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诗歌献给谁人(7首)

来源:《海拔》25期 作者:冯娜 更新时间:2018/1/3 0:00:00 浏览:963 评论:0  [更多...]

 

》》》诗歌献给谁人

 

凌晨起身为路人扫去积雪的人

病榻前别过身去的母亲

登山者,在蝴蝶的振翅中获得非凡的智慧

倚靠着一棵栾树,流浪汉突然记起家乡的琴声

冬天伐木,需要另一人拉紧绳索

精妙绝伦的手艺

将一些树木制成船只,另一些要盛满饭食、井水、骨灰

多余的金币买通一个冷酷的杀手

他却突然有了恋爱般的迟疑……

 

一个读诗的人,误会着写作者的心意

他们在各自的黑暗中,摸索着世界的开关

 

 

》》》博物馆之旅

 

没有声音的朝代,超过了后代的理解力

一代人的器皿,保存着他们的雨水和心智

我相信重复,也是创造历史的一种方式

——或者,是众多的重复延续了历史

 

献身于某颗星辰和它不可知的轨迹是愚蠢的

相信星象坦荡则更加愚蠢

一行经文获得无数版本的赞颂

如今,隔着冰冷的钟罩

我们活捉了一个伟大国家的祷告

 

那些在旷野里逃窜的、在海峡溺毙的

罕见的、庞大的白垩纪物种

想象它们和我们一样目光发烫,辨认着未知的来客

来自地心深处的背叛

繁衍出岛屿、密林、始祖鸟多余的翅膀

此刻灯光盘旋,为它们注入新鲜的死亡

 

时间的暗道和窄门,被推开、掩埋

一尊远渡重洋的雕像

眉宇与我们相仿

而我们

我们正在为尘埃和海水的重量  争论不休

 

 

》》》听人说起他的家乡

 

“一直在下雨

——我出生的城市

没有雨的时候依然在下雨”

他的亚麻色瞳孔是雨中的建筑

用以储藏一种我没有听过的乐音

山丘在下雨,船只也是

早晨去买面包的路面下雨

来到我跟前的旅途也是

 

我差点要打断他的讲述

在我头顶密布乌云

“只有我母亲晴天一样美丽”,他说

她拥有一双中国式的黑眼睛

 

 

》》》与彝族人喝酒

 

他们说,放出你胸膛的豹子吧

我暗笑:酒水就要射出弓箭……

我们拿汉话划拳,血淌进斗碗里

中途有人从外省打来电话,血淌到雪山底下

大儿子上前斟酒,没人教会他栗木火的曲子

他端壶的姿态像手持一把柯尔特手枪

血已经淌进我身上的第三眼井

我的舌尖全是银针,彝人搬动着江流和他们的刺青

我想问他们借一座山

来听那些鸟唳、兽声、罗汉松的酒话

想必与此刻彝人的嘟囔无异

血淌到了地下,我们开始各自打话

谁也听不懂谁 而整座山都在猛烈摇撼

血封住了我们的喉咙

豹子终于倾巢而出 应声倒地

 

 

》》》雾中的北方

 

清晨出门的人是我

一个从高山辨认平原的人

 

大雾就是全部的北方

即使在创伤中也只能试探它的边沿

我猜想它至少活过了耳顺的年纪

那些荨麻、棉花、呼啸沉进大地的钻井

都通通被施以迷途

 

我还是看见了北方的心痛

被铁轨攥紧松开松开攥紧

大雾弥漫

每一块好肉都钻心刺骨

过路的人是我

——说谎的人是我

 

 

》》》弗拉明戈

 

我的步履疲惫——弗拉明戈

我的哀伤没有声音——弗拉明戈

用脚掌击打大地,是一个族裔正在校准自己的心跳

没有力量的美  以美的日常显现

弗拉明戈——

流淌着贫病、流亡的血和暴君偶然的温情

越过马背的音乐,赋予肉体熔岩般的秉性

流浪者在流浪中活着

死亡,在他们渴望安居时来临

谁跳起弗拉明戈

谁就拥有世上所有不祥的欢乐

谁往前一步,谁就在不朽的命运中隐去自己的名姓

弗拉明戈——我的爱憎不分古今

弗拉明戈——我的黑夜曾是谁的黎明

 

 

》》》迷藏

 

在你家后花园中

我乐于辨识那些亚热带的花卉

生命已经浪费得够多

不怕再多加一两种无用的游戏

 

植物的哀愁并非凋零

孩子们的游戏并不为了找寻

好多时候,我只想在一个迷藏中坐下

花草深处、假山背后

不被找到的人是幸运的

我不会随便叫出一个人的名字

不会去惊动一只热闹的蝉

也不发明一种新的玩法

我关心的只是那些喊我名字的人何时疲惫

回到他们的躲藏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