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云路初阶勤登攀

来源: 作者:倪平 更新时间:2018/3/30 0:00:00 浏览:1087 评论:0  [更多...]

海南第一山东山岭登山之始,旁边巨壁礁石上镌刻着“云路初阶”四个大字,海南建省办大特区30年来,我的成长与这四个字的含义如出一辙。

漫漫人生路。30年对人生来说简直太短暂了:有的如过目烟云;有的似流星划过;有的仍励志奋斗;有的刻骨铭心;有的艰难困苦。然而,不管怎样记忆在人们心眼中记是历历在目,难以忘怀。

经常舞文龙墨的人常把写作称“云路”,开初动笔就叫“云路初阶。”我成为海南一位普通公民,苍天没有带给来带来更多的聪颖和智慧,便凭着爱好去工作、生活和追求。1979年我开始注意到许多曾经大名鼎鼎的老作家名字赫然出现在好多好厚的书籍上,尔后又看到《海南日报》上几位名记者常常在报纸上发表文章。那时我对他们羡慕极了,暗暗立志要做他们这样的人。

可梦想容易现实难啊! 有梦就有了目标。我先当一名报纸通讯员,从通讯员起步再去攀登书山。19806月我到下乡采写了一篇稿子,初生牛犊不畏虎,大胆地投下寄往《海南日报》编辑部的邮筒,想不到第8天《海南日报》就在第一版发表了。稿子的见报掀起大波,轰动了所在单位和亲朋好友。从此,奠定了我的奋斗目标,为我后来脚踏实地走“云路初阶”打下坚实的基础。

记得英国1617世纪著名人文主义学者、法学家、历史家——约翰·塞尔登说过:“没有人会因学问而成为智者。学问或许能由勤奋得来,而机智与智慧却有懒于天赋。”认定了方向,选准了目标,我开始开足马力艰难前行。80末到90初,几乎是我时时关注时事,天天要写稿的日子。那时岛内的通讯员没有什么地方可投稿发表,唯一的阵地是海南的老媒体——《海南日报》,我几乎如痴如醉做到白天出去采访,黑夜孤灯写稿。没有文字稿子发,我就拍成新闻图片发。很快我多年的勤奋连续多次获得《海南日报》等报社的“优秀通讯员”称号,成了名噪一时的业余新闻写作“专业户”。

1981年起我开始步入新闻写作行列,到1991年的十年间,我分别为《人民日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华社、中新社、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华声报》、《澳门日报》、《农民日报》、《金融时报》、《中国农金报》、《南方日报》、《羊城晚报》、《海南日报》、《海南特区报》、《粮油市场报》和南海网、凤凰网等国内外120多家报刊、电台、网媒采写并发表金融、党政、农业、文化、政法、教育、科技、卫生、工业、旅游等方面的稿件2300多篇,字数达180万字。

一夜春风吹南海,十万人才八方来。19884月海南建省,成为举世瞩目的大特区。海南开始热闹起来,省会海口猛然间接二连三办起好多家新媒体,这对这些喜欢写稿的人来说是天大的好事。当时除《海南日报》鼎立省会海口外,又有《海南开发报》《海南特区报》《特区时报》《三亚晨报》《南国都市报》《海南新闻报》《特区证券报》《海南侨报》陆续创刊出版,还相应有许多杂志,如《特区展望》《天涯》《今日海南》《现代女性》等应运而生,海南这个被称为缺少文化的“沙漠”城市,转眼间到处都是书摊书报,彰显了海南各项事业繁荣昌盛的喜人局面,也具备了对外开放,对内搞活经济的强大活力。海南建省也为我们业余写作者创造了良好条件,更重要的是提供了大量作品发表的阵地和平台。人们看到建省后大批网络网站也不断出现——《南海网》《人民网海南视窗》《凤凰网》《阳光岛》《海南在线》《天涯社区》等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纸媒网络广播电视全覆盖的林立时代到来了,每天的新闻信息量目不暇接,让我几乎吃不消,看得昏头转向,迫使我天天要学、要看、加以关注,掌握报道要点。因此,原本充足的时间结果常常显得捉襟见肘,要去开开夜车补上学习这必不可少的一课。

海南建省后,为了调节时间适应需要,我见缝插针抽出时间撰写电视专题片脚本,配合电视台记者导演和拍摄片子。1991年,我先后撰写反映海南省农村金融题材的6集系列电视片脚本《十年春秋》、教育专题片《万州教育涌春潮》,工业题材的《工业之花》、政法题材的《万州,从大乱走向大治》等130多部有影响的电视专题片。《万州教育涌春潮》一片,因群众捐资助学热情高涨,势头汹涌,要拍成电视专题广为宣传,我亲自担任编导、撰稿、摄制工作,完成后在先在中央电视台教育频道向全国播放,后在海南电视台播出。20024月政策性金融银行总行领导到海南参加首届博鳌亚洲论坛会议,我跟踪采访撰写出电视专题片脚本,制作《海南,一块充满生机与希望的热土》电视专题片,又刻录成DVD在全国系统里各省、市分行发行;2009年春节前夕,领导又到三亚市调研,展开政策性金融在农业扶持领域发挥的作用调研,我撰稿摄制出《冬天里的春天》电视专题片,让海南特区的政策性金融形象重新树立起来。

勤奋就能补拙,追求永不止步。我挤时间开始搞文学创作,着手写些随笔散文、时评言论、报告文学、电视脚本、诗歌小说等,以此来不断提升写作水平,不让时光一分一秒白白流失。到海南建省30周年前夕,我将这些用勤奋换来的成就全部收集起来,出版作品丛书。先后编出150万字的散文小说集《绿水青山》,报告文学集《南海涛声》,警营走笔集《警徽闪烁》,电视脚本集《荧屏印记》,理论文章集《大地足音》,时评杂言集《五味杂陈》,最新作品集《花绿果红》;最近还在继续将新闻作品《时空留痕》,诗歌吟唱集《诗海泛舟》整理编辑,等待时机出版。之所以出这些成果,要感谢我写作过程中,《海南日报》编辑黄宏地、陈永辉、符秀英等老师的指点帮助,还要感谢海南作家协会孔见、梅国云、王姹老师的支持和鼓励。更准确地说,是在海南建省30年办大特区中,我趁势而上,借助海南体制稳定,社会发展,改革开放,文化兴盛,时代文明的大好机遇,默默耕耘,勤奋写作,争分夺秒,刻苦拼搏取得的。

写作是苦差事,而将稿子收集、整理、归纳、分类出书,校对更不是件小事,来不得半点的虚伪和马虎。海南建省的号角吹响宝岛大地,新海南建设如火如荼,她让我在厉练中成长,从中学到了不少知识,先后过当过全国30多家新闻媒体的通讯员,荣幸地加入了中国散文家协会和海南作家协会,成为名副其实的业余作家。

回想30年建省办特区走过的历程,我曾有跋涉“云阶初路”的艰辛,虽步履匆匆,但沉重而稳健。它让我由衷感慨:年已花甲忆以往,云路初上勤登攀。吾与特区共成长,持笔再描新海南。

 

2018330日 于新西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