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东坡的爱情(一):从端午说起(1)

来源: 作者:望坡居士 更新时间:2018/6/18 0:00:00 浏览:495 评论:0  [更多...]

  

中历五月初四,端午节前一天。 

由此上溯九百二十三年。 

在荒芜莽苍的岭南之地坐落着一座小城,名曰惠州。两条江水穿城而汇合于州府,如两条彩带环抱。江边有馆驿,名曰合江楼。 

合江楼本是公务接待之用,比如上级官员巡察到此,临时住在合江楼。 

但那时的岭南属于蛮荒之地,所以很少会碰到这种情况。 

不知是何种机缘,出生在长江岸边的一家三口,现在二度居住到了合江楼。 

这个小家庭的主人叫苏轼,字子瞻,号东坡。此时是带罪之人。 

陪伴他的,一个是他的小妻,姓王,名朝云,字子霞,三十一岁;一个是他的小儿,名过,字叔党,年约二十三四岁。 

苏东坡从定州一路被贬谪,最后被安置在惠州。 

他的另外两个儿子带着家小在江淮一带居住,苏过把他的妻儿托付给哥嫂,侍奉老父亲迁往岭南。王朝云死活不愿离开先生,与先生朝夕相伴,历尽千辛万苦到达惠州。 

子霞是一位能歌善舞的大美人。风流才子秦少游曾这样描写过她:“蔼蔼迷春态,溶溶媚晓光。不应容易下巫阳。只恐学士前身是襄王。暂为清歌住,还因暮雨忙。瞥然归去断人肠。只使兰台公子赋高唐。”那时子霞二十多岁。 

差不多十年过去了,而且在生活艰苦的贬谪之地。但子霞的美丽和可爱未曾略减。 

明天就是端午节了。 

节日给人们带来的审美愉悦,古代总是比现代丰富而强烈。 

苏过不知道找谁玩去了。 

子霞则开始盛装打扮自己。平日里她操持家务,为先生煎药,学着写字,勤念佛经,总是荆钗布裙。 

略经打扮的朝云素项高鬟,朱唇皓腕,依靠在窗前,轻步于庭间。她那清纯而妩媚的明眸,时不时迷迷地盯着先生看。 

此时东坡年纪六十岁,政治上的遭遇且不说,还常常遭受疾病的折磨,朋友写信告诉他节欲养生的方法,所以他尽量使自己处在清心寡欲的生活禅的状态,他自己称之为“维摩境界”。 

但是,今天朝云那摇曳的风姿和娇媚的情态让他激动不已。他发现,他对朝云的爱一点都没有衰减。 

是的,明天就是端午节了。苏东坡看着眼前这位年轻、美丽、温柔的女子,在自己政治上遭受巨大打击、生活上极度贫困的情况下,不离不弃,忠敬如一,他心里涌动着说不清的喜爱、感激和惭愧。 

明天就是端午节了,送什么礼物给她呢? 

他想到一千多年前伟大的诗人屈原。为了保持人格的高洁,屈原喜欢采集香木香草以为衣佩。屈原的诗都凝结在这些香木香草上。 

“老夫为你做个幽兰佩饰吧,再做一首诗写在你的裙带上面……”苏东坡要告诉朝云时,心中不免有些惭愧。但是他又觉得,也许只有这个礼物才真正配得起高洁美丽的朝云。 

他还是没有说出口。他用词,把这个意思告诉了朝云。这首词用《殢人娇》做成: 

白发苍颜,正是维摩境界。空方丈,散花何碍?朱唇箸点,更髻鬟生采。这些个,千生万生只在。好事心肠,著人情态。闲窗下、敛云凝黛。明朝端午,待学纫兰为佩。寻一首好诗,要书裙带。 

子霞乃冰雪聪慧之女子。词中对自己的描写,自然令子霞心里美美的;然而更令她高兴的,是先生所表达的“千生万生只在”的感情,那无与伦比的兰佩礼物,还有那将要题写在裙带上的美好的诗句。 

能歌善舞的子霞,很长时间没有唱歌跳舞了。现在,她不由自主,口中慢唱起先生的新作《殢人娇》,一面翩翩起舞。 

没有豪华的舞宴歌筵,没有热闹的场面,但子霞唱得那么痴情,舞得那么陶醉。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