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写作,也可以很美

来源: 作者:李东兴 更新时间:2018/3/10 0:00:00 浏览:911 评论:0  [更多...]

      今天,阳光很暖,暖得我像一朵白色蒲公英的颜色。

      窗边的老墙边上,一株刚开粉紫色朵儿的梅,伸着懒儿撒着欢。

也在感受着这初春咋暖的时光。

      我停下了在电脑上敲字的手,拿上一把剪子,走到窗边。正好,那个插花的玻璃上是空的。

      反正瓶子空着也是空着。春天了,何不自己动点手,给自己留点春的影子。

      翻过了那个老得不能再老的墙,满是青苔。一枝两枝三枝,时而两三朵。

      不知被剪子剪过的梅是否也会痛?裸露的伤口,还有被我弄了一地的花瓣。

      我后悔了,看着手里的梅枝。因为这些春色,是不属于我一个人的。

      不知何时,我也开始变得这么的多愁善感。

      我安慰着我自己,既然已经剪了下来,那就放到瓶子里头吧!

      也就这样,我的愿望墙里,就多了一个心愿,就是在植树节的时候,多载一颗梅树。

      人的一生其实很短暂,就应该在年轻的时候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都说写作的人是孤独的,这句话我真的一万个认同。

      承认自己是孤独的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假的孤独。

      就像这窗外暖阳下的梅花,耐过了冬雪那段孤独岁月后,开出的可是绝美的朵儿。

      孤独,并不可怕,能静下心来进行创作的人,一定觉得孤独是一种享受。

      我呢,有时候很恼,恼的是不知道怎么去寻找灵感,等到灵感用完没有储备的时候就很炸毛。

      比恼春风还要恼,灵感可不是深深浅浅那吹皱的春水。

      以致于后来,我就养成了一个不成文的习惯。

      那就是写作之前,要想好主中次结构,支线并线何时汇集,然后就是在日记本上记录下各任务事件的关系图。

      也就是,可以用电影的手段是写文,也许视野就会开豁很多,不受某一个段落或情节的束缚。

      写作,也可以像镜头来回的切换一样,可以反复的铺述。

      窗外的阳光不知何时,越过了那个透明的玻璃窗,照射了进来。

      正好,落在那只从二手市场淘来的不值钱的摆钟。

      我是个念旧的人,特别是一些旧照片,或者是记忆过往吧。有时候在记忆中没有记起的人或事,忽然一下记起,都能让我恐慌得很有初恋的感觉。

      写作的人,也是非常念旧的,旧的东西,总是能引发人的深思。

      写作的人也是成熟的,因为能容下生命中的很多不完美,也经得起世事的颠簸。

      因为完美只在黑白的文字之间,要做好不同角色的转换。

      世事的颠簸也是现实。

      字里字外,也就是人生的百态。

      他们都是,你二十七了不尴尬么?

      我只能说,写作无关很多东西,其中就包括年龄。

      看,窗外的梅树都不知道几个年轮了,花,开得那么的绝色。

      只是忽然明白了,我长大了,父母却老了去。

      他们可是我花心思,花时间最少,却是最爱我的人。

      出了此,我们顶多算个有故事的人。

      都说水滴石穿,却也如此,没有恒心,很多东西都被搁置。

      写作的人,最需要恒心。写着写着,没有恒心了,顶多算个爱好。

      可在恒心之下,那可不是单纯的一个爱好。

      日子久了,那可是会星火燎原,汪洋大海的。

      每个人在生活中,都会有不好过的日子。要学会给自己找一个开心的理由。

      哪怕阳光很暖,窗外的绝色梅朵。

      不过讲真。

      窗外的阳光真的很暖,暖的让我们很有勇气去表白往后的日子。

      哪怕晴天后的雨雪天。

      既然写作,那就带着见你不及之处,是我不得思念的海角天涯上路吧。

      写作,可以当成一种享受,是一种发现生活,发现美的文字之旅。

      写作,是另一种生活的姿态。

   

      那么请接受她的孤独,念旧,成熟,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