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望坡居士与醉美琼中(7)

来源: 作者:叶传雄 更新时间:2018/6/23 0:00:00 浏览:494 评论:0  [更多...]

采风路上,有几位文友曾问我:如何在路上发现美?又如何把美描述出来并引起人们的共鸣?这是所有写作者常常遇到并且要认真地去解决的重要问题。我想,对于诗文写作者来说,发现美、喜欢美、表现美,以及让人分享美尤为重要。这一点,我们要多向望坡居士好好学习了。

我们先来阅读望坡居士这首诗歌,即《三度琼中行排律六首》(其三)。全诗为“日午行饥渴,停车入酒家。杯中待佳酿,林外遇奇葩。白蕊惭冰雪,红妆艳紫霞。抽泥惊笋嫩,烹玉玳筵奢。心醉老饕味,目游西子纱。寄言花下客,归去莫相夸。”

望坡居士此诗,创作于二O一二年九月二十二日。记得,那天上午,蓝天万里,阳光明媚,望坡居士在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文友的陪同下参观了位于红毛镇的海南黎族人民领袖王国兴墓、白沙起义纪念园、王国兴故居等。晌午时分,大家又饥又渴,遂至红毛镇政府食堂准备用餐。待餐时,诗家望坡居士独步室外,他来到食堂附近的橡胶林边,见低洼处有雷公笋。此时,雷公笋鲜花绽放,这里几朵,那里一片,在青青草木的衬托下,其纯洁、素雅的美丽令人心动。近处,有一群鸟儿正在高声呼叫着,它们好像是为开放的雷公笋鲜花而歌唱。望坡居士驻足观看,有所感触,于是便创作了这首排律诗。

此诗首联交代了大家“日午行饥渴,停车入酒家”准备用餐的情况。简洁、明了。从“杯中待佳酿”至“目游西子纱”为诗的第二部分内容,写诗人在山坡处见到雷公笋鲜花开放的惊喜。见到雷公笋开放的鲜花,诗人为何又惊又喜呢?我们随着诗人的思路往下看吧。三、四句直书诗人在待餐之际独自走到室外,于附近树林外见到一片奇异的鲜花,其甚是高兴。五、六句形容这些奇异鲜花比天山的冰雪还亮白,比天上的云霞还艳丽,给人眼前一亮之美感。比喻贴切,描写生动形象。“抽泥惊笋嫩”以下四句,这里说诗人虽然和大家一起享用美酒佳肴,但其目光一直望着像古代美女西施那样奇异鲜花的形态之美,心里感到十分美好。结语“寄言花下客”,莫夸你自己看到的那朵花好,言外之意指诗人现在看到的雷公笋鲜花已是美得无与伦比的啦。诗尾含蓄、意在言外,很是耐人寻味呀。

从诗美学的角度看,诗家望坡居士不但善于发现美,而且着意地表达了美,还让我们分享了诗意的美,这是难能可贵的。

反复阅读此诗,我们从中不是可以得到多方面的启示么?

我们要像望坡居士那样,积极主动地深入学习天文、地理、历史、宗教、文学、艺术诸方面知识,不断提高美学素质。美学素质提高了,我们就具有不一般的审美能力,就能时时发现美,喜欢美,进而采用好的方法把美生动形象地描述出来,以引起大家的共鸣。天宝十四载,李白从秋浦(今安徽贵池)前往泾县(今属安徽)游桃花潭,当地人汪伦常酿美酒款待他。临走时,汪伦又来送行。这次送行,妙就妙在李白听到歌声,那歌声是从岸上传过来的。如是一般人听到送行歌声,歌声还没完,人可能就走了,但博学而多情的李白却从歌声中发现了美,然后采用比物手法把汪伦的深情厚意写进诗句中。正因如此,我们今天还是这么喜欢李白《赠汪伦》:“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李白这首诗,因采用了比物手法,变无形的情感为生动的形象,自然情真,余味无穷。和李白一样博学多情的望坡居士,他见雷公笋鲜花而停步观赏,由鲜花而联想到美人,最后才采用比喻、拟人等手法来描述雷公笋鲜花的。

我们要像望坡居士那样,保有一颗好奇的童心。一个人,尤其是诗人,他有一颗好奇的童心,他对自然界的一切就会感兴趣;有了兴趣,他就主动地去观察,就积极地去探索,就认真地做好记录,就感而为诗为文,传之远近。琼中县位于海南岛中部,是一块绿韵浓浓的生态福地,森林覆盖率达百分之八十三点七四,享有“海南之心、三江之源、绿橙之乡、黎苗家园”的美誉。望坡居士每次来到琼中县,他就显得很激动、兴奋。他的激动、兴奋,是有别于一般人的。何以见得?他在为我的第二本诗歌集《黎山寻梦》所作的序中,就把这层意思写了出来:“海南山岭之峻,聚于琼中者,五百米以上者,百五十座之多,黎母之峰,端居境内,五指、鹦哥、吊罗,皆于周边市县共享;海南江河之胜,南渡、万泉、昌化皆源于琼中,各向奔流,复多支流溪涧网织如脉,是可谓叠巘注流,崇峦隐壑,蓬勃之气蓊郁于其中也。海南黎苗之情,古传黎母诞育之神话,今存乡村醇厚之民风,黎嫂苗妹,放歌于山水之间,翩舞于佳节之日,享自我之朴素,醉远客之好奇,是可谓民族之风情,不可胜收也。”可以说,在望坡居士眼里,琼中不是蓬莱,胜似蓬莱。这里处处都藏有诗意之美啊!有此童心的望坡居士,身在琼中,他为美而来,因此待餐时还去寻美吟诗。这样一位保有童心的诗人,你不觉得他很可爱吗?

我们要像望坡居士那样,在诗歌写作时努力运用好的方法去描述美,以引起人们的共鸣。古今中外,能流传下来的文学作品,都说明了这样一个事实:真正优秀的作品,必然具有高尚的道德感和高度的美学价值,但同时也必然具有独到的认识意义,是真、善、美三者的统一体。雷公笋花开,这在琼中县山里,可以说是很常见的一种鲜花。因是常见,一般人也不会用心去观察,更别说去联想而作诗了。然而,作为诗家的望坡居士,他在琼中山里见到雷公笋鲜花,就好比是见到古时的大美人西施一样,感到很神奇。这样,想着,想着,“林外遇奇葩”、“白蕊惭冰雪,红妆艳紫霞”、“目游西子纱”等美的诗句就吟出来了。望坡居士由雷公笋鲜花联想到古时的大美人而吟出的诗句,自然流露,比喻贴切,形象生动,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阅读这些诗句时,我是举起大拇指为诗家望坡居士的想象力点个赞的。从事文学创作的人都知道,想象是形象思维的核心,是艺术才能的有力证据。著名文学评论家李元洛先生讲得好:“丰富多彩的脱俗的想象力,也是诗的审美主体必具的诗性思维的基本要素,没有丰富的不平凡的想象力,绝不能成为一个出色的诗人,就像鸟儿没有一双翅膀,它就不能飞翔一样,而许多诗作之所以平庸,根本原因之一就是想象的平庸。”望坡居士想象奇特,诗句清新脱俗,因而他的诗不同凡响,韵味无穷,为广大读者所喜爱。

法国大雕塑家罗丹说得好:“美是到处都有的。对于我们的眼睛,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我们应该记住罗丹的话,做个像诗家望坡居士那样的时时用心观察而发现美好事物的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发现更多的美,才能更喜欢美的世界,才能更好地运用适当的艺术表现手法去描述美,把美传到更遥远的地方。想到这里,我便吟成一首诗。现在,我把此诗寄给文友,大家就以此诗来互勉吧:

 

望坡博学又多情,绿野仙葩映眼明。

邀月庭前读清句,临流畅饮过三更。

 

O一八年六月二十三日于黎母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