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铁城的天空

来源: 作者:杨福果 更新时间:2017/12/14 0:00:00 浏览:1247 评论:0  [更多...]

      小时候,铁城的天空是怎样的一个轮廓,记不太清了。

      只记得长长警报过后震耳欲聋的大爆破,排山倒海的力量将一团团浅褐色的云朵升腾到山顶。在山脚下望去,天空像被彩粉覆盖,久久方能散去。蓝天上的白云,猝不及防地被揉进了另一种色彩。

      在一个地方呆久了,对某种事物或者景色会产生视觉疲劳,所以不会太在意那些熟悉的每天都会上演的场景。那时幼小的窄窄的脑瓜子也装不下那么多人间冷暖温凉,童年才得以汲取养分肆意成长。

      随着年岁增长,脑海里无数次把人生的经历,按照“高矮肥瘦大小不一”来过滤、编排,却发现成年后有的过往始终无法填充,断片了。而童年的回忆,却是满满当当,毫无空隙可留,而且清亮明丽。就像那时,山顶上的天空,蓝得透明的天空。

      走过一些地方,那些看不见蓝天的城市,阴霾低沉地笼罩着街道和楼宇,行人和车辆在迷蒙和闪烁的交通指示灯中行走,形色匆忙的人流如潮水向东南西北涌动,没有人会抬头看天。身处那样的环境,情不自禁想念海南岛,想念铁城,那一片让人慰藉的、四季情怀不变的蓝蓝的天空。

      没错,铁城的天空是宁静的,亲切的,温馨的,无论炎夏与寒冬,日暮与清晨。

      那日朋友圈疯转一条新闻,《海南“亚洲第一富铁矿”被采光》,这标题让人看了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座曾被誉为“亚洲第一富铁矿”的矿山脚下,我们无知无畏地成长。有人说,铁矿的孩子是吃矿粉长大的。是的,那太阳下发光的矿体,从矿体上剥落的滚烫的矿石,空气里尚未完全散去的火药味,与我们的生活密不可分。铁矿石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全国各地,我们家家户户的吃饭穿衣住行,全是铁矿石换来的,尽管那个时候,是物质匮乏的年代。这里成了名符其实的“铁城”。这座矿山是曾经的“宝岛明珠,国家宝藏”,复产六十年来造福了几代人,是纳税大户,企业的利益惠及周边。不止一次听过这么通俗的说法:县城人早餐吃自己的,中餐和晚餐是吃铁矿的,为此,我们骄傲、自豪。

      如今矿山就像一个乳汁被子孙吮尽的母亲,在这片天空下,守候着垂暮光阴。而即便如此,它干瘪的怀是温热的,依然是矿山人倦鸟归巢停靠的港湾。它的未来,建矿物博物馆也好,地质公园也罢,我们期待会有更美好的延续。

      或许,矿山故事的叙述者不再是从前砖瓦平房篱笆墙里成长起来的你我他,从前的点点滴滴也只是曾经的碎片。矿山,它的未来属于大众,我们的美好年华,属于过去的矿山,属于已经斑驳的岁月。

      人生有相聚,也有别离,我们与矿山,矿山与我们,也是一样。

      四季的更迭让少年成长,让青春流逝,让中年两鬓染霜。我们与矿山相遇、相识、相知、相亲、相爱,数十年彼此不离不弃,如今在人生的分岔路口彷徨不知所然。

       从前,父辈们补丁的粗布工作服,安全帽,大头鞋,军挎包,四方铝饭盒,印着“为人民服务”的掉漆的口盅,是定格在童年黑白印记里最美的经典,无以替代。在那些艰苦的年月里,矿山人守着贫穷,也守着纯粹的、奉献的快乐。

      栉比鳞次的高楼世界里,低矮的、瓦片叠起的平房是幸福天堂,篱笆围筑的空间是美丽家园,门前高高的柴火堆砌着追梦少年的理想,没有轮回。矿山脚下,漂洋过海汇聚而来的企业文化尚在,矿山精神永存。开拓,创业,拼搏,奋斗,是艰苦岁月的独白,也是绝唱。

       未来不需要我们过多去描摹,我们只要记着大爆破,穿孔机,电机车,矿山夜灯,那些清晰的往事的片段,还有矿山层面上无论白天黑夜风雨晴天都在运作的机器声的交响。

      父辈的青春在风雨人生中,在开采过的层面,与年年变矮的矿体一起染成了褐色,风烛残年。他们挺立的形象,高大硬朗,须仰视才见。他们沾满矿粉和油污的梦想在平凡的世界里,穿过长长的黑夜,迎来朝霞的黎明,在蓝天下熠熠生辉。

      城市的天空再美,不及矿山顶上这一片蓝。对于远方的浮云游子而言,铁城的天空,蓝在心间。

      祝福铁城,祝福矿山人,你若安好,便是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