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追寻夕阳下的剪影

来源: 作者:郭文莲 更新时间:2018/1/14 0:00:00 浏览:75 评论:0  [更多...]

夕阳深情地吻向大海,彩霞满天。海面漾着闪闪的波光,一脸羞涩。一棵高大的椰树,微倾着,立在海边,如一页黑色的剪纸。海边的植物是黑色的、静止的,建筑物也是黑色的、静止的,它们的细节都深藏在静止的黑色里,只有轮廓清晰。椰树下,长椅上,那一对依偎而坐的恋人,也是静止的,女孩歪着头,斜靠在男孩的肩上,长发散落着,仿佛一尊黑色的雕像。喧嚣静止,万物慢慢归于沉寂,天地笼罩在一片柔美安谧之中。就连几只滑翔的海鸥,也在斜阳里定格,好像被这突然的景色迷醉了……

这是一幅画。一幅挂在我床头的画。从高中,到大学,日夜与我相伴。闲时,我喜欢倚靠在床尾折叠好的被子上,凝望它。常常,望着望着便滑进了画里,进入到一种对身边事物浑然不觉的状态。

至今记得买画时的情形。那是圣诞节前夕一个寒冷的周末,我本是去新华书店买明信片的,结果看见那幅画,就拿买明信片的钱买了画。那时,我还没有见过真正的大海,更没见过椰树。怎么会那么喜欢那幅画呢?一眼所见,便欲罢不能。仿佛生命深处的一声呼唤,啊,那是我希望到达的境地。

或许是受了冥冥之中的指引,毕业后,我竟然真的来到了海南,这个被大海环抱、随处可见椰树的地方。

在海南,那画里的景色随时可以呈现,虽然大体相似,却也变幻无穷,从不重复,总给人惊喜。我和爱人也无数次照那画里的样子,坐在椰树下的长椅上,依偎着,望向夕阳渲染的海面,久久地发呆。那个时候,灵魂仿佛飞走了,椅子上坐着的,仅是两只躯壳,时间也仿佛静止了,世间的一切烦扰喧嚣全都潮水般退向了远方,独留下一方静谧的世界。

然而,有意走进画中的景致,还不是最震颤人心的。

前年冬天,我去岛外出差一周。冬季里的岛外本就比较寒冷,又逢冷空气侵袭,让我这个被海南岛温宠惯了的人很是狼狈,完全没有了当初出发时的勃勃兴致,一心只想着赶快结束工作,返岛避寒。

飞机在海南岛上降落,依然是每次回到海南时条件反射般的动作,深呼吸。当海南岛独有的温润清新的空气纳入肺腑,仿佛给予了生命最深切的滋润,惬意与满足便涌上心头,浮现在脸上。

家在岛西,乘着汽车返回时,正值下午。天空中浮着懒懒的云朵,告诉我冷空气刚刚离去的消息。一路上,太阳在云朵间钻来钻去,一会儿露出颇为耀眼的光芒,一会儿又调皮地躲藏在云朵的背后。路过儋州的时候,太阳像是玩累了,光芒渐渐收敛,有点昏昏欲睡的样子。忽然,车子拐上一条新修的街道,路旁种了长长一排椰树,而太阳,正巧从一朵彩云后面探出来,穿透薄薄的雾霭,散射出橘黄的温暖的光辉!那光辉从椰树的羽叶间射过来,把羽叶的边沿裁剪得特别清晰,多年前勾魂牵魄的一幕出现了!虽然不是在海边,椰树下也没有长椅,但此刻,比望着画那时,比照那画中的样子刻意去海边体验时更加牵动我的心。或许是家在椰树后太阳的方向,或许是初回到海南温暖的怀抱,或许是离家久了,或许是家中有爱人孩子在等候,总之,那真是一种难以描述的感觉,仿佛我走上的不是回家的路,而是走向童话,走向天堂,走向一个温暖安谧的梦幻世界。

差不多两年时间过去了,那情景依然刻骨铭心,一回想,即跌入当时的情境。这事多少让我有些迷惑,总在想,为什么椰树会如此吸引我呢?却总也找不到令自己信服的答案。

直到前不久,去文昌参加一个调研活动。车辆行驶在漫漫长路上,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椰影,随口问同座,海南人为啥要种那么多椰树呢?她说很简单啊,你想海南岛的气候,每年都会有几次台风,而椰树,你瞧它的叶子,天生就是防台风的。再说房前屋后种几棵椰树,随时可以喝到椰子水、吃到椰子肉,这在过去那些少吃没喝的年代不知救活过多少人的命呢。哦,原来是这样。

听了同座一番话,我的眼前浮现出一幅幅景象:海边弯曲却风情无限的椰树、树干倾斜几欲贴近地面却将树头顽强挺直起来的椰树、村口挺拔傲立毫不畏惧的椰树……椰树可以弯曲,可以倾斜,但绝不折断。它是英雄,不管多大的风,都傲然相迎,从不逃避,从不放弃。它是卫士,守护一方生灵,把风的狂虐阻挡在家园之外……

噢,我恍然大悟,椰树是一种象征,或者说是一种精神,它是榜样,是卫士,是家园,是归宿,是海南岛之魂。为什么椰树的身影总能那么入心,受到几乎所有人的喜爱和追捧,就是因为它能将人的灵魂舒适安放,给人启示,给人抚慰,给人安宁。

我是幸运的,从北到南,一路追寻,不仅拥有了梦想中的夕阳下的剪影,还拥有了椰树的激励,椰树的守护,为自己的灵魂找到了最为恰当的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