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闹公期之神童穿腮

来源: 作者:唐呈 更新时间:2017/9/11 0:00:00 浏览:4189 评论:2  [更多...]

太阳河流域乡土文化散文(之三)

 

神童用铁杆穿腮是公出游的一道重要程序,是彰显法力和威严的表现,而神童穿腮又是十分神奇而不可思义的仪式。

凡是经历过此仪式的人,都怀着一份惊奇、疑虑、狂奋的情绪。一根磨得闪闪发亮的大铁针(神公的兵器)从一个常人的腮部穿过,整个过程没有看到童他(海南话:意为神魂附体之人)有疼痛的表情流露,也没有看到血流如注。童他像若无其事般,表情冷膜而肃穆。当公出游结束后,法师从童他的腮部拨出铁针,只在腮边抹上香粉就没事了。

据说,事后童他也没有经过正常医学程序的消毒,也没有注射破伤风疫苗,童他居然安然无恙。

神童穿腮的仪式必须由法师主持才能进行,也是在神魂附体后紧接着要进行的另一道重要程序。

在穿腮之前,法师先用柚子叶泡水,然后将柚子水不断在童他的身上点洒,意为净身之意。净身完毕,法师开始做法。法师左手握着木剑,右手拿着令旗,嘴里念着咒语,不时地吸一口茶水喷洒向庙宇的边边角角,此为整地之意。据说,只有净身和整地之后,童他穿腮才没有妖魔鬼怪来干扰。

童他被神魂附体后,就会不停地愰动着;在鼓声、炮声、狮吼声和人们的欢呼声中,神童处在一种高度朦胧和兴奋的状态,就像人吸了毒品一般,不断进入各种幻觉和亢奋之中。或许此时用铁针穿腮才没有感到切肤之痛。

当法师施法到一定的程度后,神童在几个年青人的扶持下,法师口不停地念着咒语,然后将童他的腮部用香茶水擦洗干净,再将磨好的铁针(神童兵器,实为烙铁)递给童他。童他接过兵器后,突然间嘶吼了几声,胡乱地舞动起兵器来,其身旁的人就避开了。

而此时,锣鼓声、人群的呐喊声、狮吼声、鞭炮声一浪高似一浪,几乎把小小的庙宇引爆了般。童他们在这样热烈的氛围中,手中兵器使劲舞动着。每个围观的村民都绷紧心中一根纪,他们个个皱紧媚头,张开嘴巴,眼神紧紧地盯着童他们“穿过了,穿过了……”不知谁喊了一声,人群中开始沸腾起来。最先穿过的是帅主,他的动作迅速而敏捷,狂舞中,左手拿着兵器就往自己的嘴巴里扎,一眨眼的功夫,就戳了过去。紧接着,其他两个童他也顺利的穿了过去。

这是惊心动魄的时刻,童他稍为不慎,就会将自己的嘴巴捅出一个窟窿来。

神童穿腮是闹公期中最惊险,最具挑战性的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