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心底:一片摇摇晃晃的墨绿

来源: 作者:王绍叶 更新时间:2018/7/19 0:00:00 浏览:939 评论:0  [更多...]

嫂子,我来给你烧柱香吧。端午节时,叔父在给母亲祭拜时喃喃地说。去年这个时候,叔母还在时,她也是这样对母亲说的。如今家里老人就剩下叔父一人了。

端午节回乡,见到的叔父则更加衰老,毕竟他也是年逾八旬的老人了。想从前,他曾经是一个农村硬汉子,上山打猎,下河摸鱼,可是样样拿得起放得下。然而,岁月吞噬了美好,生命到头来只剩下残局。尤其叔母年前去世后,就他一个人守着村子高坡上那一座孤零零的小屋。那里树木蔚然阴森,秀竹葱茏如盖。即使在白天也很少有人在那里走动,到了夜晚更显得月黑风高,风声鹤唳。一般人是不敢独自居住在那里的。在我童年印象里,那里一直是乱影曈曈的禁地,始终不敢贸然靠近。

在我的记忆里,叔父是我敬仰的人之一,是父辈之中山一般的存在。虽然他的一生命运不济,活得有点窝囊,郁气。据父亲讲,叔父原来是在村里当老师的,由于执意要娶叔母,被人撤换掉了,因为叔母是地主家的女儿。后来,又因为没有儿子,一直自觉在村里抬不起头来。所以,在很长时间里,他选择逃避,一个人生活在荒山野岭中,为生产队看守庄稼。

然而,我还是觉得他活得无私,自在。俗话说,走夜路多了,总会撞上鬼的。他就是那种一辈子走夜路,也不怕撞鬼的人。因为他能独享孤独,终生与名利无缘,绝没有害人之心,所以能够坦荡面对世上的任何人和事,而且善于宽恕他人,即使是那些给他自己带来一生苦难的人。在他的人生中,曾遭受过一场影响深重的无妄之灾。

大概在他三四十岁的时候吧,有一次,跟他一起守园的人,在叔父经常经过的地方,设下了诱捕野兽的陷阱,却没有告诉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叔父踩到了,右脚几乎被钢牙咬成两截,落下了终生残疾,给他带来无尽的病痛和负担。当家人要找那人去吵闹,他却平和地说,算了,人家又不是故意,是我自找的。从那时开始,他开始瘸着腿,走在人生路上。为了讨生计,他捡起了祖父的老行当,做起了木工,也总是收入微薄,惨淡度日。到了晚年,更是几乎每天都在遭受病痛的折磨,但却从来没有听见他曾埋怨过谁,恨过谁,只有独自在默默地忍受着这一切。

父亲在世的最后几年,据说是由于外人挑拨,跟叔父结下了怨,即使彼此打照面也不说话。虽然也没有大吵大闹的情形发生,但彼此心照不宣,就算我们再三从中调解也无济于事。直到父亲病重的时候,是叔父不计前嫌,主动向父亲嘘寒问暖,重新找回了兄弟情份。可惜的是,父亲此时已经意识模糊,言语不清,几乎认不得人了。现在看来,还是叔父的心胸比较宽敞些,才能在父亲最后的日子,让我们感受到他们兄弟之间,血浓于水的感情维系。

第一次看见叔父流泪,是在叔母病榻前。那时叔母已经病入膏肓,只有叔父一个人侍候她。有时甚至几天几夜都不能合眼,对于一个八旬老人可想而知。待见到我们回来时,他的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我想,曾经村里有名的硬汉子,也许这是他一辈子唯一的一次掉泪吧。因为看着几十年患难与共的妻子,被病魔折磨而无能为力;也因为自己身心俱疲,难以承受。他噙着泪对着我叹息,大儿,我快顶不住了。要是我也倒下,谁来照顾两个人啊。劝他让女儿们回来帮着看护叔母,他说不要麻烦她们。她们也都在忙。

叔父他们一共养了五个女儿,大都过得马虎。其中一个嫁到几百里外的城里,却因为婆家种种变故,好几年都没有回过娘家。直到成了城里的拆迁户,有了盘缠和脸面,母亲过世时,才匆匆回来过一趟。可是叔父他们也总是没有太多怨言,他总是怕麻烦别人,即使是自己的女儿,也还是这样想的。

跟父亲相比,叔父的生活几乎疏离于周围那些形形色色的生活之外。在小小村庄里,叔父也应该算是知书识礼的一类。但很少看到他在众人面前表露过自己。他曾写过对联,贴在我们老屋的门上。印象深刻的,还是闲下来的时候,他常常会随意捡起树枝,在地上练字,他的字体工整而有力,跟学校里老师在黑板上的板书,可以一比。

由叔父的大度宽怀,我想到有人到了非洲古老部落里,问那些原住民,什么是宽恕?当地一位聋哑人画了这样一个画面:一只脚踩到了紫罗兰花朵,而花儿却默默忍受,并把花瓣和香气留在那只脚的脚跟上了,这就是宽恕。如此朴素真切而无声的语言,道出了宽恕的真谛。

虽然叔父的人生坎坷,遭遇过惨重的不幸,却因为他宽恕了别人,而提升了自己的人格。从此,在村里再也没有人,在背后说他断子绝孙之类的话了。他凭自己的人格力量,赢得了村民的尊重。残缺的身体里面,藏着一颗完整执着的心。他的生命形态无疑是卑微而隐忍的,孤独无凭的,但在他心底,却永远荡漾着一片摇摇晃晃的墨绿。

叔父的一生,是救赎的一生。他宁愿自己苦难,而让别人平安;宁愿自己享尽孤独,也不想让别人跟着受扰。他那宽恕,包容的心灵,散发出来最为馥郁芬芳的香气。而在我的人生中,因为有叔父这样的标榜,让我在小的时候,宽恕、包容的种子,就在内心发芽、生根,早就在我的心里开出芬芳的花朵。有时候,我的心田也被粗暴的脚步践踏,但我的心仍会散发出香气来。宽以待人,心胸坦荡,让我懂得,平凡甚而卑下的生命,也会有伟大而崇高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