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旺旺

来源: 作者:叶传雄 更新时间:2018/2/26 0:00:00 浏览:1118 评论:0  [更多...]

“旺旺!旺旺!”琼中百花岭的山路上,妻正呼唤着阿旺的名字。

旺旺是一只宠物狗,是妻一年前从亲朋处购来的。

说起妻购买旺旺,还有一段小插曲呢。一年前,我和妻常去百花岭散步,每当路过望城桥处森格里别墅工地时,总看到一灰一黑两只大狗站在路旁,它们看见我们过来总要上前热情地打“招呼”。后来,妻常带一些馒头、牛骨头等食物给它们食用,它们便和妻亲热起来。有时,妻自己一人去散步,那两只狗便跟着,不管路有多远,一直追随左右。这一来二去的,彼此间便更加亲热起来,一天不见彼此都想念着对方呢。一段时间后,那两只狗便跟着主人搬走了。为此,妻对我说,自从阿灰阿黑搬走后,她感到心里空空的,她想买一只宠物狗来养,散步时还要带它一起散步,如此生活才有趣味。我开始是反对养宠物狗的,理由是智者常说的“玩物丧志”,但妻坚持要买,我最终也只好由着她了。不久,她听亲朋家有宠物狗卖,便毫不犹豫地买下了旺旺。

阿旺刚到家,妻便给它取名,还叫女儿从网上购得两条衣服给它穿上,而且天天亲自喂养它,就跟照顾一个小孩子似的。每天散步时,妻一定要带上阿旺走一段。刚开始,阿旺由于个小跑不了远路,妻便抱着它走。过了一段时间,阿旺腿脚有点力了,慢慢跟上妻的脚步了,妻便带它走远一点的山路。半年后,妻走多远的山路,阿旺便走多远的山路。

妻买的这只宠物是泰迪犬。这泰迪犬与苏格兰牧羊犬、藏獒、萨摩犬、金毛猎犬、吉娃娃、沙皮狗、狮子狗、比熊等不一样,它是贵宾犬的一种形态,其特点为结构匀称,短嘴,短腿,无体味,不掉毛,是现代流行的家庭伴侣的一种。它身高28厘米,眼睛椭圆形乌黑色,眼神机灵,耳朵下垂紧贴头部,表面上有浓密的棕色卷毛覆盖,聪明,温顺,非常敏捷,性情活泼开朗,极易近人,确实惹人喜爱。

一年后,阿旺长大了,足足有七斤重。这时,原先买的衣服就显得小了,妻就叫女儿再次上网购得两套衣服给阿旺穿用。阿旺穿上新衣服,显得更加精神,走在路上,步伐有力自信,高贵优雅,人见人爱;它跑在路上,犹如一只欢乐的小兔,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阿旺虽然有可爱的一面,但与它相处的时间久了,你便发现它也有一些不足之处。比如,小时候常在家中小便、拉屎,你一天内得数次冲洗地板才行;再比如,长大后,经常搬弄衣物、纸片,弄得家里很乱,你一天内得数次打扫和整理才行;走在外面,见到拿大包或穿戴不整齐的老人时都高声“谩骂”不止,你得常常向老人们道歉。为此,妻常常骂它、打它,时间久了,它就慢慢疏远妻了。有时,妻叫它时,它总躲得远远的。相反,我一直不骂、不打阿旺,故它常常和我套近乎,我走到哪里,它就跟去哪里。有一次,我回乡下老家,它便高高兴兴地跟着我,过夜时它就睡在我的床边。妻知道后常出怨言:她把阿旺当孩子一样来喂养,但阿旺对她却感情淡淡的。我很少给阿旺洗澡、穿衣,但阿旺却对我走得很近。我对妻说:“你老骂它、打它,它怎么会对你好呢?”妻听此话,就不言语了。

一天早晨,我到阳台浇花,不意中看见阿旺在阳台处拉尿、拉屎。我当即把这个现象告知妻。妻说:“阿旺这样做就对了。看来,狗不骂不打是不听话的。”妻仍然认为她对狗的教育方法是对的。我认为,在教育阿旺方面,妻的做法是过于简单和粗暴的。我虽然同情阿旺的处境,但我也拿不出好的教育方法啊!

有一次,我到海口办完事后,因爱书而去逛书城,故留宿两天。当我回到家时,阿旺就围着我转来转去,还不停地用脚动我的裤脚。见此情形,我知道阿旺是想让我抱它一下了。我一抱它,它就亲我的脸上和额头,显得很亲热的样子。妻见此,就对我说:“你去海口两天,阿旺在家里到处找你,一会在客厅找,一会在睡房里找,一会在阳台处找,我叫它它也不理不睬的。要抱它,它也不肯;再叫它,它就跑到床下躲起来了。看来,阿旺是爱上你了。”

这以后,我在家时,不论我做什么,阿旺时时都在我的身旁,就和感情亲密的爱人一样形影不离。我看书,它就在一旁静静地看我;我写作,它就躺在我的脚边,一动不动;我吃饭,它就来到桌前,给它一块肉,它便摇摇尾巴,然后才慢慢吞咬;我去睡觉,它便跟我来到房间睡觉。妻知道后,很羡慕地说:阿旺只爱“爸爸”,不爱“妈妈”了。此后,我发现妻对阿旺的态度变了:骂声少了,打字也删了,还主动去抱阿旺了。如此这般,几个月后,阿旺也主动地向妻示好了。看来,阿旺虽然不懂人说的话,不明白每个字的意思,但是对人的态度和手势则很敏感。妻对它好,它自然也对妻和好了。感于此,我就诗潮翻滚,遂吟起诗来。诗曰:

日照群峰玉带长,黄莺呼伴读诗章。

百花路上坡翁乐,泰迪相随望绿冈。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和妻带着阿旺去百花岭散步。

“旺旺!旺旺!”在山路转弯处,妻又呼唤起阿旺的名字。

转过山头,我看见阿旺正向路旁寻觅什么,不时转过头来深情地看着我和妻呢。

2018225日)

 

作者简介:叶传雄,海南省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人,黎族,字含章,号黎山处士。海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已在《诗刊》《中华诗词》《海南日报》《今日海南》《海南农垦报》《海口日报》《三亚日报》《海南民族》《诗词家》等报刊上发表诗文200多篇。有个人诗歌集二部和主编的诗文集二部行世。现为海南省楹联学会理事,琼中民族文化学会副会长,琼中县作家协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