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木薯之味

来源:湛江晚报 作者:胡天曙 更新时间:2018/7/13 0:00:00 浏览:2027 评论:0  [更多...]

秋雨连绵,数日后放晴。云衢铺锦,江天千里寥廓。平生爱野游,野游,放旷情怀,可拾诗花词瓣香盈篓。

一日与友人驱车野外,一路林木萋萋,花香醉人。山溪潺湲而流,清洌照人,林鸟欢歌,天丽气和,车上揽风披雾,欣欣然。路过一处山林人家,见房舍华好,果蔬槟榔树满园,鸡鸣犬吠其间,晚炊鱼肉飘香。外有一石砌围墙,长达数里,高一米许,有木薯树高出墙头,一派青葱作色,绿意盎然。此时空山烟浮,暮色苍茫。深秋时节,美色开放怡人心扉。晚照中,木薯园林在山风中轻摇,轻摇,摇醒那遥远的岁月。

村人家家户户均有私留地,或在深林山坳,或在村前的小树林里,可砍伐劈为小山园(其时未禁山)种有山兰、玉米、番薯木薯等物,及种上蔬菜山长豆角,为家庭补给粮食和菜类。农村搞农业合作化,村有生产队,乡设人民公社。那时,搞什么共产浮夸风,大食堂天天吃饭不要钱,水稻亩产万斤(其实亩产千斤不足)假大空满天飞。结果呢,农业歉收,有人饿死有人逃荒。因粮食供应不足,村人挖草根,剥树皮,食山果,以充饥裹腹。一日三餐,家人把一定量的大米洗净,置于锅中,起火加水,而后撒入番薯干或生番薯条同煮,煮成稀饭。饭熟后,可供一家人早餐及午餐食用,晚餐则为黄昏之时,起锅再煮。晚餐多有稀饭,有时煮干饭。母亲说今晚杀鸡煮干饭了,全家人则欢快不已。能吃上白花花的干饭,是最美的晚餐了。煮稀饭时可用舂好的玉米加水同煮,时间比较长一些,熬成玉米粥。玉米粥白嫩香甜,不是经常能吃到的。有时母亲从小山园地把木薯挖回,在村口大井沿边 ,打起清水洗干净,以刀去皮,白亮亮的薯块,如手臂般大,滑嫩生香。母亲用磨器把木薯磨成长条状,与大米同煮,煮出来的木薯稀饭,白粘粘的,香气逼人的,撩人口味。有时,把木薯去皮洗净,剁成长块,水煮数时,待木薯熟时,撒入少许山野菜添香。待木薯熟后,用木筷子轻轻插入薯块,置于锅盖或竹篮子,凉干后可以手拿食用。薯块,香乎乎的,有鲜野菜香味。一两大块的,可饱腹。唉,在那个特殊年代, 木薯也和大米番薯一样,成为家乡人的桌上食物, 帮助家乡人解决肚子的事呢。

家乡的木薯有大叶木薯和小叶木薯两种。大叶木薯,是土生土长的,其叶大株大,薯块亦大。小叶木薯,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广东信宜人来海南岛时带来种植的。其叶似蓖麻叶状,叶小枝干亦小,薯块小但长得很多。大叶木薯,可食用,晒干磨成木薯粉,做成香喷喷的木薯面包,还可以酿做木薯酒。劳累一天的父亲,饮木薯酒,可解乏舒筋养神。制酒后的木薯糟,用来养猪,家猪长膘可快呢。小叶木薯,其薯块多,多如百部草那样根小块多。小叶木薯刚在海南岛种植时,味苦,家乡人少有食用,但过几年后,或许是“入俗随俗”吧,土壤和气候的改变,其味亦大有不同,味多香,可食。但家乡人爱食用大叶木薯的,小叶木薯则用来酿酒。把小叶木薯磨成小条块状,在水泥板上或大圆匾里晒干,售出,可增加家庭经济收入。村人的自留地不多,种植面有限,而国营农场作业区的,胶林处处,一大片大片的。胶林中间则种有小叶木薯,村中小顽童,偶而做一回小贼。在黄昏人影渐少时,去胶林那里扛回一大塑料袋生木薯。木薯晒干后,扛去供销社过称,可买回衣服及作业本等学习用具。现在想来,很惭愧的。但,每个人在小的时候,总会做过一点错事。可幸的是,而是小错,不是大错。小错情有可原,大错终身后悔亦来不及。

常与村里小童野外放牛。云白天气爽,林青山鸟歌。肥草多,小伙伴把牛拴好,去摘野果。野果很多,一树树的 ,一串串的,一嘟嘟的,有鸟蛋般大的,有乒乓般大的,有酸有甜的。牛娃们,或爬在树上,尝在嘴里甜甜的,摘得满衣兜裤兜的。有钓鱼的,有掏鸟窝的。有几个小伙伴,脱得光光的,扑通,扑通,其正在进行跳水大比赛。此时,家牛在岸边静静啃着青草,欢笑声,跳水声,响荡四野,童年的快乐幸演绎得淋漓尽致。笑够了,玩累了,肚子也饿了。把早挖好的山木薯,点起野火,放在火碳中烤。火碳声哔剥作响,红红的,燃烧着一串串野趣。不久,山木薯烤好了,小伙伴们津津有味地啃着熟物。饮山泉,食野果,沐野风,听鸟歌,大自然的惠赠在这里可尽情享用。红日衔山,晚鹊喳喳。小伙伴,兜着山螺野果,扛着干柴火,拎着山木薯,骑着老牛,走向那炊烟袅袅世代生活的小山村。

后来,居县城,华楼幢幢矗蓝天,紫燕声声吟素秋。天幕垂挂,玉灯莹莹碧树间。街市繁华,夜人四游,挥霍悠闲快乐的时光。水果街上,四时瓜果鲜香诱人。白日,小县更是一番独特风貌。菜市场,人声嘈嘈,买卖繁忙。菜场内,猪肉牛肉摆满桌,鲜瓜蔬菜一堆堆,顾客随意买回自己爱吃的肉类和蔬菜类。菜市场外,可见小菜农卖有茄子、白萝卜、山野菜等,多为农村阿姨大妈从乡下挑上来的。此时,亦可见野刺薯和山木薯在那里出售。野刺薯根块长,谈褐色,长有小刺毛,肉白色有黏性,味香,价格贵一些。山木薯也上城市来啦,一条条的,根块薄壳褐黑色的,静静地躺农妇的竹箩筐里。木薯价格便宜,有一些顾客买了几个上好的,要了几把山野菜,回到家时,在厨房,或用猪骨头肉汤煮,或加水蒸熟,撒入山野菜,味美,屋里溢满山薯香,一家老小来山薯美餐。

木薯,味微苦,但是香乎乎的。而今,山木薯已少有种植了,山木薯,我忘不了的童年岁月的一种美食。

 

山行

 

淫雨初歇飞瀑鸣,

远烟添翠暝高空。

村童挖薯拾溪蟹,

鸟唱林香山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