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海南的秋

来源: 作者:杨道 更新时间:2017/9/13 0:00:00 浏览:4277 评论:1  [更多...]

 

天终于渐渐地凉了,海南的秋总是比别处来得缓慢,也暧昧些。

晚上下班回家,路上就能闻着花香,站台的九里香都开了,素淡的白,花瓣都小,不喧哗,和它们细碎的叶子也是相映成趣的。

椰子树的枝叶却渐渐地有些黄了,有一些已经开始耷拉下来,但不会掉落地上。海南人都说,椰子树有灵性,椰子和椰子的枝叶都不会随意往下落,怕是不小心砸了人。

秋里的月光总显得清冷,在人头攒动的节庆里,它也不热闹,远远地在天上的一角挂着。人在月光下行走,影子都往前倾,似乎魂灵因此出了窍,也是十分的恍惚。

把床上的凉席撤了,铺了一床被子,棉絮还是单薄,装在浅米的素色被罩里,比床大,被罩直拖到了地板上。亮了灯,暖烘烘的,有一种天长日久的幸福感。

衣服从无袖变成了长袖,着短袖也行,再加个小外搭,也就清楚是秋了。

我喜欢在秋里穿休闲装。浅灰的贴身T恤,长短袖都可,外搭黑的小开衫。长的肥大的绣花牛仔裤,裤腿翻上两道,也就能出些花样,随性,自然,不繁复,配着混搭的灰黑上衣,也就能显出自己的闲适来。

海南气候原本独特,女人们衣柜里一般只需备有夏秋两季的衣服,这使她们有更多心思花在款式、质地及修饰的点缀上。但一个女人到底不是展览馆,太多的堆砌使效果不能集中。服装的线条逐步趋于简单,秋里的衣上点缀品少些也好,需要热闹的,配上些许花样、颜色对应的披肩或围巾,总是能出效果。有勇气的女子,也作反差较大的搭配,倒是给海南温吞的秋天生些颜色。只是别弄得太俗,就伤了海南秋天恍惚的意境了。

海南的秋天像是上好的茶,颜色清亮,其境氲氤,天是奇特地朦胧辽远,不再蓝得通透,总有一些云朵,遮遮掩掩的。叶仍旧是绿,但也负重极深,累。雨一下就下了好多天,偶有台风来,山呼海啸的,马路上就积了很多水,公交车也过不去,赶着上班的人,就都挽了裤脚,小心翼翼地从人行道上趟着水过去。台风过去,地上就横陈着许多枯叶,预示着这个季节里即将发生的破败。雨不会瞬间随风飞逝,它会在随后的日子里,飘飘渺渺地下, 在房间里蛰居过久的人,看看天,就觉着迷茫,惆怅。这天气就像是《红楼梦》里的场景,簿册、焚香、茶烟、酒令,都是毕竟成空的警告,它蕴藏于街头的花红柳绿之中,然而浑沌的人终不能了然觉悟。

海南的秋,终究和北方是隔着千山万水的。西北的大漠,在秋里风是朔朔的刀刮过的刺疼,胡杨林像远古的塑像,就在大漠里立着,一种坚实的黑的力量。而在新疆,底色金黄,层林尽染,草原上的牦牛、水草甚至流水都能翻新出许多颜色,浓烈,奔放,往前往后都有喷涌的激情。而海南的秋,基本基调不是嚎啕大哭,也不是嘤嘤啜泣。它老早就会给这个海岛上的人和物再三预告,然而当置身于热闹与缤纷时,似乎无人能够知解:原本是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它是伤感的,浅淡,隐忍,欲语还休的伤感。

秋里的海南,时针似乎移动得也要慢些,都向了午后的晕沉。人在这季节里,容易感伤,磕头碰脑地把自己全撞裂了,觉得自己迅速地就到了中年。很多人赶着这个季节结婚,新娘的婚纱长长地拖到了地上,总想揪着秋的一点尾巴。

在很多细节里,海南的秋其实极为无奈,大抵与人到中年的感觉无异。草木枯了,不能彻底地枯,得有些叶瓣是绿的;天空布了阴云,不能都是云,有那么几丝蓝总是应该的。回头看看,夏天的余热还在,呼吃呼吃地往上爬。再往前探探,不小心就过了界了,一头栽进冬天,自己就成了扑炉蛾,不尴不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