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黄葵诗歌的古典情怀

来源: 作者:邢孔史 更新时间:2018/1/31 0:00:00 浏览:501 评论:0  [更多...]

黄葵是以新的姿态迎接新世纪的有才华有成就的诗人。在海南首届十佳青年诗人中他应该位居榜前。迄今在《诗刊》、《人民文学》等国内外文学报刊发表诗文两千余篇首,获《诗刊》等数十次获全国诗歌奖,诗集《汶川诗草  爱在燃烧》获第二届中华优秀出版物特别奖。作品选入大中学语文课本等近百种选集。出版《翅膀滑向春天》等15部诗文集。集中展示了诗人对现实人生的深入体验和思考,也凝结着他在诗美创造上的全新探索。他的诗歌,题材广泛,形式多样,并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难于一一欣赏,我只就他诗歌作品所抒写的古典情怀,谈谈自己的一点粗浅的感受。

与新世纪诗歌共沉浮,冷暖自知,作为对先锋诗歌“平面化”、“碎片化”、“低俗化”的反拨,新世纪的到来,我们好似进入了一个复古的时代——新古典主义写作,新世纪诗歌乃至整个中国文学、文化都在华丽转身,忙于向曾经断裂的传统致敬,黄葵、烘烛、柳歌、李孟伦等一系列新世纪归来者诗人的“归来的歌”,就颇能代表新世纪诗歌对文化源头的倒溯和对精神故乡的回归。黄葵的富有古典情怀的诗歌成为海南诗歌岛的一道亮丽的风景。

这番感叹,是读了黄癸的《枫桥》《民歌的中国》《诗泊秦淮》《农历,汉字的祖国》《大唐才子》《共饮宋词》《鄱阳湖寻亲》《古井》《黄梅戏》等力作而引起的。

读黄葵的这些诗,有一种穿越时间游历旧山河、与古人对话唱和的感觉,心里总会充满快乐,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这就是古典情怀。仿佛诗人把自己的人生诗化成一首首古典之作,让自己在花前月下倚坐片刻,邀一缕清风,举一杯佳酒,裁一片白云,释放古典情怀。

 

我是一只流动的汉字

被阳光锻打在雄鸡的啼鸣里

掀开春花和蛙鸣

露珠一路晶莹着我的眸子

由一捧泥土  发育着我的偏旁

由一袭油菜花香  浸透我的部首

由一泓春水  载走我的全部含义

狗吠以上  炊烟流动着阡陌的神经

沿着晨曦的走向

流动我方方正正的形象……

——《农历,汉字的祖国》

 

中国悠久的历史与文化都体现在“农历”和“汉字”上,诗题《农历,汉字的祖国》很有内涵。通过汉字部首对人生坎坷经历的叙写,一个有骨节、有赤肠、遍体麟伤的血性的汉字 ,其深度构成具有旺盛生命;而“农历”上写满刀耕火种、狗吠晓唱 、惊蛰春分 、五谷杂粮的丰收的歌谣和传说。

“我是一只流动的汉字/被阳光锻打在雄鸡的啼鸣里”,“雄鸡”细心的读者一下会想雄鸡形象的中国版图,而“雄鸡的啼鸣”,联系到他的《民歌中国》来读就更有意思了。

蛙鸣、狗吠、炊烟、阡陌、晨曦、结绳记事、刀耕火种、惊蛰春分,这些意象,在艺术表达上让作品在大气魄中充满柔情。

《唐宋的才子》描写唐宋诗人,咏古思今,富于童心古意,灵感机智,情趣盎然。如——

 

李清照

寻寻觅觅

在物是人非的时候

好不容易找到一条舴艋舟

却荡不走比黄花还瘦的西风

也唤不来旧时相识的雁阵

更载不动细雨织就的愁字

 

把诗人精神情操与作品结合加以演绎,写出了他们的人生经历和性格特点。诗意灵动蕴婉,富有情趣。

我们从他的诗中,可遥望他在枫桥、秦淮河、滕王阁、上幽州台、黄鹤楼、丝绸之路、黄河、玉门关、楼兰等历史名地上的漫步与徘徊的背影。请读——

 

地老天荒的光波

闪耀秦淮河的一生

源远流长的韵脚

恬静地把一条河沉淀下来

 

这一河波光敛滟的流水

她浸透多少朦胧的春秋

这一河平仄起伏的韵脚

她打湿多少花朵和果实

——《诗泊秦淮》

 

灯影浆声里秦淮河的美遥远而朦胧,恬静而敛滟。诗泊秦淮,我们好像在倾听那穿越时间的遥远的回声!

黄葵一腔古典情怀,并非一味为古典而写古典,他诗作中的古典情怀常与时代现实相对接,是诗意的历史表达,也是历史的诗意表达,充满着历史的凭着与忧思。

 

秦淮的最窄处,现在是否能够

畅通地流过一代人的梦想

那就是将蓝色的铜

推向海天相接处

——《诗泊秦淮》

 

那么多桨,击灭枫桥宁静的渔火

那么多脚,踩碎两岸的古朴和本真

商业化的超前繁荣

早已淹没枫桥的流水

尽是红男绿女

没有乌啼,没有钟声,也没有霜

——《枫桥》

 

现当代人类在从大自然获得了空前的物质和能量的同时,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却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由此生态告急,环境恶化。诗中“其实隐含了对生活进程的质疑,因为我们实在没有充分的根据说以物质进步为目标的现代化、城市化一定是人类的福祉,而不是使人付出了对生命和自然少有充分感受的代价。”(毕光明话)

黄葵古典与现代的对接不仅体现在他的题材上,还体现在他歌的艺术手法上。他崇尚古典,珍视传统文化,但又不忘借鉴方现代主义的技巧;使其诗歌艺术达到了现代与传统相结合的界,我们较少看到后现代主义新潮技法的表演。他深受传统文化的影响,在诗作中采用大量的传统意象,表达上又对传统的诗歌赋、比、兴有所突破。如《古井》:

 

我如何面对你的眼睛

这两口被春风掀开的古井

我经受不住这莺飞草长

我按捺不了这唐风宋月

我怕我的目光高于你深不见底的宁静

我多么希望有一丝游弋的细雨

携着我弯曲如钩的欲念

钓起你半阕长调的江南

 

“古井”、“细雨”、“莺飞草长”、“唐风宋月”、“宁静”“江南”,这些意象把诗人内心的情绪表达得细腻而真切。“我怕我的目光高于你深不见底的宁静”,“携着我弯曲如钩的欲念/钓起你半阕长调的江南”,这样的表达富于现代感,使诗意更空灵而富于张力,体现诗人对生命最细微的把握。

黄葵所采用的词语、意象、节奏与话语方式来看,古典意味极为浓厚,蛙鸣、狗吠、炊烟、阡陌、晨曦、枫桥、秦淮河、滕王阁、上幽州台、黄鹤楼、丝绸、黄河、玉门关、楼兰、轻烟、杨柳、兰舟、关山城阙等意象频频出现在他的诗行中,使得诗歌的古典更加浓郁、丰富,立体地体现了古典情怀。此外,他独创的每首六行体小诗(见《唐宋大诗人》),和二行体一节的短诗形式(见《鄱阳湖寻亲》),与古典诗歌的绝句相仿,读来轻松典雅,入眼上心。

黄葵诗歌中蕴含的的古典情怀,无论是忧国忧民的爱国情怀,还是凄婉缠绵的动人爱情,抑或是对春花秋月的歌咏,那些温婉的诗句总能触动我们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当今是一个膨胀的社会,到处充斥着现代文明的噪音,古典情怀则是滚滚浊流中的一泓清泉。那些积淀在历史中的优雅情怀总能飘出缕缕淡淡的清香。重拾古典情怀便可在物欲横流、压力过大的社会中寻找一方心灵的净土。

黄葵所追寻的梦,看似是现实之外的违章建筑,却又是灵魂的必需品,是那些渴望挣脱世俗枷锁的人醒着时做的梦。这是一种回归梦,是对唐朝一次又一次回眸,回归自由与浪漫,回归民歌与传说,那是中华诗歌的一个大梦,是每每读来,让人柔肠百结,如痴如醉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