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我的两位乐东老师

来源: 作者:杨柳 更新时间:2018/5/11 0:00:00 浏览:465 评论:0  [更多...]


立雪两位乐东老师门下,是上世纪80年代初。

那年秋的一天,香喷桂子。同学们在华中师范学院桂子山二号楼大教室甫一落座。一位方面大耳,身材魁梧的老师,臂夹讲义手持水杯,大步走上讲台。

“我叫邢福义,广东乐东人。”上第一节汉语课,邢老师这样开场。

“我说一句海南话,夹妹,懂吗?”

同学们顾左右找答案,面面相觑。四班有个海南来的女同学:“吃饭。”只不过她的声音太细小,在几百人的大教室里,能入耳的不过三五。

“我再说一句普通话,吃饭,懂吗?”

同学们轰然大笑。

教室里顿时活络起来。

这是邢老师第一次给我们上课。我们也是第一次听到乐东这地名,至于那里的方言更是闻所未闻。但老师这一开头,让我们初回领略了老师的风采。

开科第一课,两小时里老师讲得神采飞扬,我们听得如痴如醉。直到老师说下课了,我们还楞着呢。

“这本讲义,是我多年的研究成果。同学们要复印就拿去。”老师扬起讲义说。

我身边的一位男同学反映快,立马就冲下去。可坐在一排的女生却是近水楼台先得。

等我去找那些女生要讲义时,她们说已还给老师了,于是只好自己去找老师要。那时每周有两大节汉语课。我得赶在下次上课前印好讲义。

不知道老师住舍何处,但大概方位明白。进入教师住宅区正好遇到系里黄曼君老师。黄老师教我们的现代文学,也是一位学富五车的学者。后来他和邢老师一样都是博士生导师。

在黄老师的指引下,我很顺利地找到邢老师的家。老师在家伏案。听我说明来意,当即就将讲义给了我,还嘱咐:“复印完别急着还,看其他同学需要不需要。”

春雨秋阳,老师给我们上课已过去几十年了,而邢老师的音容笑貌却依然历历在目。

华中师范学院后易名华中师范大学。上世纪90年代以前,许多大学都只能对省内招生。而华中师范学院则可对我国中南五省招生,即两广两湖与河南。所以邢老师能在1954年从广东考入华中师范学院并在毕业后留校任教,至今已有60多年了。

这些年,我虽未回母校,但常关注老师们的信息。

邢老师曾当选第八、 九、十届全国政协委员,现任国家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规划语言学科组副组长、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委员、华中师范大学学术委员会主任、教育部百所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之一华中师范大学语言与语言教育研究中心名誉主任、《汉语学报》主编。邢老师四次获得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优秀研究成果一等奖。分别是:首届,1995年,《语法问题发掘集》获一等奖;第二届,1998年,《汉语语法学》再获一等奖;第四 届,2006年,《汉语复句研究》三获一等奖;第六届,2013年,《语法问题献疑集》四获一等奖。全是独撰专著,而且三次排在语言学一等奖获得者的第一位。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人文社会科学)是目前我国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级别最高、影响最大、评奖最严格的学术奖励。据统计,在所有参加评奖的26个学科中,同一人四获一等奖的只有两人,还有一位是北京大学教授、经济学研究权威厉以宁先生。厉先生获奖的著作中,三部是独著,一部是主编。

这些资料多少有些僵硬,远不如老师的温情软语,暖人心扉。

丘老师也是乐东人,教我们杂文。丘老师讲课语速稍缓,慢条斯理,但他旁征博引,不乏幽默。

“我们乐东山美水美人更美。不过我在此加个破折号,同学们可不要把我,当做乐东人的形象代表呵!”

最先笑起来的是坐在前面的女生。我们几个年大的男生坐后排,等明白过来,人们笑完我们才笑。

“后面的同学慢了半拍。”丘老师指指我们,一本正经。我们却笑得更欢了。而女生们则又笑起一波来。

只是丘老师的尊名被我忘记,想来甚是不恭。

中文系是学校最大的系。学生人多上大课,几个班一起上。所幸都不用课桌,一个座椅加一个可做笔记的扶手。这样的椅子,我自毕业后,没有再次欣赏过。

两位乐东老师给我们上课,同学便议:“仅中文系就有两名乐东老师。了不得。”有人说:“说不定别的系还有。”还有人说:“海南那地方不大,尽出名人,一个海瑞全世界都知道。”我也参与议论:“大作家秦牧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说我老家是全国高考状元县。可在我们系就只一个刘老师是老家人,也不如邢老师大名鼎鼎。”

许多年后我举家迁入海南,才明白乐东原有着深厚的人文历史。知道了这些,我对两位乐东老师的博学便心中有底。只是我时常记挂着老师,离开母校几十年没再回过,想来心愧神黯。前段时间看电视和报纸,看电视知道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刘兴林教授开讲百家讲坛,讲大秦帝国兴衰。看报纸知道他近日受聘海口经济学院任教授。刘老师教我们先秦文学,也是卓有成就的学者。

我得去拜会刘老师,也要向他打听我的老师们的近况,当然包括两位乐东老师。把他们的电话要到先(这句式可不是老师教的)。这个春节一定电话拜年。明年还得回一趟母校,看望我的老师,以了我多年来拳拳在念的恩师情。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啊!

老师,你们都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