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昌江土芒

来源: 作者:杨福果 更新时间:2018/5/2 0:00:00 浏览:670 评论:0  [更多...]

又是一年昌江芒果季,各种优质芒果陆续闪亮登场。贵妃鸡蛋红玉台农青皮等等,争先恐后进入水果市场,青青紫紫红红黄黄的颜色吸引了人们的眼球,空气里飘着的甜香又挑逗着吃货的味蕾。

此时的土芒,任由那些漂亮芒果唱主角,它不慌不忙不紧不慢地挂在树上,每天沐浴着充足的阳光,踏踏实实地一点点长大。不像别的品种,从开花到挂果,果农天天守着,施肥喷药套袋(防止蚊虫叮咬芒果害病),土芒属于“给你阳光你就灿烂”的那一类,朴素,实诚。

其他芒果忙碌差不多了,土芒静悄悄地熟了,你唱罢了我方登场。

土芒模样虽丑,海南土著岛民对它却青睐有加,别的芒果可以不屑一顾,对土芒是垂涎三尺。

矿山脚下的职工家属区,谁家房前屋后不种一两棵芒果呢,除了少数的牛屎、青皮、象牙外,大多数是土芒(岛民也称其本地芒)。土芒不需要过多的打理,更不需要套袋,一树花开,任由它经历风吹雨打,落花结果。

土芒的收成低,水果街上并不多见。每每有水果贩挑着担子在菜市场门口停下,便围过来一群人。

土芒之所以土,是因为它个头不匀称,核大,纤维多,最糟糕的是它不耐保存,成熟后它的外皮容易起斑点,即使是轻轻碰撞到的部位,没过多长时间就开始坏了,果肉也开始变得有点酸味。多放两天,果子就丑得不成样子,根本入不了内地人的眼。

N年前,一位朋友给我寄来云南白药,硬是分文不肯收,想回份礼,他更不要。好几年后我想给他寄芒果,他说,不吃,那玩意有啥好吃的,没切开汁液就满手沾,吃得满嘴脏,纤维塞满牙还得一丝丝去拔,严重影响形象。

讲真,内地人只看上模样好看的,核薄肉厚,可以切开花样,吃相斯文的芒果。殊不知正是土芒的这些纤维,能加速肠的蠕动,降低胆固醇和某些胆盐,减少血液中的葡萄糖和脂酸呢。

三十多年前,昌江的芒果品种少,果树少,外省来了一些种植户要开发芒果基地,需要芒果种子,于是便有人挨家挨户上门收购芒果核,土芒几分一毛一颗,象牙青皮的果核加一毛几分。

有一段时间,居民区家家户户门前都有晒芒果核的,晒干后收起来,日后换钱。后来方圆几十里多了大大小小好多芒果种植园,经过改良和引进,新培育的芒果品种慢慢多了起来,芒果也成了四方游客来海南风光赏遍吃饱喝足后返程必带的热带水果。

有一年的四月在敦煌,我和同事去水果店买哈密瓜吃,在琳琅满目的瓜果中,我看到角落处的箱子里有一些芒果。那些芒果不知是气候原因还是存放时间长了,有些干瘪,有点像我们海南人俗称的“芒果公”。我问售货员,这芒果多少钱一斤,她说十多块,可好吃了,要不要试试?我说我们那产芒果。她问我从哪里来的,我说我是海南人。她的眼睛发亮了,羡慕不已:真好,那就可以随便吃芒果了。

我喜欢芒果,但基本上也只吃土芒,如果不是怕湿热,我可以搬张板凳坐着吃上一菜筐,真不是吹牛。

人生的情谊,有来无往非礼也。我给内地的友人或者同行寄过芒果,他们对海南的芒果赞不绝口,非常喜爱,作为海南土著,我也是有点小自豪滴。但是我从来没往外寄过土芒,原因很简单,即使物流时间再短,包裹保护再好也容易坏。我怕坏了海南昌江芒果的声誉。

一次,寄了一些贵妃芒给某位大爱芒果的内地朋友,顺带与之聊起土芒。

朋友一直搞不懂土芒是哪一种,比较好奇。他说来海南开会时带过一箱,外皮青绿,不知是否土芒。我也说不明白,要不等土芒熟了我寄给你试试味道,但是得事先声明,这土芒的确很“土”,怕是不入你眼呢。

朋友以为我说说而已,没把这事放心上。不曾想某天再次收到了装芒果的箱子,却鬼使神差因为要务在身没及时打开给芒果透气通风。

“打开箱子看望芒果们了吗”?见半天没动静,我发消息过去。

“木有,开了两天会,还在办公室放着”。

“受苦受难的芒果啊”。我心疼起那些在物流路上被几番折腾的果子来。买的时候可是刚摘下的七八分熟了的老果啊,特意选的顺丰快递再三交代快递小哥要加保护层不要乱扔啊,我还时不时的跟踪物流信息,我还去投诉区投诉这快递怎么绕了一大圈还没到啊。满腔热情千里迢迢去你那,却如此不待见,我心里嘀咕着,郁闷得很,不想说话了。

“芒果们正在冰柜里乘凉呢”。对方回过来一句。原来他让人把整个箱子放进冰柜里冷藏去了,真是哭笑不得。冰柜是保鲜的,如果芒果坏了你再放进去还保什么鲜哪。

我跟他说你要有心理准备,这个时候的芒果皮肯定有黑点了,但里面的肉未必坏了,肯定熟透了。这芒果真是丑果多做怪,模样不好看倒也罢了,还这么娇气,动一动就坏。

“说得我都想马上去办公室吃一个了”。仿佛隔屏也看到有人流口水了。

后来,微信收到一张图片,上面是两个斑点累累的土芒,可怜的芒果。

“烂了一些,大部分是这样的,还能吃吗”?

我让他剥开看看再吃,他说里面的肉黄黄的,没怎么坏,已经吃了。

我这才稍稍安慰些许,算是没完全浪费表情吧。但心里还是心疼那些在箱子里被闷坏+碰坏的芒果们。

“这果味道蛮好的,核也大,就是满嘴的纤维”……

我脑补了下那画面,“这就对了,吃土芒,要的就是这种感觉”,而后幽了一默,“下次吃的时候得挂一条口水巾,不然芒果汁会把衬衫弄脏的”。

末了,我又补了一句:吃完记得剔牙。

所以呀所以呀所以呀,这土不拉叽的土芒,上不了城里人的厅堂,只能躲在石碌这山窝窝里被我这样的土包子宠爱了。

这是第一次让内地人认识和接受土芒,不入眼,但愿入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