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退回草木的内心(10首)

来源: 作者:黄海星 更新时间:2017/12/12 0:00:00 浏览:762 评论:0  [更多...]



寺院


晨钟敲响,我能做的

就是把昨夜满地的落叶聚拢一起

轻轻地告诉它:去吧,去吧,是时候了

无所谓生,也无所谓灭

换了秋蝉还有蝶影,四季仍在人间


这个清晨,不会异于另一个清晨

注定要去的终究要去,万物归禅

钟声弥撒,我就是那一缕山中青烟

入虚出虚,反反复复。却又仿佛还没有走远

绕檐三匝,一如千年古寺涧水盘缠



在乡下看落日


一切生命,

终于都有了去处

像这落日,被山林收留

像这归人,被土地认领


一些暮色啊,匆匆聚拢而来

一些虫鸣,将引来更多露水

三两声狗吠之后

人间将进入完美的寂静



旧时光


时光像极了多年前的时光。

长着剪刀尾巴的燕子匆匆掠过上午九点的天空

顺便拎走万泉河面上更辽阔的寂寥


茶坊仍空无一人。雕花的窗户

一枝梅花散发芬芳,旁若无人

光线可惜有点黯淡


老店主外出。柜台里的女儿坐姿古典

小二煮滚的咖啡似乎朦胧了她十八的神情


我已经很久没坐下来独酌

适合的地方。适合的时辰。

这时,鸟不叫鸣,群峰与天空只顾着蓝


头顶的青藤静静疯长,似乎它要爬上整个冬日的

高度。而杯子里旧旧时光多么慵懒

它与即将到来的霜降仅仅一双翅膀的距离



退回草木的内心


灯火昏黄,一点三十分的小城

多么疲倦。我守着渐渐变浓的露水

退回草木的根茎彼此抚慰

三只路过的蟋蟀,追随着萤火的

光亮游荡。寂静啊,更深的寂静

在泼墨。嘎嘎碾过默守的芒果和莲雾

那些沉睡的枝丫,在暗夜

巨大的影子中微微抖颤


一声呓语

来自乌鸦还是麻雀小小的巢穴?

亘古的风,一阵过去,又一阵过去

把岁月轻轻收拢,年年如此

不露半点痕迹


哦,夜色多么潮润,露水滴嗒

仿佛有意对准一片命定的叶子

重重的砸下来



别亦难


其时,晚风极为潦草

浮云缥缈。你的脸颊被落日挽留

我看见的沉默,就像

很快降临的暮色,轰隆隆。合拢


人这一走,并没有什么特别

无非就是大蛇,无非就是火车钻进大地的草丛

然后消失。然后,一片白茫茫,又一片白茫茫

连向谁挥手的念头皆可省略


多年之后。惊讶于在一个断腿的春天

还能偶翻旧事,忆及某人某时

还能,永在故事之外,时间之外

看人。鬼。情。与哀愁。而无须动于衷


“你是神派遣的灵鸟,未知旅程有一开一合的疼”

背对灵魂面对肉体,你自欺欺人,面不改色。



秋日,在卧马山


又见卧马山。烟岚竖起

在秋日的早晨愈发清凉

那些精力旺盛的草木,停止了

慌忙趟前的步伐

忙碌的甲虫和小兽也不约而同地

退回幽深的洞穴

在高处眺望的,仍是孤单的沉香树

它偶尔脱落的叶子,像一组飞翔的

波澜。轰然甩向寂静的山林


也许,秋日的卧马山是真的累了

它陷入童年细碎的回忆和冥想

那些疏朗的鸟鸣,山道间一闪而过的狐影

或云里雾中的山鸡之啼,短促

模糊、遥远而又令人心悸

仿佛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它伸出锋利的小爪

挠了一下你沉默太久的

神经



旧地


那些暮色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那些小野花走着走着就停下来歇了

那些稻子从六月就开始疯绿,说不累,要坚持到秋风初起

你记得的小径已草深林密,鸟鸣陌生

从低矮的屋子望过去啊,河流那么低

夕阳那么低,燕雀那么低,我们还在原处

你可以坐下来的。暂时忘记

远在千里的儿子和窗前一株孱弱的白海棠

安静地看一列夜火车,拖着长长的尾灯穿过死寂的黑夜



万泉河


一生历经的河流不胜枚举,它惯于沉默寡言的

细流,却更加重了我对冷暖的木讷表达


我曾想做它水底的一只卵石,厮守,隐忍,

等待秋风举起芦苇

但那时又过于青春,急于飞越万山千水


现在我已无力再度漂泊,成了一滴放慢了速度的水滴

安分守己,不再空怀幻想,仰看两岸连绵群山走向大海


而世界还是春秋乱世,提枪骑马,宣言,人来人往,

折腾和百家斗鸣。我只是紧贴在它胸口的一粒星辰,

徒有声带,嘶哑,冰凉,无法说出时代咿呀的波澜



除了河流,一切都旧了


落日旧了,浑浊的光照不见

大地上匆匆爬行的蚂蚁。晚风旧了

深秋的落叶,腐朽的太息裹霜而来


穿过迷惘的山峦,古刹的钟声大道弥散

一支黯然的绿枝忽然翻过院墙。它肯定与禅无关

而把悲鸣交给最后一朵云翳的,是一群

不善言语的乌鸦

黑色的翅膀不胜黑暗驱赶

除了河流,谁还能以任何声响

告诉世界——

这阴影里的疲倦,有着多么

巨大的轰鸣



落日苍茫


那时落日都是千篇一律的圆

我送你过渡。石埠头是

一级一级低下去的,凹入

暗绿的水面。恰好这时没有桃花,

在天涯,只有沉默多日的苦楝

忽然开满了一树孱弱的白。风是有些凉的

水深不过三丈,江面上

当然也无渔歌唱晚

只有对岸的几垄菜花,静静地摇晃

船家一桨一桨地划着,你便一尺一尺地

后退,直至江水模糊

此刻纵使千言万语也是微不足道的呢

古人爱挥动衣袖,我不喜欢

看见急于归家的一只花雀

它的翅膀上,似乎驮着几缕落日的

苍茫




黄海星,本名黄海清,琼海人,八十年代开始文学创作,有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等作品见诸报端。诗歌作品曾刊登于《诗刊》、《星星》、《解放军文艺》、《诗歌月刊》、《青年文学》、《天涯》等多家报刊杂志,诗歌作品曾数次入选《中国年度优秀诗歌》、《中国年度诗歌》、《中国诗歌排行榜》等国内多种重要诗歌选本,多次获得各类诗歌大奖。诗歌《春天的悼念》被《新华文摘》转载,著有诗文集《多色人生》(合)、诗集《向左向右》、《简单幸福》。海南省首届十佳青年诗人获得者,琼海市德艺双馨优秀艺术家,海南省作家协会理事兼诗歌创作委员会委员,琼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现供职于琼海市广播电视台,任工会常务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