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总之楷杷

来源: 作者:杨柳 更新时间:2017/3/1 0:00:00 浏览:5309 评论:0  [更多...]


       常绿的枇杷,诱人的枇杷,永远的枇杷……

总之枇杷。

因枇杷我给出一份伤害,因枇杷我常想起那份伤害。

雨了一夜的天晴了。晴出一片葱绿。晴出一片欲滴。早阳的翅子翻弄一片片绿叶。人站在高处,看出许多的心旷神怡,看得你欲跳下去,那不是魔鬼的诱动,那是一片欲滴呀。

你有无这份感受,总之我有。

你别见笑,初吃枇杷正在多年前,初吃枇杷正好在大学,初吃枇杷就有那么一段故事。

那所大学,出奇的多是桂树,那香的浓烈,浓得叫你想从教室窗口冲下去。那所大学,出奇多的还有枇杷。我那宿舍窗口,总有一株,我那楼房前,总有无数株。我仿佛没见过青果子。果子青时,我不知那叫枇杷,也无吃它的想望。待到“一树枇杷一树金”,待到果子黄,你说,那是枇杷。咳,太多的枇杷都见金黄。树下游人如织,举手可摘,可并无有人伸出手去。C是我同窗,娇小的人儿,但摘枇杷应是不费力的。但她从不提吃枇杷。夜自习后她总是把书包往我那儿一扔,走走去。我们谈那么多诗干吗?说那么多古文干吗?干吗不说枇杷。说其色,可见。说其香,可闻。说其味,不吃能知其味么?可她就是不说枇杷。只会触触我的胳膊:喂,是这样吧?是什么呢?她的诗文那么多,那么好,总使我忘掉枇杷,忘情地抚她一抚,全然一种美的欣赏,欣赏对象不是枇杷。知道么,我的好友?

X不是我同窗,她是住处一成员,比C稍高,却胖,超过丰满的概念。一个晚上,停电,她闯进宿舍:大叫:Y,来支蜡烛。    声音与那体魄绝对相仿。她走后,我无事了地偎在被子里。一支烛燃去不到三分之一,门响了。咚咚咚!C绝不这样 ,她只是象那半夜归寺的和尚那样叮叮叮。这是。她进得屋来,呼得一楼都听得见,到我那儿去一趟。这姑娘,停电让我去干啥?不过,去就去,大男人还怕吃了。

原来吃枇杷!想望许多时日,竟然说吃就吃了。我拣出大颗金润透透的。呀,真个才叫愉悦。老教授讲美学,说美感与快感有区别。别那么说,这才真叫愉悦。我也没忘了扔几个到口袋,我想起C。X见了也不嚷,当然是淡然一笑:还留一手呵。

半盆儿枇杷,两张嘴巴,委实消损得快当。喂,我说,这枇杷你吃也是要完的,我吃也是要完的,总之它是要完的,对不对,那么不如让我完了它吧。说罢抓起枇杷直往口袋灌。X不吃,也不语,只是背过身去。哪怕我以为是幽默的幽默,也没能叫X高兴点儿。我有意碰她,哪怕怒出来也好,但她平静得令我绝望了我的期待。我自嘲地嘻嘻哈哈走出那个屋子,心中总象有个毛虫。妈妈的,虚到这份儿上了。

小个子同学吃枇杷不多,但幸得她没有往口袋装进去几颗。我忽然明白,伤害是怎么回事。X而今何处,也许她对我的明白全不在意了。至于,我好感激她没给出一份伤害。枇杷青的,枇杷快黄了,我仿似从那枝叶间,读到一种人生。至少往后,我不会再往口袋中装枇杷的。是的,无论什么时候,你不奉献爱,至少不应给出一份伤害。

哦,永远的枇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