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躲不开的风雨

来源: 作者:陆登光 更新时间:2017/10/11 0:00:00 浏览:1979 评论:0  [更多...]

 

半夜里风雨又一次降临到大地上,那时我正在西瓜地上的看守棚里。从种下瓜苗的那一天起,我已经在这草棚里呆了好长时间,我大概还要在这草棚里呆一段时间。

经历了无数个风雨的我,似乎对每一场风雨的来临已经漠不关心,却又对眼前的这场风雨不敢掉以轻心。就在前几天,头顶上那几朵赖着不走的雨云,就预示我将要有一场风雨来临,我甚至已经隐隐听到了风的脚步声,闻到了雨的腥味儿。为了迎接这场风雨,我从坡上砍来茅草,把草棚加固围实,我自认为它可以抵挡得住这场风雨了。我还把棚前的那棵苦楝树的几条粗枝砍掉,免得它被风雨连根拔起。但我却忘了沿棚子四周挖一道浅水沟,好让从四处流过来的雨水顺着沟儿流到下面的低洼处,而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流进我的草棚里。风雨到来之前,总有一两件我想干却忘了干的事儿,尽管这些事儿是至关紧要的。

我摸黑起了床,点亮床头的那盏煤油灯,但风从我看不见的缝隙中钻进来把灯吹灭,风的眼睛肯定比我的雪亮。我只好重新躺在黑暗里,倾听着棚外一阵紧似一阵的风雨声,万般无奈地想着世上的一些人和事。

我想这场风雨,肯定把瓜地弄得一塌糊涂了。风会把一条条瓜蔓狠狠地抓起,又狠狠地摔落,还只有拳头般大小的瓜儿,能经得起这场摔打吗?说不定他们已经一个个被摔得头破血流了。若果谁家的牛在野地里过夜,遇上这场风雨,遭了这份罪,它一定后悔了,悔不该不老老实实地呆在自家的牛棚里,只一味贪图野外的清凉和安逸。还有人,人此时若住在一间旧房里,风把房顶上的瓦一片片揭开来,雨大摇大摆地闯进屋里,人连个藏身的地方都没有……风雨飘摇中,世界总是这么一片混乱,万物总是这么一片无奈,无论瓜也罢牛也罢人也罢。

我想起自己曾经历过的那些风雨。

那一年我六岁,六岁的我却经历了一场举国上下的大灾难。那时村里的公共食堂已解散,“吃饭不要钱”的年代过去了,家里再也揭不开锅,母亲只好带我去逃荒——投奔远在山沟里的一位亲戚。

就在那逃荒的路上,我和母亲遇上了一场大风雨。多狠毒的一场风雨啊!仿佛它们早就伺候在那里,专门来对付我们的,那气势汹汹的样子,像是要把我和母亲整个儿吞噬。母亲把我紧紧抱在怀里,想用自己单薄的身子为我遮挡住一丝风雨,可是母亲无能为力,她的身子太瘦弱了,她连自己都照管不了。风雨中,我饥寒交逼,浑身发抖,恐惧万分,我想我就要死了,但我不敢高喊一声,或者大哭一声,生怕那一声喊,那一声哭,会把身上仅存的一丝力气耗尽,倒在风雨中。

但我最后还是走出了那场风雨,虽然傍晚时分我和母亲才挨到亲戚家里,虽然那时我已经冻得全身发紫,几乎失去知觉。是亲戚家的那副热心肠,那碗红薯汤,温暖了我的心,救了我的命。但我知道,许多的人,再也走不出那场风雨,这其中包括我的二伯父,和许多像我一样年幼的生命,他们在那场风雨中永远倒下了。

许多年后的今天,当我躺在温暖的被窝里,还能感觉到当年那风的刺骨和雨的冰凉,我想我现在的一切伤痛病痛都是从那场风雨中带来的。

在另一场风雨中,我还看到了一个倒下的生命,那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那时是在水利工地上。那天夜里,一场台风骤然而至,风雨把我们居住的工棚撕扯得嗄嗄作响,是老人的那条狗把我们从沉睡中叫醒。我们全队二十几号人,在黑暗中慌慌跑出工棚,整座工棚就被风雨刮倒了。但那位老人却因年老体弱行动迟缓,终于没能跑出来,被倒下的工棚砸死了。

我们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把他埋在一座高坡上。我默然站在他坟前,不由地,就想起他生前孤身一人的一生,想起他大半辈子流浪在外的生活,想起他平日里那张毫无表情的脸,甚至想起他脸上那一条条深深的皱纹。我想这皱纹中,肯定藏着许多风雨,他的心灵上,肯定留有许多风雨的痕迹,只是我们看不见,摸不着。即使我们看得见,摸得着,我们也无法替他承受。从某种意义上说,风雨只是他一个人的风雨,他只能独自承受,尽管我们很想帮他的忙,并且自以为可以帮他的忙,其实我们谁也帮不了他。

我不相信一个人就这么死了,不相信一条活蹦乱跳的生命就这样轻易完结。每一个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生命,都有其存在的道理,都有其生存的能力,不管是一棵树,还是一棵草,不管是一个人,还是一条虫,他们都具有顽强地活着的本能,不会轻易倒下,即使是在风雨中。

但这个老人还是倒下了,在他经受了六十多年的风风雨雨之后。真不知他在倒下的那一刻,会想些什么?说些什么?他来到这个世界上,也总算走了一遭儿,当他临去的时候,难道真的没有一句话要对这个世界说说吗?我想他肯定有的,只是来不及说说,就被风雨匆匆卷走了。

我也是从风雨中走过来的一个,或许我能替他说些什么。

我会说些什么呢?

同他一样,我也是一个农民,打心眼里,我们都期盼着时时晴天丽日,年年风调雨顺,我们害怕狂风恶雨。一场狂风恶雨,会把我们居住多年的老屋推倒,会把我们放牧在野外还来不及归家的牛羊卷走,会把我们田里地里将要到口的粮食冲得无影无踪,会在我们的心灵上留下一道永远也抹不去的创伤。然而,作为一个农民,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我们又知道自己无论怎么挣扎,也无法躲得开风雨。

譬如你也是一个农民吧,为了养家糊口,只要你还能走得动,就得天天下地干活,说不定在你犁地的当儿,或是割稻的当儿,一场风雨就突然而至,把你打得东倒西歪。你瘦弱的身子,显然经不起这风吹雨打,于是你一下子就病倒了,像一只乌龟似的,缩头缩脑地趴在床上,误了许多的活儿,错过了许多的农时。也许这风雨已经悄悄侵入你的躯体,在你的体内种下祸根,在将来的某一天,把你彻底打倒。你再也不能下地干活了,整日病恹恹地瘫在床上,再也不能赡养你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儿女,反而要年迈的父母赡养你,要年幼的儿女服侍你,为你端屎端尿,为你担惊受怕。就算你躲得开今日这场风雨,你躲得开明日那场风雨么?你躲得开今年这场风雨,你躲得开明年那场风雨么?你躲得开自然界的一场场风雨,你躲得开心灵上的那一场场风雨么?你躲不开,永远也躲不开。于是你不得不承认,你原本就是从风雨中诞生的,又在风雨中长大,你必定还要在风雨中渐渐老去,最后埋在风雨飘摇的黄土之中。这是一条自然法则,谁也改变不了。我们所能做到的,就是在风雨中学会站稳脚根,在风雨中学会生存,让人生的信念永远在风雨中闪耀,让生命的花朵永远在风雨中怒放……

除此之外,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风刮得更猛,雨下得更大了。

我知道,这场风雨过后,肯定又有一些东西不见了,或者是一棵树,或者是一头牛,或者是屋上的一片瓦,或者是墙上的一层灰,甚至是一个人。然而,更多的东西还是留了下来,更多的人还是留在村庄里,村庄的炊烟照样日日升起,人欢牛叫,狗吠鸡鸣。

我还知道,从风雨中走过来的人,将会更加珍惜那些无风无雨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