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酸豆树下

来源: 作者:杨福果 更新时间:2018/5/4 0:00:00 浏览:665 评论:0  [更多...]

兰的娘家住在靠近石碌河边的地方,院子里有一棵酸豆树。

酸豆树有三十多年树龄,十多米高,二人合抱粗细,挺拔魁梧,直入云天。树冠从院子的围墙顶端向外伸出,搭起了一个天然绿色凉棚,遮天蔽日,圈起一片绿荫天地。

浓密的树叶与淡黄色的花儿相依相伴,风吹过枝头,树下便落英缤纷,细细碎碎洒了一地。

这树,不分季节开花结果。每一次花开后,树冠上便陆续结出一条条一串串的荚果。像挂着满树的风铃,高低错落,在白天的阳光下生长,在夜里的清风中摇曳,滋润晨露,沐浴风雨。

酸豆成熟后,果核开始干枯,果蒂断了,从树上脱落,掉在地上。有的呢,得有人上树摘,摘不到的,就使劲摇那树枝,熟透了的酸豆,便噼里啪啦落了一地。

剥开松脆的壳,将酸豆掏出,放进玻璃瓶子里,一层层撒盐巴,结结实实地压了满满一罐,可以吃上一年了。

炎热的夏天,煮上一锅酸豆汤,放点糖,在冰箱里冷藏后,喝一口,酸酸甜甜清凉爽。喝上几大杯都不过瘾。

煮鱼汤时放几颗酸豆,最好再来几片酸豆叶,鱼汤的味道更是鲜美。

有的人喜欢空口生吃酸豆,半生不树的酸豆很嫩,可以连皮带肉吃,边吃进口里边吧嗒边眨眼皱眉头。多数人还是喜欢熟了的腌制后的酸豆。

待树上果子摘完了掉完了,又该接着开下一轮花了,如此不停地繁衍生息。

一棵树,三十载岁月流逝,见证了多少人和事的变化。

酸豆树的主人—兰的父亲,一位每天很早便起床吃早餐然后上街喝老爸茶、在园子里打理亲手种下的果树,摘一把青草喂养家禽,与老伴一起在酸豆树下开炉酿酒,身体硬朗、和蔼可亲、勤劳的老头,有一天,毫无征兆地离开了这个世界。曾经坐在酸豆树下的水泥围台上,摇着蒲扇,与邻居们喝茶品酒聊天,笑谈人生,享受儿女天伦的场景,便从此定格,成了只能追忆的过往。

每个人,总有这样的一天,只是人们都不愿意选择这样的离开。

老父逝去后那几日,气温三十八摄氏度,不管人间悲喜的阳光毫不吝啬地洒下热情。袭来的热浪从酸豆树下穿过时,肌肤上停留的风却揉进了一丝清凉。

酸豆树伫立屋边,缄默,挺拔着它逝去的主人的形象。

不知这树,它的根须到底有多少,在地里如何延伸,如何吸取水分和养分,浓密的树影像无数只温柔的手,用厚厚的一层阴凉,抚着失亲的痛。

酸豆树和主人一起度过无数个日夜,在阳光和风雨中迎送喜怒哀乐。如今,送走主人,它把主人的心念留下,延续着柴米油盐、锅碗瓢盆的平凡日子。主人走了,那些平常人的平常事,却还在酸豆树下流连,不肯散去。人与树的故事,树与人的羁绊,魂牵梦萦,想绕也绕不开,从此后,唯有感叹“春风重拂地,佳节倍思亲”了。

景物依旧,人事已非。阳光从树梢洒落,光影斑驳处,隐约看见往日闪现。

光阴一天天远走,人一日日老去,不舍或是怨念,终是后会无期。人生在世,好好活着好好爱着好好珍惜着感恩着,便是眼前情感的迂回辗转。经历过山重水复,必定看得见柳暗花明。

酸豆树下,清风吹过的地方,细细碎碎的念想,纷纷扬扬,飘在长着青苔的墙角,落在发梢。

酸豆树下,有的故事落下帷幕,有的刚刚开场,终而复始,一切在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