乘摩托车上山巅观光,我和谢晋颀兄则留在原处自由活动。

走崎岖山路,摩托车比汽车灵活一些,我今天是大开眼界了。只见两部摩托车左转右拐,一会儿就消失在云雾缥缈的深林中。

大约过了三个小时,我和谢晋颀兄才见望坡居士等人归来。见到我和谢晋颀兄,望坡居士笑着说,白马岭山中林木生态完好,瀑流丰富,水声潺潺,环境清幽而富有灵气。中有空旷之处,一块巨大的石头突兀而起,壮观而奇崛,人爬上去拍照,背景为青山起伏,蓝天澄碧。这里,山路崎岖而泥泞,幸亏向导骑车技术娴熟。途中与向导聊天,他们说这里过去有很多野兽,但是由于过去打猎泛滥,没有保护措施,各种野兽被消灭殆尽。现在,虽然重视了保护,但是也很难看到野兽了。他还了解到护林员的工资不高,生活艰苦,但是每天都按时巡山,为保护好每一块土木而流汗流血。在山顶,东面可遥看临海的琼海,西面则平视黎族圣山黎母山,北面能俯瞰屯昌县的枫木镇,南面得仰望高高的五指山,感觉天地辽阔,春色无边,诗潮如海浪翻滚,真是不虚此行呀。

不久,望坡居士就创作了《白马岭》这首诗,全诗如下:

 

逶迤寻骏岭,深处感清平。

遥望雕鞍立,长嘶万壑鸣。

瀑流滋锐气,云雾养其精。

且待奋蹄起,扬鞭万里程。

 

望坡居士这首诗,是写景寄情之作也。

这首诗好在哪里?此诗采用拟人手法,形象生动地把神奇的白马岭描绘了出来,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结尾有寄托,诗人希望这里的黎族苗族人民今后要振奋精神,勤奋工作,迎难而上,为圆富美乡镇梦而不懈奋斗。

我收到此诗后,很是高兴,当即传给诗友们分享诗中之美。

过后,有外地诗人要访问中平镇的时候,我都向他们提起望坡居士这首《白马岭》诗歌,请他们多多关注,广为宣传为好。我觉得,白马岭虽然是琼中县名山岭之一,但由于偏僻,人烟罕至,外地人对它不是很了解。可喜的是,知名诗人望坡居士不惧路途遥远和艰险,来此游览,还为它作诗,使其传于县外,这不是很大的一件功德吗?这让我不由地想起了谢灵运、王维、李白、苏东坡等著名诗人来。山水诗是我国古典诗歌的一个重要品种。历代诗人常常“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对壮丽山河的歌颂,是基于对祖国、对大自然的热爱,能激发人们的自豪感与美感,培养高雅的艺术情趣,其审美价值是不言而喻的。谢灵运的《石壁精舍还湖中作》,诗中有画,画中有情,意境甚美;王维的《山居秋暝》,清幽明净,画面动人,过目难忘;李白的《望天门山》,笔力千钧,色彩明亮,生气勃勃;苏东坡的《百步洪》(其一),善用博喻,想象奇特,行神于空,走笔如虹。比较而言,望坡居士的《白马岭》,联想自然,描述生动传神,寄意深远,可谓吟咏白马岭诗歌中之佳作也。

山因诗传,诗因山远。望坡居士为白马岭献诗,使此山走出琼中,走出海南,走出神州,走向更远的地方。同样的道理,望坡居士这首《白马岭》,特色鲜明,情感动人,相信会和此山一样流传千秋的。

壮哉,白马岭!美哉,望坡居士诗歌中之真情!

 

O一八年九月十一日于黎母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