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阳春三月到买愁

来源: 作者:符志成 更新时间:2017/3/6 0:00:00 浏览:3521 评论:0  [更多...]

北往长思闻喜县,

南来怕入买愁村。

区区万里天涯路,

野草荒烟正断魂。


这是宋代胡铨,字邦衡,号澹庵,因得罪当朝宰相秦桧,被流放海南,赴任吉阳军今三亚市,途经买愁村今临高县皇桐镇美巢村时,郁郁寡欢之时留下的经典诗作。买愁村,因诗名而远扬。

一个阳光明媚的周六,我们结伴徒游,不求别的,只求在享受大自然赋予洁净春色的同时,探访一下居仁瀑布、美巢村、米仓村等古迹,权当探古。

在村名美巢,或买愁的考究上,后人也是人云亦云,民间就有诸多版本。有人说,那个时候的琼州,古地临高还是蛮荒之地,胡铨当年路过这里问路,乡人以当地口音予以回答,美巢和买愁用临高方言就是谐音,作为外来人,胡铨理解为买愁,加之自己被流放路上,尽是荒无人烟,野草丛生,又一路颠簸,人困马乏,心想自己为国安宁又受到不公平待遇,不免感慨发愁,故以“买愁”赋诗一首。这样的说法,倒是很合临高方言的语意和临高人的心境。

然美巢村名,却是自古有之。道光琼州府志、光绪临高县志均有记载:“美巢石桥,乾隆间邑绅钟嘉谟捐建”。石桥以美巢村名命,为村里钟姓乡绅捐建。由此可见,美巢村名,至少从清代乾隆间起延用至今。

至于美巢或是买愁,或是先买愁后美巢,咱就别纠结,还是先走走看看,一睹为快吧。

步入美巢村,一块刻有“美巢古村落”字样的石碑,映入眼帘,格外醒目。这是古代官员、商贾、黎民百姓,从琼州府走西线赴儋州、崖州的必经村落。

说到买愁村,当然源于胡铨。话说南宋名臣胡铨,在流放吉阳军途中,途径这里触景生情,石碑所刻“买愁”二字,更是让他不胜感慨,便在马背赋诗,正因为这首诗,胡铨成为买愁村第一个“旅游形象大使”,让“买愁”这蕴含诗意的名字,在古代文人圈子中口口相传。

关于胡铨在临高的功绩,古书都有不少记载,他不仅是买愁村的“旅游形象大使”,还为临高培养了戴定实和王良选两位举人。戴定实是新盈墟人,王良选是透滩村人,他俩都是胡铨的学生,因两人又是南宋临高第一批同科同榜举人,被称为临高“双俊”。戴定实中举,名列吏部仕籍,晚年告老还乡,死后葬于买愁村。戴定实的墓基建于南宋,重修于清朝同治年间。这个宋代古墓,至今保存完好,是临高县第一批重点保护文物,成买愁村的历史见证。这,也是吸引文人骚客到此一游的看头。

继胡铨、戴定实之后,买愁村迎来了汤显祖。说到汤显祖,那可是古代文学界的大咖、元代戏剧家,被后人誉为“东方的莎士比亚”。话说,汤显祖因当年看不惯官僚腐败,上书《论辅臣科臣疏》,触怒当朝皇帝明神宗朱翊钧,被贬到徐闻当典史,加之其喜欢游山玩水,时常忙里偷闲渡海到琼州游玩。在买愁村游玩时,获悉胡戴师徒的事迹和胡铨留下的墨迹,触情生情,作《徐闻送越客临高,寄家雷水二绝》一诗:“珠崖如囷气朝昏,沓磊歌残一断魂。但载绿珠吹笛去,买愁村是莫愁村。”诗中写到“沓磊”、“莫愁村”的地名与人名,在明代《雷州府志》有记载:“官府为适应军事、行政管理的需要,在徐闻县境内的英利和沓磊设置驿站,用于接待过往之官员、差役”。可见,沓磊是徐闻县境内的驿站,也是村名,和买愁村一样,是历代过琼州海峡的达官贵人、迁官骚人的必经之地。诗中还引用“绿珠”,这位古代大美女是西晋帝王石崇的宠妾,她不仅笛技高,又能歌善舞,深得西晋王石祟的宠愛。《舆地纪胜》云:“莫愁村,在汉江之西,地多桃花,春末花落,流水皆香。”诗意大致是但愿载歌载舞的绿珠美女到买愁村吹笛起舞,有愁村就成为地多桃花,流水皆香的无愁村了。

如今的美巢村,一条水泥路穿村而过,村子的南面右侧保留着一段古驿道,石板石块铺得整整齐齐的,显然这是古驿道的复原版。石材除了采用原来古驿道石之外,也有许多是有些年代痕迹的石材。驿道弯弯曲曲,绕村而过,倒还是有点古朴古韵的岁月感。驿道边有口古井,那是早些年村里人的饮用水,也是当年供路人通过时饮用。

除此之外,村子的古迹,还有乾隆年间,钟嘉谟捐建美巢石桥遗址。据说这座桥原来是采用石板建成,水从洞口流过,整个这条道全部用玄武岩石铺成,宽有两米。70年代初,桥的南边直到村里约有600米古道上的石头,被红卫兵挖走另做它用,只剩下桥的北面还有古道石材。

如今的古道路面,尽是茅草,已经无法行走。古驿道两边是百亩良田。远望,前面是苍郁的山坡和树林,根本见不到人烟和村庄,还真有点胡铨诗中所云“野草荒烟正断魂”的感觉。

告别“买愁”,告别这个在古代有着非凡“诗名”的小村庄,告别胡铨、戴定实和汤显祖这三位借着诗词,在买愁村“买愁与解愁”的古代大咖,我们继续朝下一个古迹前行,但愿这个在海南文化史上拥有如此雅事的买愁村,因诗名而成为一个远扬的福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