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种菜的日子

来源:湛江晚报 作者:胡天曙 更新时间:2018/3/28 0:00:00 浏览:1004 评论:0  [更多...]

孩童时,肉类奇缺,鱼亦少,食菜难。

农家的孩子,常到河边钓鱼,钓一些肥鲫鱼和大嘴白鱼,或在夏季炎热的午日,到犁过的水田,用鱼具抓回半篓活鲜鲜的小青蛙仔和大肚小白鱼,还有鼓着大眼睛抖着对螯的田蟹等。回到家,用三石灶起火,洗锅后上锅入水,放入鱼蟹,加盐水煮。数几十分钟后,水煮鱼蟹熟了,蟹红鱼酥,诱人唾液津津。一大海碗端上长木桌,菜香溢满矮矮的茅草屋。一家人围着,端来一大缸红薯饭,咝咝,满嘴生津,大快朵颐。食鱼,有时可从供销社那里买几毛钱一斤的咸鱼,用火碳烤,全村可闻到香香的鱼味,令人饥肠辘辘,食欲大增。而蔬菜的,则少得可怜。平时吃的蔬菜是公家种的菜,几分钱一斤的白菜和萝卜,但也不够吃的。那时,尚未分田到户,国家政策允许每家有自留地,但只是少许的,一小块的。很多农户在田头边、水塘边种菜,自种自收,为食菜带来许多方便。

夏初午后时,林木葱茏,山鸟鸣欢,红日西斜。提着锄头,挑肥,拿着小水盆,到水塘边自家的小菜地。到了菜地,放下水盆和杂土肥,拿锄头挖起菜畦来。不久,挖出了几条油亮亮的菜畦,而后在菜畦上开出几个小坑,撒上些许杂土肥,再种上茄子苗。又播下韭菜和豆角种子。长高后的韭菜,要用鸡粪加养,易于成长,此为后话。几天后,韭菜长出了青嫩的长叶子,豆角也吐出了几片新叶,在晨曦中,摇曳着盎然芬芳的诗意。而茄子,此时已绽开了巴掌大的紫叶子,可用猪粪水浇上,再以塘水浇灌,稀释过高的肥份,以免枯死。数日后,茄子株高一尺许,并开有小花,紫色的,很好看,大大的叶子下挂有几个小果子。几个星期过去了,茄子已经长大了,个个贼亮贼亮的,挂满枝头。宋代郑清之诗《咏茄》“青紫皮肤类宰官,光圆头脑作僧看,如何缁俗偏同嗜,入口元来总一般”。” 郑诗把茄子当作宰官和僧人,比喻贴切,活灵活现,煞是可爱,足见茄子受人喜欢之故矣;韭菜也长高了,青绿绿的一行行;豆角儿上竹架,一条条白色的长豆角长满浓密的绿叶间,颇为诱人。

时至初秋,豆角已藤枯叶黄,韭菜亦丛矮叶焦,不复往日秀色葱茏。而茄子,却风采犹存,茎壮叶青。天雨一浇,其果长得更旺了,圆圆的,长长的,可长三四次。茄子吃不完的农户,把茄子担于菜市,卖去,买回几斤鱼肉,全家人打打牙祭。那时,油肉少,食茄子的办法很简单。选几个上好的,以火烤熟,取出,冷水洗静,撕去表皮,置于菜碗,以木筷子把茄子肉身打开,浇上少许猪油、食盐及山辣椒,搅拌一下,野味十足。茄子,或切成长片与小咸鱼同炖,一半锅,全家人一顿美食也。如今的食法甚多,浇溜酸茄子、蒸淋茄子、腊肉炒茄丁皆有。物产丰富,生活富足,大鱼大肉,蔬菜亦多,今昔有别,味觉却有别,不可同日而语。

初冬时节,适种萝卜和大白菜。到菜园,把已经枯枝败叶的茄子、韭菜、豆角除去,重新翻起菜畦,播下萝卜和白菜的种子。几天后,白菜苗已经长大,可移到新挖的菜畦种下,施肥浇水。新种的白菜需要水量多,每天下午都要浇水的。数天后,白菜梗大白嫩,丰盈可人;萝卜茎块大而圆,破土而出,齐刷刷白亮亮的,惹人嘴馋。菜园里,葱茏一色,菜香袭人。

小菜地,是我童年一处的乐园。每日,下午放学后总要回家做点家务事,如煮饭、养猪等。煮好饭后,可到河边钓鱼,为家人解馋。而更多的时间,则到水塘边提水浇菜,侍弄小菜地。浇完菜后,可持杆垂钓,或观花赏景,或摘山野果,乐不待言。红日西沉,晚鹊欢闹,摘取一些新鲜的蔬菜,兜着一衣山花香,携几份欢忻, 走向炊烟袅袅的村庄。

而今,久居县城,有时到郊外观景,见路旁农家的小菜园,驻足观赏。野风殆荡,时雨匀滋多,林壑蓊郁,溪流翻动着雪白的肌肤,弹唱着动人的琴弦。但见,蝶飞蜂忙,菜色新嫩,长势喜人。

有嘉鸟飞过,啾啁云岑,启动了我遥远的记忆。回味那种菜的日子,总有淡淡的菜香飘过,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