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望坡居士与醉美琼中(2)

来源: 作者:叶传雄 更新时间:2017/5/7 0:00:00 浏览:4178 评论:0  [更多...]
 

望坡居士是知名作家、诗人、评论家和书法家,同时也是研究苏轼的专家,因此凡与苏轼有关的人和事情他都十分感兴趣。当他从《琼中县志》中得悉琼中有东坡石时,好像是探矿人发现什么宝贝一样,甚是高兴,很快就与我们商定要去探访东坡石的事情。

壬辰年仲春的一天,蓝天万里,阳光灿烂,清风徐徐,百花飘香。我和谢晋颀、彭智辉、王长兴等人陪同诗人李景新向琼中县湾岭镇东坡岭走去。

东坡石位于湾岭镇金包村后头山东北方2公里处的东坡岭上,由于此时仍未开辟为旅游点,故树茂草丰,无路可走。我们是边以砍刀开路边朝前走的。约走了一个小时,我们才到达目的地。放眼望去,东坡石是由三块巨大的花岗石组成品字形状的,约有3.5米高。石旁有一棵小叶榕树,树高4.5米,它时时注视着四周的一草一木,宛如守护东坡石的绿色使者。东坡岭上的摩崖石刻有几处,正面每字大5×8厘米,直书楷体阴刻,全文为“宋东坡题:黎婺山头白玉簪,古来人物胜江南。春蚕食叶人千万,秋鸮凌云士十三。去日黄花香袖满,归时绿柳映袍蓝。荒山留与诸君破,始信东坡不妄谈。曾忠重修。”右侧刻有曾忠一首和诗及距东坡诗150厘米处刻有“平黎勒石,明万历二十有七年”等字。谢晋颀向大家介绍:“苏轼(10361101),北宋杰出的文学家、书画家。字子瞻,号东坡居士。10977月至11006月,他谪居儋州3年,写下一些诗文。苏轼居儋时大部分诗文,《儋州志》已辑录并定名为《居儋录》出版,这对研究苏轼晚年的思想、创作和生活有很大的帮助,而琼中东坡岭摩崖苏东坡《题婺女山》诗未见《居儋录》中。那么,东坡岭上《题婺女山》一诗是否苏东坡佚诗?《琼中县志》(海南摄影美术出版社199510月出版)第666页有‘据查实,此诗非苏东坡所题’等文字,后经学者考证这完全是某些人‘附庸风雅’,以讹传讹,借名人传扬己名的把戏罢了。”望坡居士点点头,没有发言,只是微笑着。一会儿,只见望坡居士顺着石缝,手脚并用,翻上岩石顶。很快,我也翻上石顶。站在石顶上,我们看到的是不一样的情景:近处,田野开阔,农人正在耕种;远处,百座山峰成天然屏障,峰顶白云翻飞,西边的黎母山高耸入云,远远望去犹如少女头上的发簪,美极了。望坡居士笑着说,看到这么美的景点,真的不虚此行啊!

不久,望坡居士便创作了《探东坡石》一诗。全诗为:

“低平孤山丘,一望未为奇。十年期一登,寄意一何痴。

三石成品字,老榕护繁枝。漶漫考古刻,苏公东坡题。

歀落大明朝,真伪遂迷离。绝顶四下望,千峰白云飞。

氤氲含仙气,飘渺心神移。近周田野阔,稻菽自成畦。

村落人勤朴,林茂地丰肥。诚是风水好,虚实何必知?

子瞻身未到,精神留芳滋。”

我反复诵读望坡居士的诗篇,觉天高云淡,春风拂面,风景这边独好。我想,假如苏东坡在天上有知,就一定会含笑的吧。

从“低平孤山丘”到“寄意一何痴”为诗的开头。诗起始就交代东坡石的地理位置及诗人来琼十年后才有幸亲临实地探东坡石的心态。接下来,从“三石成品字”到“林茂地丰肥”为诗的第二大段内容。这里可细分为两层:“三石成品字”至“真伪遂迷离”为第一层;“绝顶四下望”至“林茂地丰肥”为第二层。我们先看第一层。诗文叙述了东坡石的形状及环境,然后讲石刻因年代久远而字迹模糊,但还可看见后面“款落大明朝”等,如此它的真伪就让人难于辨别了。要是普通人来探东坡石时看完落款后肯定会争辩不休,吵个面红耳热,但诗人兼苏东坡研究专家李景新此时却显得很冷静,我想此诗的真伪他已是心知肚明了,故不必像普通人那样去争论的。你看,诗人就是和一般人不一样,他先把石刻真伪问题放一边,抓紧时间爬上巨石之巅欣赏四周美景,放松身心,让心灵随风飞扬。多么聪明而又可爱的诗人啊!我们还是跟着诗人去看美景吧。好,再看第二层。诗人看到的风景,一是千峰竞秀“白云飞”的壮观与“氤氲含仙气”的祥瑞之美;二是宽阔的田野上豆稻成行,绿意盎然,观之令人高兴;三是村人勤劳到处是收获的景象,使人欢欣鼓舞。诗人观景而喜,我们也被他欢乐情绪所感染了。“诚是风水好”至“精神留芳兹”为结尾部分。结尾部分是什么意思呢?诗人说,来探东坡石,我们有必要像学者那样翻几年书去弄明白石刻的真伪问题吗?这头痛的事最好还是让学者去做吧,好吗?此时,最要紧的是尽可能把四周风景饱览一遍,那也是一种美好的享受啊!看四周风景,你会平静下来,然后想到苏东坡虽然未到此地,但其乐观向上的精神已长留在民众的心中,这不是最好的吗?从诗的结尾看,诗人胸怀如容纳百川、不计尘土的大海一样宽广,因而大发慈悲,从文化传播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肯定东坡石存在的文化价值,富含深意,韵味绵长。因此,人们读此诗时感到轻松、愉快,感觉特别好。

这首诗具有自然清新、上下贯通、和谐明快、情韵悠长的特点,有东坡之风。

在诗的写作上,我们要多向诗人望坡居士学习。一是要学习他时时保有一颗好奇的童心,对感兴趣的事就要认真地探访。有好奇之童心,你身居何处都有乐趣;有了乐趣,你就有诗意的发现,就有吟诗的冲动,就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桃花源。二是要学习他遇事冷静,不与一般人去作无谓争辩的君子风度。琼中县文史专家谢晋颀先生在《东坡岭摩崖题黎婺山诗析疑》一文就写得很好。这篇文章后来发表于《琼中教育史》(见《琼中政协文史》第七辑20053月)。该文先引出东坡岭摩崖石刻,谈到人们以讹传讹的情况,然后用历史资料来解惑析疑,从而证明了苏东坡没有题黎婺山诗文这个事实。该文中举两个有力的证据:其一,宋代海南士大夫与题黎婺山诗。《海南名人词典》载:宋至绍兴二十四年(1154年)间,海南有进士5名。又载:宋代海南有举人13名。题黎婺山诗“秋鸮凌云士十三”句,与宋举人是否为历史上的巧合?即使是巧合,但这个时间均已在苏轼逝世之后了,那么苏轼生前能否预知海南后来有士十三名并写下这一诗句呢?说不清吧。其二,赵荆与题黎婺山诗。赵荆,宋昌化军(今昌江县)人,受符确中进士鼓舞,从小立志读书。曾说:“吾他日不如符先辈,非人也!”宋绍兴二十四年果然考中进士,乡人都称他“有志者事竟成”。《方舆志》载,时有赠乡举赴会诗云:“黎婺山头碧玉簪,古来人物盛东南。春蚕食叶人千百,秋鸮凌云士十三。去日黄花薰袖馥,归时绿柳映袍蓝。锦衣他日人争看,始信诗人不妄谈。”这首诗歌是乡朋师友赠送赵荆乡举赴会试诗,它是辨别苏东坡题黎婺山诗文真假的试金石。第一句中白、碧两个字可能是传抄出错,此处用碧字更佳。第二句中盛字比胜字为好。第三句,宋南渡后,高宗建炎期间(11271130),在琼设科取士。是时,赴琼贡院会试的人数只能泛指“人千百”较接近实际为好,写“人千万”是言之过头了。第四句“士十三”。宋在琼会试取士十三名,那时苏轼已离世26年了。苏轼生前能预卜先知琼贡院取士十三名吗?可见,赠诗是乡朋师友给赵荆乡举会试送行之诗,并非苏轼所作诗文。第七、第八句,这两句诗文与前面诗文衔接紧凑,是诗文情意发展的必然结果。而东坡摩崖石刻题黎婺山诗明显是对赠赵荆诗尾联的盗窃行为,我想苏轼不会去做这种盗窃他人诗句的事情的。望坡居士曾对我说,他看过谢晋颀先生的这篇文章,觉得文章观点鲜明,论据有理有力,结论可信。历史事实是明摆着的,我们何必去争辩呢?俗话说:“笑到最后的人,才是笑得最好的人。”三是要学习他的思辨文风。望坡居士在肯定了谢晋颀先生对黎婺山诗分析后所下的结论时曾说:“既然论证结果不是苏轼所作,那么是否会损害东坡岭石刻的价值呢?答案是不会损害东坡岭刻石的价值。首先,东坡岭刻石为黎母山所赋予了附加文化价值。差错和疑案是添加文化内涵的途径。疑案使人们进行论争,在论争过程中,其文化内涵得以加强和彰显。由于苏轼居住于儋州,没有到过黎母山,他诗中涉及的黎母山,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黎母山与东坡文化的融合是极为单薄的。恰是邓钟、曾忠的错误,把苏轼与黎母山紧紧联系到了一起。正是通过这个途径,提起黎母山,人们很快联想到苏东坡,提起苏东坡,也会联想到黎母山。再加上有所争论,黎母山文化中的东坡符号更加彰显开去。无论邓、曾的初衷如何,客观上却是为黎母山注入了附加的文化内涵。其次,东坡岭刻石具有文物价值。……古代海南中部人迹罕至,文人墨客更是绝少到达,留下的文化痕迹十分稀少。东坡岭摩崖石刻便是这十分稀少的痕迹之一,保留着重要的文化价值。再次,东坡岭刻石具有文献价值。……第四,东坡岭刻石具有书法价值。……最后,上述价值的总和,使东坡岭摩崖石刻足以成为一处中部地区的名胜古迹,具有旅游价值。”有位哲人说:“我们的痛苦不是问题的本身带来的,而是我们对这些问题的看法而产生的。”同样的一件事情,如果我们换个角度去观察和思考,就会有不同的看法。望坡居士换个角度看世界,因此我们才能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东坡岭啊!

望坡居士的《探东坡石》一诗,描述了琼中东坡岭环境之美,并引导人们用思辨的方法去看问题,这对更好地宣传琼中,让琼中走出去,以吸引更多游人光临琼中无疑是有莫大的帮助的。感于此,我也吟成一诗,诗题为《东坡石沉思》。全诗如下:

“梅岭东坡石,四周景色新。远眺千峰秀,近观丘买邻。

胶园满眼翠,人鸟相惜珍。宾朋赏胜景,飘然一悠神。

古刻多漫漶,时见骚客来。真伪成悬案,雾沉谁查猜?

石旁廿余墓,紧傍理不该?思女变金凤,望子成龙哉。

欲壑要填满,有谁思于公?民众献良言,迁坟植樟枫。

还我好风水,棠干皆赞同?再勒望坡诗,人人沐春风。

愿客来年莅,柯烂忘归中。”

              (201757日于黎母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