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诗8首

来源: 作者:黄辛力 更新时间:2018/5/6 0:00:00 浏览:810 评论:0  [更多...]

 

>>>江湾,江湾

 

夜雨打湿了我

无法前行

那棵被我们微量元素浇大的榕树

悬挂着我们一段长长的记忆

记忆是那垂落的雨滴

让我无法躲避

于是,我又一次走进江湾

江湾以另一种态度迎接我

我以新的方式面对江湾

来一壶茶缓解我与江湾的关系

茶,先绿后红

苦苦涩涩

飘浮着了我与江湾有关的点点滴滴

 

江湾不是江湾

没有心旷神怡的意境

没有诗情画意的意蕴

它是小溪边的一座酒店

一块空地

一个与酒有关的场所

它于曾经的我

与一组数字有关

与一段往事有关

与一个心结有关

与一群小青年有关

与几吨液体有关

更与习惯、心情有关

拼杀或疯狂

狂欢或沉醉

撕心或裂肺

都随着那条小溪静静地东流

了去无踪

过去的再也回不去

那就掷之于溪水

以茶慰心吧

还江湾以新的颜色

新的坐姿

 

 

>>>老井

 

一夜暴雨

村口老井的水是否已经溢满

可它在我心中已经泛滥

苦苦的   甜甜的

有肩头酸痛的沉重

有自口至心的清甜

有干旱来袭时的炫资

这是一代又一代人的感受

和记忆

而感受和记忆越来越远去

就像老井久远的历史

现在用水随手而得

没有沉重却找不到清甜

更找不到健康的津液

唯有井旁那两颗山竹

始终不离不弃

坚守着他们之间的秘密

 

 

>>>立春

 

口诛或棒打

人为抑制不住你饱满的激情

阻止不了你恋爱的过程

天昏或地湿

天候改变不了你的婚期

今天

你是披着婚纱的新娘

从今天开始

你会孕育爱情的种子

生男育女

酿制生活的甜蜜

不论是阳光灿烂

还是风雨兼程

不论是康庄大道

还是山路崎岖

一切

都从今天开始

 

 

>>>莲雾

 

你不是莲

不需要长期在水中泡澡

与淤泥为伴

也不是雾

在太阳的粗暴下

遁迹无踪

不论是风雨摔打

还是干旱来袭

你一直在家乡贫瘠的土地上

坚挺的存在着

从我的童年到我的壮年

犹如我弱小的母亲

在我们人口众多的家庭

默默地

支撑我们家的天地

成就了我的今天

 

你的名字叫莲雾

但我们却喜欢叫你的乳名甜葡

因为你给了我们太多甜蜜的回忆

尤其在缺衣少食的年代

是你甜蜜了我的童年

滋养了我的青年

壮实了我的中年

 

在炎炎夏日

你的枝头长满了白里透红的果

还有茂盛的绿不离不弃

你的红配之你的绿

在蓝天下

给瘦夏以丰腴

给酷热以秋意

给饥渴以秋实

你让村里的孩子有节日般的欢喜

你红遍了村里的角角落落

你绿透了我的一生

你不是名树名果

而你却在形而下中予我们以物质的充实

在形而上中酝酿着绝美的诗

尽管无人赏识

少人说起

 

 

>>>苦楝树

 

拆迁

原本是一个庸常的词汇

如今却多了权利、暴力、无奈、利益的内涵

多了殷红的颜色

一听到这里要拆迁

我便知道你逃脱不了便砍杀的命运

你没有红花梨的珍贵

没有榕树的古老

椰子树的声名

所以不会有人想到为你搬迁

就地解决你

是他们毫无犹豫的选择

有如与你朝夕相处的瓦房

在推土机的轰鸣中

无声的哭泣

于是,你的倒下

只不过一份长篇政绩报告的小标点

 

我习惯于每晚z站在阳台上注视你

注视着与你相依相伴的那个村庄

还有那忽明忽灭的灯火

形影可现的人群

它让我收货闲逸

书写宁静

怀思过往

畅游于孩提

哦,我视野里的苦楝树

我不相信宿命

而你的名字却和你的命运一样

在一切高调的声音中性命难保

再回到生养你的土地

回到被阳光抛弃的黑暗里

 

我曾设想哪天将我嘴中的烟雾

吹动你轻柔的秀发

连同你淡淡的白花

让我们在黑夜里惺惺相惜

一同在那咸咸的海风里呼吸

起舞

有如年少时在你的荫护下

嬉闹

放纵

但我却不能

正如我不能让海风变

 

 

>>>水上人家

-----游洞里萨湖有感

 

生于水息于水

生生息息于斯水

脸上的祥和与水的平静有关

心中的欢快与鱼的活跃有关

战火的纷飞因水而阻隔

彼时

船还是悠悠的

脸还是祥和的

心还是欢快的

水是他们的圣母

是他们的皈依

 

生于斯息于息

纷扰与困惑亦因斯

此时

圣母终于抵挡不住阴风冷雨的侵袭

红尘终于乘风而入

他们终于遭受到世俗的围困

密密麻麻的蝗虫在吞噬着他们的领地

是坐以待毙茫然入世

抑或重整旗鼓另辟天地

他们心中的密码我们无法破解

他们最终还能皈依斯水息于水吗

 

 

>>>世界

 

在风的舞台上

生命展示各自的色彩

赤橙黄绿青蓝紫

有的亦在风中顿失生机

成为碎片乃至生命终止

不需要上下沉浮

不需要环顾左右

在汗水淋漓中

我慢慢地坐定

左手握住黄昏

右手握住春天

唯独那抹惊艳的颜色

进入我的视野

在我的心田慢慢开放

濡染了我的世界

当锣鼓响起

夜幕徐徐降落

我的生命之锁才正式开启

 

 

>>>睡莲

 

两年前我把你从城里带回乡下

乡下是我的家

我是主人你是客

两年后我从城里回来

你却以灿烂的笑容迎接我

你是主人我是客

你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环境与气候

舞动于水深植于泥

夜息昼起

当我睡着的时候

你也睡了

当我尚未起来的时候

你便独自绽放

太阳是你的灯饰

是你的化妆师

鱼池是你的舞台

是你的根基

而我却是你彻头彻尾的观众与粉丝

微风一吹

你在颤抖的舞台上

跃现着动人的新姿

我在舞台之外被抖落一身尘埃及媚气

老家因为你而精彩

老家因为你等而不老

在此乍暖还寒的冬日

在此无人喝彩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