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望坡居士与醉美琼中(12)

来源: 作者:叶传雄 更新时间:2018/8/30 0:00:00 浏览:2557 评论:0  [更多...]


记忆中,知名诗人望坡居士到琼中县和平镇堑对村委会采风,至今已有三次。三次都在一个点上采风,这对于望坡居士来说是很不平常的。为什么?望坡居士曾对我说,他工作任务十分繁重,每年的工作安排表都没有一个地方是空余的,因此要挤出时间到外地一个点上采风三次,这是很难兑现的,除非这个地方有特别能吸引人的东西。

以前,我们读晋代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就深深地被其中美好的境界所吸引。在《桃花源记》中,陶渊明描绘出的理想社会是:土地平旷,屋舍俨然,良田美地,往来耕作,鸡犬相闻,黄发垂髫,怡然自乐。这样的社会,自自在在,轻轻松松,没有阶级,没有欺诈,没有剥削,没有烦恼,没有污染,人人相亲相爱,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这难道不是人人喜爱的共产主义的社会吗?但是,读完文章后,我们都要问:现实中,有桃花源这样的美好的地方吗?答案是肯定的。当我们带着这个问题,到堑对村委会走一走,看一看,你就会亲切地感受到堑对村景美情美人更美,它实实在在就是当今的桃花源啊!

桃花源是知识分子,尤其是诗人赞美和向往的理想之地。从这层意义上来说,望坡居士三次到堑对村委会采风,你不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吗?

 

 

望坡居士第一次到堑对村委会采风,是在二O一四年三月十四日。

当天,天空多云,间有小雨。早餐后,泽亚弟提出要到堑对村观光,说是那里与别处不同,可坐船游览万泉河上游美丽的风景。对泽亚弟的意见,没有人提出异议。

汽车出了县城往东面走,约摸四十五分钟后才到达和平镇。

此时,从镇政府驻地到堑对村,要绕过南面一座小小的水面桥,然后再折向东面走。河水清清,山路弯弯,路两旁有橡胶林、槟榔园和水果园,绿色望不到边。打开车窗,山野泥土味及花的香味混合着阵阵扑来,感觉舒服多了。约摸走了二十多分钟,我们就看见掩映在林中的堑对村委会了。

堑对村委会驻地在万道村旁的一个小山坡上。从村委会办公楼上望去,自西向东的乘坡河为万泉河的上游,它宛如一条玉带,把人们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了。乘坡河两岸山的形状,如仙的手指,又似雨中玉笋,多看几眼,你就会情迷其中,歌之舞之蹈之。北面不远处为堑对村,南面及东面分别为万道村、坡村及槟榔村。我们沿着乘坡河南岸走,出了万道村,车子欢快地向坡村进发。到了坡村,看见村前码头有几条小船,泽亚弟便叫司机停车。

下了车,大家走近码头,只见几条小船正在悠然地晃动着,对面山峰上白云轻飘,那感觉犹如进入古人描绘的诗画中。浪哥指着小船说,这里野渡无人舟自横,我们何不来欣赏美景,感受古人的诗意呢。浪哥说着,便携望坡居士走到一只船上,还学渔家慢慢划动小船;船儿晃悠悠,望坡居士晃悠悠,画面晃悠悠,江军教授一个劲地叫好,大家的笑声把近处的水鸟惊着了。

此时,乌云压顶,山风吹来,小雨倏然而至。见此,大家都听泽亚弟意见,到坡村一个陈姓的退伍军人家中躲雨。

那个退伍军人,名叫陈必勇,虽然已五十多岁,身体稍瘦,但眼睛炯炯有神,脸上挂着笑容。见我们来,他愉快地请我们到客厅喝茶。谈笑中,大家知道,陈必勇是空军部队的一名退伍军人,在部队时是个好战士,退伍后回到农村居住。转眼间,已到中午时分,此时雨越下越大,我们一时是走不了了。真应了那句俗话:人不留人天留人。

黎族人历来热情好客。中餐时间到了,陈必勇夫妇真诚地请大家同他们一起用餐。一坐定,陈必勇就给人人倒满一碗酒,夫人也微笑地说了些欢迎的话儿,给人以春暖花开的感觉。火锅里是煮熟的鲜鱼,揭开锅盖,那浓浓的香味四处弥漫,令人吃欲大增。在主人的频频敬酒中,我们都喝得十分高兴。泽亚弟喝得兴起,便即席唱了那首《久久不见久久见》的山歌,博得了满屋的欢笑声。见大家如此高兴,主人也献唱了《有酒不喝留作乜》的黎族民歌。主人唱完,一片叫好声传出屋外。这样,这次中餐便在敬酒声、说笑声和山歌声中结束。过后,陈家人热情好客的名声,都被望坡居士写进了《乘坡行》(七度琼中行二首,其二)这首诗中。这是一首古体诗,全诗如下:

 

久闻乘坡河,奇石呈奇观。

驱车百余里,一望波涟涟。

千顷水澹澹,一山耸其间。

遂拟载大白,泛舟飘若仙。

觅舟访村寨,客至黎家欢。

堂屋备热茶,伙房烹鱼鲜。

数辞数苦留,家酿奉君前。

诉说光荣史,拿出老照片。

曾服空军役,虎胆守疆边。

言露自豪心,面飞喜悦颜。

三杯已下肚,夕色催我还。

依依尚不舍,作别镜湖前。

 

望坡居士这首诗是什么意思呢?诗人是说,他今日到乘坡河观光,想找船观看美景,因此造访陈必勇家。不想,这陈家人热情好客,热茶过后,还请喝酒,且主人始终满面笑容,敬酒不停,真个叫人高兴。临别时,主人还依依不舍,令诗人兴奋不已。

读望坡居士这首诗,我不由地想起雷锋同志的对待同志要像春风般的温暖这句话来。的确,当你在外地采风时遇到热情好客的村民,你就有归家的亲切之感;那种感觉,是来自心底的股股暖流,是诗人笔下的蓬莱之韵,是令人难忘的三月三燃情之篝火晚会。正因如此,望坡居士的客至黎家欢堂屋备热茶,伙房烹鱼鲜面飞喜悦颜等诗句反映出来的真诚和热情,使人有了不一般的感觉。反复阅读这样的诗句,你就会更加喜爱黎家人了。

 

 

望坡居士第二次到堑对村采风,是二O一四年四月十二日。

这一次采风,可谓天公作美,整天为晴转少云

这一次采风,参加的人员,除了知名诗人望坡居士,还有诗人、作家、学者、摄影家三闲堂、贤衡居士、黎山处士、张毅静、崖州浪子、王泽亚、张晓春、王卜新,以及琼中贤达龙朝雄、王应江、陆世文等。

我们一行十二人到达堑对村时,村委会干部已在办公室等候我们多时了。见我们下车,村干部即上前迎接。一会儿,村干部就和我们一起向村前码头走去。

在码头,出于安全考虑,我们按村干部的要求,人人系好游泳衣,带上饮用水,如此才能上船的。

船为小型机帆船,是村民捕鱼的工具。我们事先已和村民谈妥,今天只是租借而已。

都,都,都……”

马达响起,船儿不久就出码头了。一出码头,船儿就像离弦之箭向前飞奔。

乘坡河两岸,群山列队相迎。天空朵朵白云在绿水中飘动,鱼儿欣欣然不时跃出水面。河面上,一些渔民在打渔;网住春光的渔民在笑,那笑声传到岸上,又飘上天空中。

诗家望坡居士欣赏眼前之景,心情大好,便于船上作诗,即《八度琼中行之乘坡河泛舟五首》,全诗如下:

 

其一

清波万里泛轻舟。近岸远山一望收。

借问双峰何所似,骚人笑语丽人羞。

其二

青鱼拨喇跳晴波,天上行云水上歌。

借问舟中何事卧,原来无酒醉乘坡。

其三

为躲红尘波上行,青山隐隐水清清。

佳人为我系冠带,泛到中流难濯缨。

其四

晴波一掬洗清眸,遥望黎寨起新楼。

笑语欢歌仙侣戏,游船之上看渔舟。

其五

此处仙游景色多,却无佳酿竟如何?

拿来淡淡一瓶水,权当浮槎醉爱河。

 

我们从此文中就知道,望坡居士前度见乘坡河清波荡漾,遂起泛舟之念。因此,他今日才有携友泛舟乘坡河之举。泛舟之处乃万泉河之上游,岸阔波平,舟行其上,美景叠现,趣事连连,因即兴而为绝句五首。

船上作诗,一挥而就,望坡居士真乃子建再世,不愧为当今诗坛之大才子啊!

看到望坡居士这首诗歌后,人人都赞赏之。

美是到处都有的,只要你保有一颗童心,处处留心,就能时时发现美。清波万里青鱼拨喇跳晴波,天上行云水上歌青山隐隐水清清遥望黎寨起新楼,诗句清新,美景多多,叫人欢喜不已。此赞赏之一也。

诗要有趣味,如此才引人发笑,耐人寻味。借问双峰何所似,骚人笑语丽人羞,想象奇特,比喻贴切,生动形象,妙趣横生。此赞赏之二也。

诗句鲜活、灵动,情感真挚、动人,就能引起人们的共鸣。借问舟中何事卧,原来无酒醉乘坡拿来淡淡一瓶水,权当浮槎醉爱河,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且情景交融,读之难忘。此赞赏之三也。

同船上,有一位诗人叫三贤堂,他一边向望坡居士微笑点头,一边也在作诗。同月十四日,他把诗传来,诗题为《春日泛舟琼中乘坡河,与望坡同赋五首,用望坡韵》,全诗为:

 

其一

一展柔波载客舟,湖光山色望中收。

何人撑起红绸伞,下有芙蓉带露羞。

其二

云淡风轻不作波,青春作伴欲高歌。

船家倘若沽新酒,把盏临风学老坡。

其三

春山如黛画中行,行到江心水更清。

红鲤逐波虾戏水,骚人狂欲去衿缨。

其四

一掬清波洗醉眸,青山断处见红楼。

渔翁拖网傍水岸,闲客垂纶小钓舟。

其五

远岑怅望白云多,日短水长奈若何?

此地风光堪顾首,邀君携酒醉斯河。

 

坐在另一只船上,也有一位才情出众的诗人,他叫贤衡居士,他收看了望坡居士的诗歌后,抬头望着远方,似有所思。同月十五日,他也把诗传来,诗题为《次韵三闲堂和望坡居士原韵》,全诗是:

 

其一

万泉河上荡轻舟,景在心中何用收。

我愿撑开红雨伞,多情佳丽不须羞。

其二

醉看清波不是波,仰头丽日尽情歌。

卧船难问岸边事,闭目已知山上坡。

其三

我从东鲁海南行,游到乘坡更觉清。

莫要追寻前代事,从来多士尽冠缨。

其四

我未开眸已醉眸,前边已现好高楼。

山峰如乳动心肺,阵阵香风伴浪舟。

其五

载酒轻舟何必多,青山绿水醉谁何?

回舟且待村头饮,万丈豪情饮尽河。

 

三闲堂和贤衡居士的诗,皆用望坡居士诗韵。从作诗这个角度来说,是先有了望坡居士的诗歌,才有三闲堂及贤衡居士的和诗。三位诗人所作诗歌,皆有感而发,诗句清新、灵动,又各有特色,饶有韵味,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在望坡居士、三闲堂和贤衡居士诗歌创作精神的影响下,其他诗人、作家也以乘坡河泛舟为题创作了一些诗文。这些诗文,都是感发之篇章,各有特色,其中崖州浪子、黎山处士及张毅静的诗文就值得品读。

崖州浪子作泛舟乘坡河诗歌六首,妙趣足,韵味美,亮点多。比如《乘坡河泛舟》(六言诗):

 

一川春水如镜,兩叶轻舟似梭。 

岭上白云飘渺,江边修竹婆娑。 

神闲莫过高博,气定应夸龙哥。 

花伞欣遮佳丽,相机却醉望坡。

 

黎山处士作泛舟乘坡诗歌二首,每一首都感情真挚,神韵天成。比如《携好友畅游乘坡河》:

 

姹紫嫣红醉了眸,新知旧雨画中游。

青山列队迎来客,碧水吟诗笑浪舟。

 

张毅静为散文家,曾获冰心散文奖,她泛舟乘坡河,就深深地被这里的美好诗境所感染,遂挥笔写下《乘坡河上乘风游》这篇美文。美文较长,我摘录第一部分和结尾一段,大家一起来分享它的美吧:

 

我从未见过乘坡河,但当我看见它,它一眼就认出了我,随即对我露出了温柔又美好的微笑。

我猜想,可能是南渡江跟它以前就提起过我。我知道,南渡江、昌化江、万泉河,海南的这三条大河,天天都用银色的纸张、蓝色的笔迹、绿色的信封相互通信。我居住在海口,跟南渡江很熟,它的波光粼粼里,早已悄然记下了我在海口所有的欢乐与哀愁。它尤其了解我对河流,有着怎样的爱慕和依恋。

前生是一尾鱼吧或是一枝莲?连我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对水一往情深。

所有的河流、水域都能打动我。

记得第一次过黄河,正是河开之际,在白森森的巨大冰块下,河水现出凝重的青黑。它艰涩的、却又决然而然地冲破冰凌向前奔流。沿途上,只见水鼓冰,冰阻水,相互缠斗,轰然作响,惊天动地。我瞪视着这条壮阔的勇猛的河流,内心澎湃不已,真想一跃而起,随着这条大河去好好闯一闯前面连坚冰都无法阻碍的世界、会一会往昔东胡、乌桓、鲜卑、契丹、蒙古、回鹘那些雄姿英发的兄弟……

后来我到了长江。那时候长江三峡依然有着郦道元笔下的情致:自三峡七百里中,两岸连山,略无阙处;重岩叠嶂,隐天蔽日,自非亭午夜分,不见曦月。……春冬之时,则素湍绿潭,回清倒影。绝巘多生怪柏,悬泉瀑布,飞漱其间。我来了,我终于来了!对着那碧水青山我暗暗祈祷:如果此生还有什么未了的愿望,那便是不断遇到更令人心折的人,不断探得更勾魂摄魄可吞人的美景,好让我更加感受到活人的丰富与美好。

许是天神听到了我的祝祷,这个生于大漠的蒙古女子,居然来到了南海之滨。在海南这个被水环绕的岛上,这个曾经焦渴的北方女子,过上了被大江大海充分滋养的优裕生活。

如今谁能似我,日里夜里,在水一方。

所以我快乐着每一次在海南的遨游。我早已知道,就算是去到那最偏远的地方,也至少会有一个深情又熟悉的朋友——河流——在等待我,日复一日地等待我。

这不,海南琼中县和平镇东面的乘坡河,就这样笑微微地等来了我。一见如故。

天下的河流均是有性格的。黄河狂躁,长江莫测,珠江端然,黑龙江大气……说到乘坡河,它温和如久居于此处的山民。

它从翠绿的、植被繁茂的五指山深处而来,一路所见,皆是绿。深绿、浅绿、暗绿、灰绿、墨绿,层层叠叠,绿墨浸染,翠色皴擦,浑然天成。因此,乘坡河当然就拥有了翠绿的底色,妙曼的风情。连它两岸的青山,也是圆润柔美,脉脉含情。其实,不只是乘坡河,整个琼中,都宛如曾经在孙犁的《风云初记》里存在过的、那个水灵灵的世界:道路两旁有一些人家,人家的门口和道路之间都有一条小溪哗哗地流着。又有很多细小的瀑布从山上面、房顶上面流下来,一起流到山底那个大水潭里去。人们在这里行走,四面叫水叫树木包围,真不知道水和绿色是从天上来的、四边来的、还是从下面那深得像井底似的、水面上不断窜出水花和布满浮萍的池子里涌上来的。

世世代代住在这样的环境里,人怎能不淳朴、不洁净?耕种、渔猎,不富裕,却也不愁吃穿。我从乘坡河畔的村头慢慢走过,迎面跑来几个小孩,看着她们的神气,顿时想到《边城》里的那段描写:翠翠在风日里长养着,把皮肤变得黑黑的,触目为青山绿水,一对眸子清明如水晶。自然既长养她且教育她,为人天真活泼,处处俨然如一只小兽物。人又那么乖,如山头黄麂一样,从不想到残忍事情,从不发愁,从不动气。平时在渡船上遇陌生人对她有所注意时,便把光光的眼睛瞅着那陌生人,作成随时皆可举步逃入深山的神气,但明白了人无机心后,就又从从容容的在水边玩耍了。

翠翠!我惊喜地这么叫了一声,山鸣谷应。

……

乘坡河,我看到你陶醉的神情了,我知道你一字不差地都听到了、记下了,在这个春天,你的笑容因此更加温柔甜美。我也知道,很快,你就会把今天我和你之间的故事写下来,寄给你那些水系朋友:南渡江、昌化江、南海、黄海、太平洋……告诉它们吧,告诉它们,我们的诗情画意;告诉它们,这个春天,我们在乘坡河上,无以名状的快乐!

 

望坡居士第三次到堑对村采风,这是二O一七年五月二十八日的事情了。

望坡居士是在这一年的五月二十七日来到琼中县的。他此次来,目的是指导《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民俗文化记忆》一书的编写工作。翌日早餐时,听说我们要派编写人员到堑对村收集有关的民间传说故事,他对此很感兴趣,说愿意和我们同往,以便了解堑对村这地方独特的民俗文化。于是,我们就和望坡居士一起来到堑对村。

在堑对村,我们采访了村民王大标、王应征等人,收集到《乘坡河的传说》《堑对村军坡的来历》《五月茶的制作》等记忆中的民俗文化。

从收集到记忆中的民俗文化看,这乘坡河不仅有自然风光之美,而且还有民俗文化之美,令人惊喜。我觉得,《乘坡河的传说》就是给人以惊喜中的最大亮点之一。

那么,乘坡河有什么传说故事呢?我们一起来阅读这个传说故事吧。

 

由万道村民王应征和堑对村民王大标来口述,经作家刘霞记录、整理的《乘坡河的传说》,其故事是这样的:

听老人讲,乘坡河原先是一个黎族村庄,叫百家村。百家村是一个风水很好的村庄,村里的人有吃有喝有衣穿。村民种稻收稻谷,抓鱼有鱼虾,打猎得猎物,不管他们做什么,年年都有好的收成,家家办事都很顺利。后来,百家村出了几件奇事,才变成了一条大河。后人把这条河叫做乘坡河。

 

与龙王交好

 

相传,百家村的附近有一片大水湾,这个水湾是连着万泉河的。在这个水湾的地底下有一个龙宫,龙宫里住着龙王,还有虾兵蟹将和猪马牛羊。这个龙王经常会到岸上来找附近的村民聊天、玩乐。

龙王很热心,爱帮助村民。有一次,龙王在跟村民聊天的时候,听村民说起自已的难处。龙王对村民说:你们有难处,尽管找我好了,没有我龙王办不了的事。村民对龙王说:你在龙宫里住着,你想上来就上来,我们又下不去,有事要你帮忙的时候,我们怎么找你呀?龙王说:这个好办,我教你们唱五首歌,有事找我的时候,你们只要对着河湾唱这五首歌,我就会上来。

后来,只要村民对着河水唱五首龙王教的歌,龙王就会上来与村民相见。有的时候龙王在龙宫里待得有点闷了,也不等村民唱歌,就自己跑上来找村民聊天。村民也喜欢龙王,时不时地跑到河湾来唱歌引龙王上岸喝酒聊天。有时村民被虫子咬了,或者是生病了,龙王就会拿出药来给村民用,只要龙王一出手,村民的病就能好。

有时候村民要办喜酒,需要很多碗筷和桌子板凳,只管找龙王借。村民们还是按照龙王说的先唱歌引龙王上来。龙王上来后,得知只是借东西,不是什么难事,就对村民说:以后要借东西的时候,你们只要对着河湾喊:龙王,龙王,我家要办事了,要办几桌,要借你的碗筷和桌子板凳用用。我就会让虾兵蟹将按几桌的数量,一件不少地送上来。你们到时候就在河边等着就行,要借的东西会从河湾上自动浮上来的。你们办完事后,一定要如数归还,不能少一件。你们归还东西的时候,也只要把东西放在河湾里的水面上就好了,自然有我的虾兵蟹将来拿回去。

后来,村民要跟龙王借东西的时候,就对着河湾喊龙王。他们要借的东西真的会从水下慢慢浮上来,村民归还东西的时候,也只要把东西如数放进河水里,东西又会自动沉下去。就这样,龙王与村民好了很多年,村民们得到了龙王很多帮助。

 

水牛风波

 

百家村里的人经常牵水牛去河湾去洗澡。有一次,一个村民将水牛牵到了河湾洗澡。洗着洗着,水牛不见了。那个村民就在河湾那儿等,过了一会儿,水牛又浮出了水面。水牛回到岸上的时候,水牛的腿上都是血。村民帮水牛洗掉腿上的血,发现牛腿上有很多伤口。

水牛会说话,水牛说水下龙宫的门是开着的,水牛进入了龙宫,碰到了龙宫的牛,龙宫的牛见了岸上的水牛就用蹄子踢,岸上的水牛打不过龙宫里的牛,就受伤了。村民一听很生气。水牛就像是他家的宝贝一样,种田犁地都离不开水牛。见水牛伤得很重,这个村民就恨龙宫里的牛,想办法报复龙宫里的牛。

等水牛腿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他就在水牛的四条腿上绑上尖刀,再把水牛牵到河湾里去。水牛带着腿上的尖刀就下了河湾,直接去了龙宫,找龙宫里的牛决斗。因为水牛腿上绑了尖刀,没几下子,龙宫里的牛就受伤了,只见有血从水底冒出来,把河湾都染红了一大片。那个村民心里高兴,他知道一定是水牛打赢了,血肯定是龙宫里的牛受伤流出来的。

事情跟这个村民想象的一样,过了不多时,水牛从河底浮出来了,水牛身上沾满了血,村民在水牛身上很细心地查看,水牛身上一点伤都没有。村民说这下好了,总算是出了心中这口恶气。等到第二天早上,河湾上浮起了一头牛的尸体,村民一看,就知道是龙宫里的牛,村民叫上村里的劳力,一起将牛的尸体打捞上来,抬回了村子里,将牛皮剥了,把牛肉分成一块一块的,分给每家每户。有些人分得多,有些人分得少。分多分少是看村民在村子里的威望,有威望的人家分得多些,没有威望的人家分得少些。

那一天,全村人家家户户都架起大锅煮牛肉,吃肉喝酒。

 

水淹百家村

 

龙宫里的牛不见了,第二天消息就传到了龙王的耳朵里。龙王闻着牛的血腥味去找牛,一路找来,就找到岸上来了。离百家村越近,血腥味越浓。龙王就知道是百家村的人杀了龙宫的牛。

龙王来到百家村,见到第一个村民就问:你们看到龙宫里的牛没有?村民回答:没有。龙王又去问第二个村民,第二个村民还是与第一个村民一样的说没有见到龙宫里的牛。龙王又去问第三个村民,第三个村民也是与第一个村民一样的说没有见到龙宫里的牛。龙王问了村里所有的人,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回答。

龙王听了村民的回答,很生气,大怒道:你们把我龙宫里的牛杀吃了,还说谎。你们把龙宫里的牛杀了就杀了,只要一开始承认了,我是不会怪你们的。亏了我平时对你们那么好,你们有难我帮,有事我帮。哪怕有一个人承认杀牛吃肉了,我都会放过他的。真没想到你们一个个都说谎骗我。你们都等着,只要是吃了我龙宫里牛肉的人,一个都跑不了,我要打死你们。

听了龙王说的话,村民还是没有人站出来承认杀了牛、吃了牛肉。村民们说:打就打,我们不怕你。村民就真的和龙王打起来了。龙王离开了水,村民又多,打不过村民。龙王就说:这样打不公平,你们人多,我打不过你们。我们干脆约定一个时间再来决斗。村民们答应了。龙王回到龙宫就开始作好与村民决战的准备。

龙王一边召集虾兵虾将们把百家村的地底下掏空,一边派将士去请大海里龙族的兄弟来帮忙。等到约定决战的时间到了,龙王带着龙族的兄弟们一起来到百家村,与百家村的村民决战。百家村民开始还能抵挡一阵,不一会儿就下起了大雨,原来是龙族兄弟在天空中一起向下喷水,等村民发觉的时候已经晚了,村子已被水淹没了。村民拼命向没水的地方跑,可是跑到哪里,水就流到哪里。水越来越多,最后整个村庄塌下去了。

 

寡妇山

 

在百家村有一个寡妇,寡妇独自带着小外孙子一起生活。那天村里杀龙宫的牛,分牛肉,寡妇正好也在村子里。由于寡妇在村子里没有什么威望,村民们不太看得起这个寡妇。所以分牛肉的时候,好的牛肉是轮不到她的,只是将分剩下的一点牛杂碎给了她。她一看都是杂碎,不想要,寡妇的小外孙看别人家都吃牛肉,也想吃,看寡妇不要,小孩子就哭闹,寡妇只好在牛杂碎上割下一小块稍微好一点的留下来煮给小孩吃,她自己一口也没吃。

分牛肉的第二天,龙王来到百家村。龙王问村里的人,有没有看到龙宫里的牛。村里人都说没有。寡妇当时也在村里。龙王问到寡妇的时候,寡妇不敢说真话,也回答说没有。

龙王与百家村决战、发怒喷水淹百家村的时候,寡妇就抱着小外孙子跟着其他村民一起跑。他们看到东边有水,就往西边跑。看到西边有水,就往北边跑。看到北边有水,就往南边跑。可是不管他们往哪里跑,水就追到哪儿。很多村民在跑的时候,慢慢沉入了水中,最后只剩下寡妇抱着孩子在跑。寡妇一看村民都淹死了,她更加害怕,一边跑一边大声音哭喊着:龙王呀,我可没吃你龙宫里的牛肉呀,你不能淹死我呀。龙王听了寡妇的哭喊,回答寡妇说:你没有吃龙宫里的牛肉,我是知道的。你没吃,你的小外孙子吃了,你要保命,就丢下小孩,如果不丢下小孩,你就只能和小孩一起死了。寡妇听了龙王的话,舍不得丢下孩子,还是抱紧孩子往附近的山上跑。但是,寡妇始终跑不过龙王喷出来的水,寡妇累得不行,抱孩子的手稍微松了下,水一下子将孩子冲走了,寡妇见睁睁地看着小外孙子不见了,她再向附近山上跑的时候,大水就再也没有追上来。

寡妇跑到了附近的一座山上,从高高的山上往百家村的方向看,整个百家村被水淹得不见了踪影,百家村已经变成了一条大河,河里只剩下好多花白的大石头,那些石头静静泡在河水里。村民都死了,寡妇的小外孙也死了。寡妇独自在山上一个人生活,后来有附近村庄的村民在山上碰到了寡妇。问起百家村怎么无缘无故说没有就没有了?寡妇就把百家村的村民如何杀了龙宫里的牛,龙王如何生气用水淹百家村的经过告诉了那人,那人回去后就把这件事传开了。

从那时候起,人们就把寡妇住的这坐山叫做寡妇山,把百家村变成的河叫乘坡河。

 

这个传说,故事精彩,内容独特,很是吸引人。望坡居士阅读后,曾说,故事反映了人民群众的恶有恶报、善有善报的朴素情感,其传说色彩很浓。有了这个故事,乘坡河就更加神奇,更加迷人了。

望坡居士的话,说出了我们的心声。

听着望坡居士的话,我对建好乘坡河这一旅游景点充满了信心。

在我看来,乘坡河南岸的堑对村委会现在已被规划为美丽乡村建设的一个旅游景点了。作为一个旅游景点来建设,这里具有的独特文化,就应该尽可能地被规划和开发出来,如此才能吸引国内外亿万游客的青睐。在规划和开发的独特文化中,自然风光、民俗文化及人文内涵,三者美美与共,缺一都不可。只有从长远来考虑,科学规划,把三美都规划和开发好,建设好,那我们这个美丽乡村旅游才实实在在,名声响亮,像三峡景点、九寨沟景点及桂林景点一样年年吸引众多游人,使其走得更远更好,老百姓更加满意。

午餐之后,出乎我们的意料,堑对村委会的干部还同我们一起泛舟乘坡河。

又是群山相迎,鸟儿跟随;

又是舟犁雪浪,欢声笑语;

又是人在画中,诗在景中……

我们非常高兴,一路欣赏美景,一路寻觅诗句,一路收获深厚的友情。途中,望坡居士吟成一诗,诗题为《再游乘坡河》。我阅读望坡居士这首诗后,觉格调清新,意境优美,就愉快地诵读起来:

峰转林开景色新,临波遥看水粼粼。

刘郎再度蓬山远,一叶扁舟忆故人。

听了一遍,大家都围拢过来,说我读望坡居士此诗声情并茂,给人以美的感觉。有人建议,让我再读第二遍,我不假思索就同意了。

喝了一口饮用水,润润喉咙,我再一次朗读了望坡居士这首诗。读完诗句时,我听到了一片满意的鼓掌声。

此时,站在船头的望坡居士笑了,笑得很甜,很美!

 

 

O一八年八月二十九日于黎母山下

 

作者简介:叶传雄,男,海南省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人,黎族,字含章,号黎山处士。海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海南省诗词学会会员,海南省楹联学会理事,琼中县作家协会主席。已在《诗刊》《中华诗词》《海南日报》《今日海南》《海口日报》《海南农垦报》《三亚日报》《诗词家》等报刊上发表诗文200多篇,有30多篇诗文被选进国家级正规出版社出版的13本图书中。有个人诗歌集2部及主编的诗文集2部行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