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激情“五一”徒徒徒

来源: 作者:符志成 更新时间:2017/5/22 0:00:00 浏览:3911 评论:0  [更多...]

       五一小假,你准备约起了吗?如果还没有,那就和我们一起,到传说中的“人鬼岛”走一走,探一探秘,然后沿海沿江返程徒吧!这是2017429日,我策划并当头驴组织徒步的召集语。活动原先安排是从临高车站坐班车22公里至原金牌威隆船厂门口起小徒,再到金牌东港乘船登红牌岛,环岛一圈拍拍探探,然后乘船至金牌西港,接着沿海岸线、沿文澜江,徒至滨江公园为终点。但一路走下来,集合点和终点还是有所微调。我想,作为一个酷爱驴徒的人来说,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旅途中遇到的人和事,远比目的地的风景更迷人。因为我们的口号是:结伴同行,你行我行大家行!

这些年,作为生长在临高,行走在这个北纬19.91间的凡夫俗子,闲暇之余总喜欢结伴行走于田间地头、江海湖畔,游山玩水,用脚步丈量家乡,这已经成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生活方式和最爱。

说到这个“人鬼岛”,实名叫红牌岛,也有人叫其红牌屿、红屿,位于博厚镇海域,距离岸边约0.9公里,岛长600米,宽150米。对于它的印象,来自于早年看过的一些报道和民间的人云亦云。相传,很久很久以前,人们对于这座小岛的了解是知之又少的,只知道小岛乱石林立,生长着仙人掌及一些鲜为人知的植被,晚上蓝光闪烁、“鬼火”处处,让人不敢轻易踏入。后来,因一个老人曾居住于此,故称“人鬼岛”。

话说那位老人,叫王世光,年轻时或遭遇不平事,心灰意冷,想寻找一处清静地隐居。偶然间,他发现了这座小岛,便就在此隐居。当时的小岛,杂草丛生,每逢海水涨潮,只要往海里撒下网,便很容易捉到鱼、虾和蟹。据说他不喜欢陌生人打扰他的生活,也不想知道外面的事,他已在岛上选好了一块墓地,希望离世后能长眠于此。

可以考证的是:根据2003年国家颁布的《无居民海岛保护与利用管理规定》,红牌岛被列入无居民小岛;2006年,红牌岛作为海南岛周边海域108个海岛之一,被正式命名,直到这时,它才有了自己正式的名字。

其实,这个红牌岛,老驴们在此已组织过几次露营,但我总因俗事缠身未能莅临一睹她的芳泽而已。一晃结伴走过了这么多年,期间虽曾一度沉寂过,厌恶过,被人恶心、诽谤和嘲讽过,如今,召集一批新驴过来,还真有点诚惶诚恐。为啥呢?毕竟是要出海,要登岛,户外活动嘛,总有许多不可预知的危险。然而,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发出召集帖,就要言而有信。

是的。旅途中遇到的人和事,远比目的地的风景更动人。此行中,封帖时37人上了“贼船”,临出发时1人放鸽子。36人登岛,其中还有两个未成年人。但他们都很棒,在岛上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扭捏,没有让人过多的担心。倒是犟驴,也许是多年过度的烟酒熏陶和生活所累,造成他身体上的不适,总在登船下船的举手投足间,在脚踩乱石间的费劲,行动很是滑稽和让人担忧。为此,猕猴驴友打趣他说:“犟驴,你的脚是不是被刺扎到了?”

此行的驴友海市蜃楼皇子,第一次与我们结伴同行。在他看来,激情澎湃的“五一”节,到美丽如画的临高金牌东港,探访诱惑已久的“鬼岛”,是一次快乐健康的行走、一次放飞心灵的徒步。但就我而言,这又何尝不是呢。一路上,他不是话匣子,不像小胖驴和岁驴等年轻人那样充满阳光,那样狂热奔放,但他观察却是很细微。对于金牌半岛,我不知道来过了多少次,而登“人鬼岛”则是第一次。

说到金牌半岛,不得不说到这个大雅村。大雅村是一个行政村,地处金牌经济开发区核心地带,有狭长辽阔的海岸线,滨海旅游资源十分丰富。且东港大道穿村而过,交通十分便利。按理说,大雅村坐拥省级金牌开发区,应该是个处处有黄金、可以发家致富的好地方。可这些年来,整个开发区虽拥有天然码头、良港,欲发展工业实现经济腾飞,但除了几家不死不活的船厂外,大都一直沉寂着,故被人戏称为“金牌开荒区”,而大雅村也就成为了一个失地的贫困村庄。每每乡下工作之余,我总喜欢驻立码头,任凭海风吹拂,任随思绪飘远,直到落日的余辉慢慢消失在海面和天际间。尤其是不远处的那个“人鬼岛”,这才是我的梦想所在。这小岛,貌似葫芦状,成片洁白的沙滩,或黑或白的礁石,将其环绕,如镶在不远处的碧海蓝天间,俨然一副美如画的天然画卷。心想啥时候咱也登小岛看看,走走,正因为此心愿我才策划了此行。 告别“人鬼岛”,我们再次乘船驶向西港。坐在缓缓离岛的木船上,举目远处,海上尽是渔船点点,木船上的人儿,有举起手机拍照,或是自拍的,有背靠船檐,凝视远方的,有俯下身子,注目船身行进中荡起层层浪花的,尽是欢声笑语。直到阵雨这个老驴,悠闲地吹起他的箫,这才让船上雀跃的人儿,静下心来倾听,哪怕是船上的马达隆鸣,也无法阻止阵雨的箫声在海上飘扬。不得不说,结伴这些年,有阵雨的驴徒,总是那样的温馨、浪漫和享受,他总能在我们驴徒困乏之时,给予大家激情和力量。能在远离都市的野外听到如此悠闲的,天籁般的箫声和神曲,此等待遇谁能有?几时有?难道这不是缘分使然,值得我们庆幸和铭记的吗?

跳下船,登上西港码头,我们开始了一天醉美的沿海沿江徒。说心里话,行走在洁白柔软的沙滩上,观赏着茫茫无际的大海,倾听着大海涛声阵阵的衷肠,虽没能停下脚步,脱下鞋子,卷起裤管,让清凉的海水海浪轻吻我们的脚丫,但心情还是放松的,如果用一个成语来概括,那就是心旷神怡。然而,这仅仅只是开始,这样的一深一浅,一高一低,随着时间的推移,热浪的侵袭,脚步就不再是轻松的,惬意的心情就会慢慢的减少和退去,尤其是第一次徒海岸线的新人。

仔仔,是此行中的最年轻的驴友。临出发的晚上,他发了高烧,妈妈呆萌驴不让他来参加活动,但倔强的他还是来了。原本以为到碧桂园金沙滩酒店外滩憩息和补给之后,他会和妈妈一起,像五位哥哥姐姐、大叔大婶一样,选择当“逃兵”的,但他却没有。开始时,我没太注意他。但休息之后,在前往文澜江入海口的那段海滩上,发现了他,只见他撑着一把伞,背着包,一个小小的身影,行走在队伍的最后头。于是,我停下了脚步,直到他的姗姗到来。午后的阳光猛烈,我们继续前行,我呼叫此行的开路先锋小胖驴放慢脚步,告诉他我们的队伍别拉得太长。

一路上,我一直陪着他,还饶有兴致地和他攀谈起来。原来他是临城三小四年级的学生,从不多不少的交谈中,我发现他是一个很有个性且自信的孩子。他告诉我,他有写日记的习惯,30分的作文,他可以拿28分或29分。为此,我问他:“那这次活动结束,回去你会把它写进日记吗?”他的回答是肯定的,对此,我倒是十分期待。

累并快乐着,到达终点是一种幸福。我想,这也许是每一个徒步人最最真实的心声。但在现实中,总会有些许的无奈和遗憾。当队伍从文澜江入海口穿过乡村时,田地里的农民在呵护着春夏的希望,草丛中的牛儿们在悠闲地啃草,都在享受着春夏的味道。然而,犟驴、劳慧灵、仔仔母子等却只能遗憾的放弃了终点,但在我看来,他们都是好样的,他们不是“逃兵”。因为,我们此行还有一个口号:徒步结束,如果你还有胃口,那咱就一起A餐吧。正因为这个口号,我们此行的终点,由原先的滨江公园,改为公园渔村,这也是我们A餐的地点。因此,我们此行的徒步里程,定格在26.77公里这4个数字上。


201754日 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