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望坡居士与醉美琼中(5)

来源: 作者:叶传雄 更新时间:2018/6/8 0:00:00 浏览:1075 评论:0  [更多...]

     近日,有一批外地作家诗人提出要到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上安乡作雅村采风,请我把描述此村的诗词传给他们,我愉快地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印象中,描述此村的诗词不多,但不乏优秀之作,比如著名诗人望坡居士的《临江仙?过黎族作雅村》便是。时间过了六个年头,现在再来读望坡居士此词,其情其景仍然历历在目,使我兴奋、激动。

     望坡居士这首词,是如何描述作雅村的呢?我们先看原词:“暮霭斜阳椰树,鸭塘曲径山头。小桥流水白沙洲,胶林村外合,紫气半空留。最喜闲庭农院,垂髫黄发明眸。小姑阿嫂竟娇柔,淋漓何惜醉,歌舞一怀收。”
     记得,二O一二年十一月九日,著名诗人望坡居士、包德珍等三人在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文友的陪同下至上安乡作雅黎族民歌村采风,不久诗人就创作了此词。
     作雅黎族民歌村位于琼中县上安乡。境内属高丘河流阶地,作雅湾河水自西向东流经村子东边。该村村民无论老少、男女,都喜欢唱民歌,曾有几名歌手多次在全省乃至全国民歌大赛中获得大奖,民歌艺术保护和发展比较好,被文化部命名为“中国民间艺术之乡”,誉为“黎族民歌的博物馆”。村中的王取荣和林玉英夫妇是远近闻名的“山歌王”。诗人来到此村采风,见山明水秀,民风淳朴,且人人能歌善舞,感而作诗填词,一时传为佳话。
     从“暮霭斜阳椰树”至“紫气半空留”为词的上片。上片写作雅村景色,笔笔入画,历历在目,其山光水色都是清新明媚,使人心情快乐舒适。“小桥流水白沙洲”一句,静动结合,色彩分明,纯净无尘,极富诗情画意,多看几眼后你就会流连不舍,忘记回家的时间的。
     从“最喜闲庭农院”至结尾为词的下片,描写了与村民欢聚时的场景。在诗人笔下,作雅村老少、男女不但热情好客,而且能歌善舞。你看,村民向客人敬酒,敬一杯就唱一首山歌,阿爸唱歌的声音虽然嘶哑似鹅但韵味悠长,阿哥声音洪亮震动碧空,阿妈声如画眉鸟显得很清脆动听,阿妹唱了一首又一首直唱到星星和月亮都出来了。此情此景,诗人们都喝醉了。接着,诗人们便乘兴与村民和歌起舞,欢乐至深夜。诗人们与村民欢乐之情是多么缠绵而感人啊!
     总之,此词写景画面幽静而明丽,聚会场景老少和谐欢快,醉后相携歌舞,乐趣无穷,气氛热烈,令人难忘。看得出,诗人已沉醉在村民热情淳厚、能歌善舞的氛围之中了。
     过后,我反复阅读望坡居士此词,觉意境甚美,便传给众多诗友分享。在与诗友分享望坡居士词意美好时,我总在想,人们喜欢古典诗词中的田园牧歌,孟浩然、王维这方面的诗歌就为我们创造了恬适的生活氛围,在那里我们找到了温暖的归宿。因此,每到夜阑人静,当我们于灯下翻阅“因过竹院逢僧话,又得浮生半日闲”、“终年无客常闭关,终日无心长自闲”、“流水如有意,暮禽相与还”、“只应守寂寞,还掩故园扉”……那种安静、自适的状态又在心中回荡。相比之下,望坡居士这首词虽然也写到田园生活,但其中的欢乐场景,在孟浩然和王维诗歌中是很难找到的。

望坡居士此词结尾处写到作雅村民能歌善舞,诗人为之欢笑,为之畅饮,为之歌舞,令人神往。词中反映的是黎族人民一方面的民俗,这一民俗折射出民族文化深蕴的神秘底色与广大农民顽强乐观的生命本色。据《琼中县志》记载,千百年来,琼中县广泛流传的有黎族民歌民舞和苗族民歌民舞。男女老少,人人能歌善舞,开口就是歌,歌有千万箩;走来可跳舞,舞得山水乐。特别是黎族人民,他们喜爱唱山歌;通过山歌来传达感情。从内容分有爱情歌、劳作歌、庆典歌、赞美歌、苦情歌、暴露歌、反抗歌、节令歌、祭鬼歌等。每年“三月三”期间,只要你留意,山溪边、竹林间总会飘来美妙的情歌。你听:“瘦土种蔗甜到尾,大树不倒鸟不飞。俩人交情交到底,上山下水头不回”、“俩人相恋情意深,尤如鸳鸯难离分。都如深山藤缠竹,藤死千年挂竹林”、“送哥送到大山堆,越送越远心越闷。站在路旁捏草尾,看风扬土埋脚痕”……黎族人民就是这样,他们善于触景生情,遇事而歌,随编随唱,把生活中悲痛和欢乐、苦难和幸福等情感表达出来。而且,每当情至深处时,他们还踏歌起舞呢。多么勤劳而聪明的黎族人民啊!

望坡居士能深入琼中深山黎寨采风,并把自己独特感受填进词中,让外人看到一幅静谧和谐欢乐的黎家图景,为琼中乡村旅游增添了亮光。想着,想着,灵感袭来,我便作诗一首,即《至琼中作雅黎歌村采风》。全诗如下:
        久闻黎歌美,携朋采风来。浓荫覆村道,崎岖傍山隈。
        水坝异石聚,鬼斧神工裁?翠涌山水塘,凫游乐悠哉。
        见有贵客莅,村民延至家。品茶谈笑间,宰鸭又炒瓜。
        傍晚出新醴,一杯一山歌。阿爸鹅声近,阿哥震天河。
        阿妈画眉迨,阿妹歌一箩。老少齐附和,清风乐呵呵。
        酒席春风漾,望坡心已酣。堂前携手舞,哪知星月探?
        返时不忍别,车走歌愈甘。昔友夸浩然,得知怎不惭?
     把以上诗词整理好后,我便传给外地作家诗人了。不知外地作家诗人同意我的诗观否?



二O一八年六月七日于黎母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