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那些花儿(组诗)

来源: 作者:森森 更新时间:2018/4/26 0:00:00 浏览:817 评论:0  [更多...]

花谢后

 

枝叶精心的呵护

终究抓不住花的步伐

花谢后

有些藏进了泥土

有些飘向流水

 

 

油菜花

 

在八月的青海湖畔
我曾见过这样的油菜花
在一小块一小块地里被圈养
当我走向它们的时候
即使配上高远的天空和深邃的湖水
怎么也辽阔不起来
后来我俯下身去
观察一些蜂蝶的花事
我发现在低处,一群笔直挺拔的身躯
正齐刷刷地挥舞着黄灿灿的大旗
让更多的阳光落在上面
如果静心聆听
还能听到从密密层层里传来
美妙的歌声

 

 

秋菊

 

一朵花一生有两次开放
一次开在秋风中
一次开在茶具里

在透明的玻璃杯里
我看到缩短了的开放过程
她翻滚着,吐出金黄
一朵花瓣一朵花瓣
在你面前毫无忌惮地伸展

这再次盛开菊花
是多么沉稳饱满和美丽呀
我甚至都忘了她在滚烫的热水中

 

 

沉香花开

 

比浮动的暗香藏得更隐秘

那些被风折雷击虫咬人砍的苦难

伤痛之处

树脂是凝结的眼泪

芬芳的灵魂在上面跳动

千百年来

人们沉迷于众香之首的荣耀

想方设法让树体多了一处又一处疤痕

这踩在低微之上的高雅

剥夺了一棵树普通的自由生长

让永恒的颂歌延续千疮百孔的命运

在春末安静的斜阳下

枝头上乳黄色的沉香花正密密地开放

这纯粹的笑容

穿透了短暂的浮世清欢

 

 

风铃木

 

过了三月
关于对春天的赞美之词
我还必须保留一点
清明之后,我等待的一场花事还要上演
那株站在路边的洋红风铃木
让我怀有一颗迷恋之心
当桃花抢尽春意
她才不紧不慢地在一片绿色里
一串又一串地挂上粉红色的风铃
收留迷路的春风
此刻春已深,有花瓣飘落
填补光阴的空白
更有枝干的纤手握住了花开的心事
在半空高高举成巨大的绣球
意欲投向谁的身

 

 

残荷

 

一入冬,满塘的残荷
齐刷刷摘下破旧的帽子
一支支愤怒的笔指向天空
可是此时塘水已凉
天空不再有洁净的纸张
这些笔已画不出盛夏的繁华
也诉不尽秋风的悲壮
不如当剑挥舞吧
在绿色如故的南方
把大地刺出灰褐色的大洞
让人间发出阵阵痛伤

 

 

腊梅

 

屋内幽静,纤尘不染
很适合此时腊梅的心境
她坐在窗边,外面春光明媚,百花争艳
这份热闹,似乎与她有关,又似与她无关
有顽皮的春风携着阳光跳进窗来
在地上涂画,在叶子上翻跟斗
玩了一会儿又跑出去了
这份小情趣让独坐的腊梅心生欢喜
冬天还未走远,枝条还留有殷红的印迹
而她却像一件苍老的根雕
一动不动,仿佛安放在时间的盒子里
当我与她互道春安时
才惊奇地发现那些慢慢吐出的新叶
恍惚中,我竟说不出
这是不是她在春天里开出的花

 

 

忍冬花

 

城里这么安静
乡村却是热闹无比
春节就像一把鉴别的尺子
把蛰伏在城里的乡下人挑了出去
除夕被垒起的时光之墙隔离
站在新年里
又可以望见长长的四季

春风拂面
阳台上的忍冬花
迫不急待地长出新绿
过去的旧时光又将重新回到枝头
毛茸茸的叶子
又可以捧出像金似银一样的花
过上一段灿烂的好时光

怀一颗甘苦清香的心
就可以忍耐秋冬的悲凉
在岁月的重叠中循环反复
把青春唱罢登场
再唱罢再登场

 

 

芦花

 

那些冬天里的芦花
不知何时已在路边静静开放 
灰白灰白的    
并不抢眼和娇艳
就如那阴郁的天空

在岁末的斜风细雨中
一簇又一簇盛开的芦花
揪住了风的衣袖
轻轻地唱起
心中的歌

那些生长得很随意的芦花
在河堤边在沟渠旁
拿起风的手掌拍打着晨昏
静静而努力地分享着
四季的雨露阳光

其实有没有人看到花开花落

又有什么关系呢
在新年的钟声敲响之前
我来到她的身边
为她送上来年的祝福

 

 

木棉花

 

春天真的可以这样热烈吗

伸向半空的成熟

像火在燃烧
不需要绿叶来陪伴
硬生生地把冬天推向远方

那些在路边、在山间、在田野里
伫立着的有个性的木棉花
像一个个沉默的智者,面带笑靥
让风儿抖落身上的阳光与细雨
使花儿还未开透的初春变得有思想起来

在一个三月飘雨的早晨

满地落红从我的瞳孔刺进内心
那至死也不分离的花瓣
翻动着最后的美丽,然后
化身为泥

长长的等待,短短的花期
离开了初春,没有人知道木棉在哪里
那只是一些又老又朽的树啊
英雄的光环一闪而过
花开才有记忆,花落没有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