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无关爱情

来源: 作者:吉君臣 更新时间:2017/2/24 0:00:00 浏览:6950 评论:0  [更多...]

 

1

手机嗖嗖连续响了几声,我知道,有新的信息进来。这么晚了,是谁发的?我不多想,打开看,是王小葩的信息:

伪君子,你把我的爱还给我。

你很假,假透了。你说今晚和我在一起,我一直等,现在已经是深夜12点多了,料必你已经把我忘记了。

呵呵,现在一定和你那个黄脸婆在床上作乐了吧!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莫及!

……

我不想再往下看了。

王小葩太任性。我说过,得给我时间,我会设法和娄桂芝离婚。她为我生了一儿一女,总不能说离就离吧?况且,当年她嫁给我时,遭遇了多大的阻力。她爹妈极力反对她嫁给我。她爹妈为了阻她和我约会,甚至把她关进房子里一个多月。娄桂芝是那类很自主的人,她认准的事,要干就干到底,绝不会半途而费。她爹妈为了让她对我死心,为她找了个富家儿子,但是她把他轰走了。后来她爹妈没招了,就把她赶出家门。

那是冬天的深夜。娄桂芝拖着一个帆布箱,装满衣服和日用品,但是她从家里出来后,却懵了。她不知道去哪里?那时候,我和她什么都还不是,她怎么来我家?她去了长途汽车站。她想去省城打工。但是末班车已经走了。她想开宾馆睡过夜,但是想到今后还得过日子,打消了念头。她决定在车站里等天亮再走。那天深夜,要不是来了三个吸毒仔对她实施抢劫,她绝对不会给我打电话。我在电话里,听见她哆嗦的声音,二话不说,马上骑上自行车,赶去汽车站。我才进到车站广场,远远就看见三个吸毒仔持着尖刀,正与娄桂芝争夺行李箱。我大声吆喝,干什么?三个吸毒仔转头见我人高马大,身强力壮,向他们冲过去,可能以为我的后面还有人,其中的一个给娄桂芝重重地抽了一记耳光,一起拔腿跑了。

娄桂芝激动得泪流满面,一下就赴向我,紧紧地抱着我,好像不抱紧我,我就跑了似的。

我把娄桂芝带回家里住下。

我家很穷。我爹和我娘都是下岗工人。我和妹妹唐星衲隔两岁。我上大三,妹妹上大一,每年学费得三万多元,还要吃饭,还要买日常生活用品。为了我和妹妹能完成学业,我爹到处借钱,因为家里穷,人家怕还不起,不给借。没办法,我爹买回两个自行车轮子,请人焊接一个简易车架,放上几块木板,脚踩上街拉货,一天能挣个一二拾元。我娘去宾馆干洗碗工,一个月挣千把块钱。爹娘就这样艰苦地支持我和妹妹读完大学。大学毕业后,爹对我说,毕业了,要是能考公务员,就考公务员,我家一没钱,二没人事,啥事都办不成。我说,我哪敢考公务员?看看这社会,没权没势,又没钱,即便笔试考上了,面试也会被刷下来。与其说那时痛苦,不如说开始就站立在痛苦的门外,算是自知之明。我爹想了三天三夜,对我说,儿子,你说的也是,咱就干别的,没啥的,这么些年咱都过来了,你大学毕业了,先找份工作干着,有好的机会了再说。这样,我就去找了一家物流公司,说,我能吃苦,搬货送货这类事我能干。老板打量了我好长时间,见我长得结实,特别是我的皮肤,黑得跟非洲人似的,看上去就知道很有力气的那种,就说,你干吧,一起干,大学生又咋嘞,不都是干活挣钱才有饭吃的么?就这样,我在这家物流公司当了员工。但因家境不好,又没人事,经济适用房没法分到,全家四口人窝在一间四十平米、两房一厅的平房里。这是我爹妈下岗前所在的印刷厂分的。厨房在住房的前面,每户一小间,厕所只有一个,在中间位置,公用。下岗工人其实大多都五十多岁的人了,找工作很难,几乎都靠打零工过日子。这个年龄段的人,上有老,下有小,养家糊口都困难,哪有钱买商住房?因此,基本上都窝在厂里。因为大家都很穷,生女儿的还能嫁出去,生儿子的找老婆就很艰难。在当时,我能追到娄挂芝,特别是厂里的人知道我追到的是城建局局长的千金,一下子炸开了锅,都把羡慕的目光投向我。可是现在,我的事业有发展了,家境好起来了,我却要和娄桂芝离婚,这咋说得过去呢?但是王小葩逼得厉害,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是好。

 

2

 

我和娄桂芝相识相爱其实是缘分。

娄桂芝网购一张电脑桌。我给她送货。她家住市政府大院3号搂12层。那天天气奇热,又遇电梯维修。我把电脑桌扛上12层时,上气不接下气,汗流浃背。

娄桂芝接到送货电话后,她打开房开门等我。

她有一点内疚,说,好没有运气哟,遇上电梯维修。

我说,是的,真霉气。

但是当我看见她长得清秀,那双水灵的大眼睛笑着看我时,我心的深处有一股热气往上涌。心想,这一趟累得好值。

娄桂芝见我看她走了神,就说,累了可以坐一会再走。她还调皮地笑着说,家里没人,你不会对我无理吧?

我当然高兴,就坐在她家客厅的沙发上。说,你看我的样子像是那种人么?

娄桂芝说,要是像了我还敢请你坐?

娄桂芝给我冲了杯咖啡,说,冲茶得煮水,我看你累的,估计你也没时间坐多久,就冲速溶咖啡,不介意吧?

我赶紧说,不介意,有喝就好。

她冲我笑笑,好甜的笑意。

不知咋的,我一坐,一聊,就聊了半个多小时。她读职校,没考上公务员,她爸爸给她弄了个事业编制,在城建局当出纳,挺没劲的。

我说,知足好。我读的可是叫得上号的大学,而且是这所大学叫得响的给水排水专业,咋的,现在还不是送货郎。

娄桂芝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很久后,她细雨轻声说,看起来有个好爸爸真的很重要。甭说你读书破万卷,投胎才是生产力。

我乘机发了一大堆牢骚怪话,好痛快,就像身上很脏,洗了个热水澡,好舒服的感觉。

要走时,娄桂芝问我愿不愿意留给她手机号码。呵呵,我好巴不得的呀。

娄桂芝说,要是有空了,晚上去海边喝个啤酒什么的其实满不错的。

我说,是呢,海边那海风,月亮洒在海面上,远处夜航的轮船上灯光闪烁,那夜色,很诗情画意的。

后来,我和娄桂芝几乎每天晚上都去海边喝啤酒,吃烧烤。再后来,我们就谈恋爱。再后来,她被她爸爸赶出家门。她无路可走时,住到我家,我们结婚了。

结婚后,我很拼命。娄桂芝说,我们得拼命,因为我们只能靠自己。更为现实的是,我们得生孩子,得买房子。

我不多说话。我在物流公司一干就是8年,我从员工拼到了部门经理的职位,年薪从4万元,提高到23万元。后来,娄桂芝鼓励我单干,她辞职和我一起干。我成立了“快达得物流公司”,生意真的不错,几年下来,资产一年一个台阶。现在是全市最大的物流公司。

王小葩大学毕业后,应聘快达得物流,人事部长陈主普说,王小葩很灵活,李景秘书产假半年,他建议招聘王小葩顶替李景的秘书工作。我说,人事的事由他来定。这样,王小葩就被公司招聘了。

王小葩真的很能干。她甚至到公司才半年多,就彻底把我俘虏了。她已经为我打过三次胎。她逼我离婚,可婚姻的事能说离就离吗?

 

3

 

我睡到9点多钟才起床。

老婆娄桂芝亲自为我做早餐。她煮了一杯巴西咖啡,煎了一个单面鸡蛋,烤了一块英式多式。她说,一天的热量已经足够了。

我说,桂芝,以后你就别辛苦了,早餐这类事保姆做。老爸老妈的早餐,也让保姆做。我提高嗓子,很不高兴地说,你怎么还跟以前一样呢,一天到晚干个不停。

娄桂芝说,没事的,想着我们过穷日子的时候,这算辛苦吗?

我说,那是过去。你怎么老说过去?

娄桂芝说,不能不说的。我们要是把过去受穷的日子给忘记了,那说明我们的心变了。心是不能变的。心变了,我们或许就走向失败了。

娄桂芝这话是一语双关?难道她已经知道我和王小葩的事了?

很重要的一个细节是,她说完话,起就身走了。

我很烦。我觉得娄桂芝很唠叨。真的不想和她说话,就像做爱一样,一点都不想和她上床。但是又怕引起她的怀疑,所以总是拼命地伪装,如此,我的心很累。王小葩说,你要是想心不累,就赶紧离婚。她鼓励说,要大胆地走出阴影。什么阴影?封建婚姻思想的阴影。现代人嘛,既然爱了,就大大方方地爱,爱得轰轰烈烈,不要管别人说什么。为了爱,要敢于牺牲一切。

王小葩这话我是怀疑的。如果我不是“快达得物流公司”的老总,如果我没有那么多的资产,你王小葩会这样缠着我吗?你王小葩不一定的。但是经历已经证明,娄桂芝会为爱情牺牲所有。

其实,王小葩把问题想的简单了。婚姻的事不是儿戏,说结婚了就结婚,说离婚了就离婚。社会很现实,婚姻就是柴米油盐,父母子女,亲戚姐妹,人义道德,你不能不考虑这些。况且我能有现在,一半是娄桂芝的功劳。她嫁给我,就以我为中心,不是有一种说法,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有一个甘愿牺牲自己的女人吗?娄桂芝就是这样的女人。但是我也说不明白,自从和王小葩上床后,我的心就给她沟引走了。其实,我原先也不想和王小葩上床,她一直暗示,她每天有事没事都进我的办公室。没人时,她就走到我的背后,说,我累了,为我松一松肩膀。后来她就越来越大胆,说为我按摸腰身,按着按着,按到不该按的地方去了。再后来,我带她出差,我和她就睡到一起了。

王小葩是不想第三次打胎的。她说,她要留下孩子,这是爱的见证。我说,你还年轻,二十多岁,政府又不给多生,你得给我时间,我要是真的和娄桂芝离婚了,你想什么时候生就什么时候生,没人阻挡你的。我还说,你要是把我的孩子生下来,我老婆娄桂芝知道了,她的性格,多半和我离婚。她为我生了一男一女,这要分财产的。你想一想啊,你什么名分都没有,我分得的财产,肯定比他们少,你愿意吗?王小葩想了几天,她自己去把孩子拿掉了。

第三次打胎后,她问我,你为什么说要是真的?那你还没拿定主意和黄脸婆离婚了?说着,她就哭了。王小葩哭的时候,我想,娄桂芝不爱哭。那年她爸妈把她赶出家门的时候,在车站,我把吸毒仔赶跑以后,她泪流满面,但那不是伤心的眼泪,也不是委屈的眼泪。刚开办公司的时候,有一次,货物特别多,搬运工人手少,她亲自上阵。有一件家私很重,她没扛住,掉落砸在她的脚板上,鲜血哗啦啦往外流,她痛得脸发白,上牙咬着下嘴唇,下嘴唇咬出了血,但是她硬是不流下一滴眼泪。

可是王小葩就经常哭。有一次,我带她去香港,她想买一款黑褐色方格LV提包,6.6万元。我问她,在我们的小城市,你提这样的提包有危险吗?她以为我不让她买,睁大眼睛看着我。我赶紧说,这和金钱无关,和安全有关。她不信,她盯着我,眼泪溢满她的小眼睛,店主趁机说,先生嘞,对女人是要表达爱的嘞,买不买贵重包包给自己的女人是衡量你爱不爱你的女人的嘞。

我真想骂狗屁。但是我不想把脸面丢给港人,立马刷卡买了包包。

我知道,我是中了店主的击将法。但是我必须上当,我不上当,王小葩愿意走吗?

 

4

 

王小葩好像已经改变了策略,她专门在夜间给我打电话、发短息。

娄桂芝睡眼惺忪说,问,有事吧?有事也得等白天才处理呀。

娄桂芝肯定猜到了什么,她是先给我放鸽子,把证据弄足,然后算账。

我把手机关了。每天下班回家后,我的第一件事就是关掉手机。

我对货运部经理说,夜间的来货,本市的货物肯定等白天才能派货。转运的货物,贵重的物品主要是包装没问题,值班助理可以处理。有疑点的,非急件的,等到白天处理,是急件的,直拔我家固定电话。

我这一招,基本上阻止了王小葩夜间的打扰。我在还没有考虑成熟要不要和娄桂芝离婚,或者以什么方式和娄桂芝离婚之前,我得要保持家庭的相对稳定,儿子唐小伯和女儿唐小雅都在读高中,绝不能给他们造成负面影响。从心里学的角度分析,犹豫不决,愿意站在他人一边考虑问题,不愿意直接伤害他人感情,具有这种性格的人,一般小的时候家庭生活都比较穷苦,我就是属于这一类人。王小葩逼我离婚,在她面前,我说一定离。但很自然地又加上一句,得给我时间。王小葩骂说,给你多长时间了,要是第一个孩子生下来,现在都上小学了。这个时候我多半不吭声。她想把离婚的事闹大。她说,她要亲自上门找娄桂芝谈论离婚的事。她胆子真的够大,娄桂芝是那类坚强,敢爱敢恨,柔中带刚的女人,你王小葩除了一张脸,懂使手段勾引男人之外,你有什么?当然,哪个男人不想和漂亮的女人上床?但是你王小葩想闹大,甚至故意夜间给我打电话、发短信,你不怕娄桂芝把你撕成块?我是个男人,我会有一点担当。对王小葩,我会负一点儿责任!谁让她长得这么漂亮呢!而且还会叫床,那种叫床的声音,浪浪的,有种死去活来的感觉。每每想到那种情景,我就精神焕发。娄桂芝呢,长得也不错,但是……反正我也说不清。

 

5

 

我老爸突然脑中风住院,其实差一点就死去。不是说富人才患这种病吗?穷人整天劳累,流血流汗,几天没吃上一块肉,哪有油沉积在血管壁上?没有油沉积在血管壁上,血压血脂能升高吗?这些指标不升高,医生不是说不会、或者很少有心脑血管病吗?是不是这几年发财了,娄桂芝让老人家吃得太好,就像流水道,一下子流进去太多的水,这些水里有太多的杂质,杂质让水流不动了,水管就破裂了。

我生硬地问娄桂芝,你怎么搞的,是不是给老人家吃得太好了?整天大鱼大肉哪能不生病的。

娄桂芝不说话。其实她说不出来,或者不想说,或者在医生面前她不说,或者我老妈和妹妹在场她不好意思说。但是她的眼睛盯了我很长时间,眼神里充满着绝望。

我说,你盯我干什么,难道不是吗?

她依然不说话。

老妈我骂了,唐星其,你什么意思?你欺负小娄是吗?你要是欺负小娄,我跟你没完。

妹妹唐星衲好像也看不惯我的作派,说,哥,你怎么这样?你这是哪家门子的逻辑?老爸老了不是这个病就是那个,这很正常,能怪大嫂吗?

在场的医生护士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我心里有一点虚。我知道,我为什么在这种场合发脾气,这是故意找娄桂芝的茬,我要给她这个好媳妇的形象抹上一点灰尘,我日后真的和她离婚了,也不至于招来太多的非议。

老爸躺在病床上,他可能听见我说的话,他的手动了动,心电图明显跳动得比先前的快。

医生说,人太多,太吵了,留下一个人,其他的都得出去。

我是儿子,当然是我留下来。我说,我留下,你们都回去。

老妈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一会儿后,她转脸对娄桂芝说,桂芝,辛苦你了,你留下,很多事只有你才能处理的。

 

娄桂芝好像之前未曾发生过什么似的,笑着说,我留下,你们都回去吧。

娄桂芝说完,老妈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先出去了。

我不能不走,医生说只允许留下一个人。我对娄桂芝说,我走了,老爸……

没等我说完,娄桂芝打断我的话说,我会照顾好老人家的。我现在还是他媳妇。

什么?现在还是媳妇?这话咋讲?难道娄桂芝已经知道我想和她离婚了?

其实,她应该知道的。但是她为什么没事似的?

 

6

 

我走出医院。我去了办公室。王小葩发短信说,她在办公室等我。

王小葩说,她想去泡温泉。

我说,我老爸脑中风住院了,还在重症病房,医生只允许留一个人看护。我老婆娄桂芝留在医院。我老爸还没过危险期,随时都有可能撒手人间。王小葩不马上说话,她的小眼睛看着我。我说,我不敢走得太远,泡温泉的事改天再说。

王小葩说,你爸爸生病住院我知道。已经超过12小时了吧?没事的。只要有人在医院看护就行。她安慰说,别担心,该干啥还是干啥,反正嘛,人总归要死的,伤心有什么用?

我认真地看着王小葩。心想,她怎么有这种想法呢?父母病了,这是儿女最伤心的事,她怎么说伤心没用呢?

我说就不去了吧,泡温泉什么时候不能去?干嘛非要这个时候?

王小葩撒娇说,我就想去嘛,温泉山庄离市区还不到70公里,一旦有事,咱就往回赶,很快的。

我说,改天好了,改天好好陪你去玩。

王小葩说,我想现在就去,我就是想现在就去。

没办法,我开车和王小葩去了温泉山庄。

和以前一样,我在温泉池的边上开了一栋小别墅。每一栋小别墅的后院都有一个小的温泉池,设计精巧雅致,但是王小葩更喜欢室外的大温泉池。她说,很多人在一起泡温泉才热闹。

 

王小葩穿比基尼泳装,苗条的身材,雪白的肌肤,加上一张漂亮的脸蛋,一下子就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到了她的身上。她很自豪,她自我表现欲很强烈的样子。她在温泉池的边上走了一大圈。她希望听见男人的口哨声,更希望我听见男人的口哨声之后,心中翻滚起醋意。实际上,看着王小葩走在温泉池边上的时候,我心的深处涌上来一股凉凉的、说不清味道的水。我有一种怪怪的感觉,这种怪怪的感觉之前从未有过的。我像是陌生人,站在旁观者的位置上,一边欣赏王小葩的美丽,一边研究着这个时候她最想要的是什么?我想,王小葩除了虚荣和私欲之外?还有别的吗?我搞不明白,我为什么突然这么理智?

坐在温泉池里,我的思绪有一点乱。不多久,我的右眼皮老是跳。我想可能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是不是老爸……

我对王小葩说,我回别墅了。我想看有没有人打进电话。

王小葩说,泡温泉还管电话干嘛?还不到一个钟头呢。

我说,我不泡了。我的右眼皮老是跳。

王小葩也知道,我的左右眼皮跳动,预兆是很准确的。就说,我没拦的咯,你回别墅咯。

我回到别墅。赶紧打开手机,上面显示36个未接电话。老妈打了13个,妹妹打了22个,娄桂芝打了1个。

我给妹妹拔去电话,无人接。我给老妈拔去电话,也是无人接。考虑了一下,我给娄桂芝拔了电话,同样无人接。

我来到大温泉池,对王小葩说,我想马上回去,你跟我一起回去,还是继续泡温泉?

王小葩说,有事了吗?

我说不知道,但是打遍家里人的电话,都无人接。

王小葩笑着说,我以为你爸爸出事了呢!没人接电话很正常的。先弄清楚了再回去嘛,已经开房了咯。

我说,有36个未接电话,都是妹妹她们打来的。

王小葩问,你从未有过未接电话吗?

我说,这是特殊时期。

王小葩说,你爸爸没事的,泡温泉吧。

我说,我得走了。你可以不跟我走。我先回去,要是没事了,我再过来。

王小葩想了想,说,也行,你回去吧。这么好的地方,而且已经开房,我舍不得走的。

温泉池里的人越来越多,这是王小葩最喜欢的场面。

 

7

 

老爸转移到了急救室。老妈流着眼泪。妹妹很沮丧。娄桂芝很镇定,她不时地和医生交流。

我走进急救室时,没人理我。

很长时间后,护士小声对我说,你爸爸昏迷两个多小时了。

我问,有希望吗?

护士说,我们抢救过类似病人很多,不应该悲观。但是脑中风后遗症是肯定的。

我说,有什么更好的药品?不要担心医药费。

护士说,等会儿你跟主治医生陈主住说。哦,忘了,你媳妇已经说过了,陈主任心中有数。

我转头看着娄桂芝,应该感谢她,但是她连看都不看我。妈妈和妹妹也一样,好像串通了似的。其实我知道,在这样的场合,她们是不想说别的话题的。

大约30多分钟后,经过主治医生的极力抢救,老爸苏醒过来。他的嘴巴歪斜到了左边。他慢慢睁开眼睛,我看见老爸的眼眶里溢满了泪水。

老妈小声说,星衲她爸,能认得桂芝星衲吗?

呵呵,老妈以前叫老爸是星其他爸,今天改变了叫法,叫星衲他爸。什么意思?还有,我都站在这里呢?怎么就只问认不认得桂芝星衲?我不是家中之一员了?

我上前一步,想问一声老爸,给老妈挡住了。我想,老妈也真是的,我是故意来迟了吗?你们总该不会知道我和王小葩去泡温泉了吧?我和王小葩在一起已经快三年了呀,娄桂芝不知道是可能的,因为这类事情,满坡的人都知道了,另一半不一定知道,这只要是没人敢说真话,除非是自己爸爸妈妈胞姐胞弟。但是这些天,从老妈、妹妹和娄桂芝的态度来看,她们或许什么都知道了。要是那样的话,王小葩一定高兴萌了。她老早就想找娄桂芝摊牌,我不同意。我说,这怎么可以,你知道娄桂芝什么状况下嫁给我的吗?你知道娄桂芝在我家是什么地位吗?王小葩说她不管。她还说她爱我是第一重要的。我想问,你知道我爱你吗?但是这个话怎么问得出口?连我自己都还没搞明白,怎么贸然问她呢?

老妈说,桂芝,你站你爸跟前,他应该认得你才对。

娄桂芝俯身贴近老爸,问,爸爸,我是桂芝,认得吗?

老爸嘴唇艰难地动了动,眼泪流了下来。

娄桂芝赶紧拿起湿巾为老爸抹去眼泪,说,爸爸不哭,很快就好起来的。老妈赶紧上前,说,星衲她爸,不哭,一定能好起来的。

妹妹上前拉住老爸的手,她哭得话都说不出来。

我很伤心。但是……老爸的眼睛在找我。

老妈让开,我上前。我低下头,安慰老爸说,老爸你会好起来的,一定会会好起来的。

主治医生叫我们退一退。他说,这个时候要是有安宫牛黄丸,每天吃一丸,连吃三丸,后遗症相对来说会轻一些。

我问,医院没有吗?

主治医生说,这是中药。市中心大街有一家北京同仁堂中药店分店,去那里就可以买到。

老妈总不能叫妹妹星衲去吧,我料想她不可能叫娄桂芝去,看来老妈不能不吩咐我了。果然,老妈瞪大眼睛看着我,脸色难看地说,还站着干啥?还不赶紧去。记住了,有犀牛角的,几万元一丸,也得买,知道了吗?

我说,知道。

老妈脸色依然难看。

从医院出来,不管怎么说,我心里总比之前好受一些。我有一种将功补过之感。

 

8

 

王小葩发信息叫我开车去温泉山庄接她。我回她短信说,我老爸病情很重,叫她自己坐车回来。她说,如果我不去接她,她就一直住在温泉山庄,等我老爸的病情好转,我才开车去接她。我很想说,你干嘛不可以自己回来呢?你昨天干嘛不跟我一起回来呢?但是我没说出来。我头一次发现在王小葩面前,我有一点软。这怎么可以呢?我说,你就永远住在温泉山庄吧,这是你的事。

王小葩发来10个痛哭的表情。

我相信她会哭的,但是必须是我在她身边的时候。我说,你哭好了,我很忙,我没时间和你多说话。说完,我挂断电话,把手机放进手袋里。可不到10秒钟,她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我没好气说,我忙呢!你有完没完?

王小葩只哭不说。

我绝对不去接她的。我关了手机,但怕误了业务,又打开。王小葩的电话又打了进来。我说,王小葩,你到底有完没完?

王小葩还是只哭不说。

我不再挂她的电话。但是我把手机装进手袋里,随她怎么哭,反正我没听见。

没料到,她却给娄桂芝打电话。

娄桂芝平和地说,你和唐星其的事,你跟他说,我没时间跟你费话。

王小葩说,你要和唐星其离婚,我和他结婚,你还没时间和我费话?

王小葩肯定没料到娄桂芝如此坦然。她说,好的,你就叫唐星其把离婚协议拿给我,我会签字的。

王小葩听见娄桂芝这么说,她似乎已无话好说,她挂了电话。

我打电话告诉王小葩,责问,你怎么可以这样?你要是这样逼我,我就不想离婚了。其实,你要是不介入,我和娄桂芝是好好的。

王小葩哭着说,你说走到今天那是我的事嘞?

我说,都有。你见过一个巴掌能拍响的吗?

王小葩大声地哭起来。说,唐星其,我跟你没完。说吧,挂了电话。

我很烦,怎么那么多事情都推在一起了呢?

 

9

 

老爸出院了。

娄桂芝好像之前未曾发生过什么事似的。她已经不再去公司。她拟了一份老爸能吃,且爱吃的食谱,经全家人开会讨论通过后,她每天去两趟超市,照着菜谱选购食品。她亲自给老爸做菜,煎、煮、熬。老爸不能自己吃饭,她就用汤匙一勺一勺喂养。老妈负责老爸的起居。老爸不能走路,我买了一辆电动轮椅,娄桂芝每天都推着老爸到屋外晒太阳。

有娄桂芝的精心照料,老爸的病症有了很大好转。

转眼到了秋天。儿子读大学了。

儿子唐小伯考上北京一所重点大学。老爸说话口齿不清,不过听惯了还是能听清楚他说什么话。

老爸说,星其,你和桂芝一起送孙子小伯去北京上学。桂芝很辛苦。你把公司的业务交由星衲打理,你陪桂芝去玩个十天半月。不能被不高兴的事情干扰。

老妈说,桂芝,你就放心出去玩吧,你爸爸的饭菜你不是已经教会保姆了吗?打从你嫁到我们家,开头几年家里穷,你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买过。后来创业,很辛苦。现在日子好过了,趁孙子去北京读书机会,你就和星其出去旅游一趟,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我知道老爸老妈的用意。她们绝对不会容纳王小葩的。

妹妹知道我和娄桂芝其实表面和睦,实际上心与心之间的距离已经很远。虽然同睡一张床,但进了房间,基本无话可说。夜里,有时候我想靠近她,她不给。我知道,在家人面前,她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其实,这完全是为了儿子和女儿。

娄桂芝笑着说,星其一个人送小伯去北京就行。我们还年轻,有的是时间。再说,女儿小雅明年也考大学了,不能耽误,得要有人送她上学。

娄桂芝这是借口。她已经悄悄把女儿转学到私立中学读高三。据说,女儿转入的那所私立中学,每年都有十几个考生考上清华北大。学校全封闭,高三学生一进去就是一年,不存在接送的问题。

我对老爸老妈说,明年吧,明年我和桂芝一起送女儿上大学。

我这样说,并不是找借口。我希望明年的这个时候,我和娄桂芝的关系恢复到从前。

老爸和老妈听我这么说,当然不高兴。但是老人家哪里知道,娄桂芝横竖就不想和我一起去。

 

10

 

王小葩突然来家里找娄桂芝。她想闹事,好在儿子和女儿都已经去了学校。

娄桂芝很平和地问,你以什么身份找我说事?

王小葩说,我为星其打过三次胎。在只有我和唐星其的时候,他叫我老婆。我们一直以老公老婆相称。

娄桂芝依然平和地问,有结婚证吗?孩子没生出来啊,好遗憾的。

王小葩说,我为唐星其打过三次胎,都有医学证明的。

娄桂芝问,做过DNA鉴定了吗?是我老公的孩子?说不准是哪位帅哥的冲动之作呢!

王小葩大哭起来,黄脸婆你欺负人。

娄桂芝依然小声说,你到我这个岁数,有我这个样子就算你不错。还有,我都被你欺负成这个样子了,你还说我欺负你?哪门子逻辑?

我走到王小葩跟前,说,王小葩,你别闹了,这里是家。

王小葩说,不来你家,叫我去那里能找到黄脸婆?

老妈很气愤。她拿了一条棍子,正要打向王小葩时,我挡住了。

我说,这要犯法的。

老妈怒火满腔,她的眼睛里喷着火花,骂道,你这个妖精,一个好好的家庭,给你闹得鸡犬不宁。

老爸说,她想要的是钱,说个数,我们家庙小,容不下你这个大和尚。

王小葩看着老爸,说,我爱星其,我就是要嫁给星其,你不同意是吗?那我就般进来住,看你怎么着?

老爸骂道,你懂什么叫无赖吗?你懂什么叫羞耻吗?

王小葩就像泼妇,大声说,我不懂你懂?你真是老朽的家伙。

我一把掌打在王小葩的脸上,说,你敢对我老爸不恭?

王小葩嚎哭起来。

娄桂芝懒得说话的样子。她正要往外走,王小葩一把拉住她,问,你离不离婚?星其是我的。

娄桂芝很轻蔑地看着王小葩,我不是对你说过,你叫唐星其拿离婚协议给我,我会签字的吗?

王小葩转头对我说,听见了吗?黄脸婆同意离婚的。

我大声说,这是不可能的。

王小葩声音更大,那你以前对我说的都是假话是吗?你骗人!

老妈大声说,有几个男人不逢场作戏的?我问你,像你这样不要脸的女人,谁家儿子愿意娶你当媳妇?

王小葩孤军奋战。她停止了哭声,说,那好,你们都不欢迎我,那就拿钱。

我知道,王小葩把事情闹大,为的是提高筹码。我问,你要多少钱?

王小葩说,300万。打一个胎儿一百万元。至于其他,我就当好人了。

娄桂芝走出去了。我知道她已经烦透了。

老爸说,我知道你就是了钱。你以为300万是纸吗?

老妈说,给她100万元,走得远远的,别来扰乱了。

我说,我老妈说的这个数你要是同意,就算成交,否则,你将一分都拿不到。信不信由你。

王小葩想了想,说,把支票开来。从今天起,你请我踏入你家半步都不可能。

不管怎么说,王小葩的事总算是处理妥了。不过对于娄桂芝,我欠她实在太多。至今,她爸爸还没让走进家门。表面上,她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但是她心里很苦,她所承爱受的折磨,只有她自己知道。

 

11

 

吃完早餐,娄桂芝照例把老爸推到屋外晒太阳。

老妈坐在树阴下帮助妹妹整理托运单。“快达得物流公司”已经是全市最大的物流公司,业务量非常大,即便员工加班加点,晚9点以后的托运单,还得带回家整理登记。

我站在老妈和妹妹的小圆桌旁看了一会儿,正要去办公室时,娄桂芝叫住我,她同时把老爸推了过来。

娄桂芝轻声细语说,我早就想说的话,做的事,因为遇上爸爸生病,加上儿子小伯和女儿小雅在身边,就搁下来了。现在爸爸的身体恢复得不错,家里请了保姆,儿子和女儿都已经去外地读书,我的意思是,我得要和唐星其离婚了。

我的眼睛瞪大看着娄桂芝,说,不可能。我不是已经和王小葩断绝关系了吗?你干嘛还要离婚?难道……

娄桂芝小声说,我不想后半辈子在痛苦的折磨中度过。

我想说,我会用爱情抚平你的创伤,但是这话还有用吗?

老妈说,桂芝,你怎么了,好不容易把王小葩赶走,你却要离婚?

娄桂芝说,其实我早就想离婚了。

妹妹问,你早就知道哥哥和王小葩的关系了?

娄桂芝说,是的。女人嘛,总是很敏感的。为了爱情,我付出了一切。后来也是因为爱情,我伤透了心。其实我的心已经死了。

老爸说,星其实在很不对,我和你妈妈也很伤心。不管怎么说,风暴都已经过去,为了两个孩子有一个完整的家,你就原谅他吧,这算是爸爸求你了。

妹妹说,嫂子,离婚的事不能冲动。虽然哥哥做得实在过分,但正如爸爸所说,一切都已经过去。我想,我哥哥的本质不是很差,相信以后他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娄桂芝说,就像一个镜子,破了,你即便用强力胶粘合起来,其实那裂痕什么时候都在那里。这对我,对你哥哥都是一种痛苦。

我说,桂芝,我错了的。是我糊涂。这些日子,我上百次咒骂自己。我现在哀求你,为了孩子有一个完整的家,不要离婚。

娄桂芝声音很小,但很坚决,说,我不是今天忽然想起要离婚的。自从你和王小葩有了关系以后,我就已经下定决心要离婚了的。既然爱情已死,婚姻存在有何意义?要不是爸爸,要不是孩子,我说过,我们早就分开了。

我说,“快达得物流公司”发展到今天这样的规模,有你一半的功劳,你要是……

娄桂芝打断我的话说,我什么都不要。孩子的学费、生活费等费用,一次性存入银行,他们自己开支。放假之后,他们想跟谁就跟谁。

我说,你什么都不要,你吃什么呀?

娄桂芝说,那是我的事。

老爸老妈的脸面写满了无奈。我还看见,老妈的眼眶里溢满了泪水。老爸突然大哭起来。妹妹的眼睛愤怒地盯着我。

我对娄桂芝说,没有商量余地了么?

娄桂芝口气坚定地说,是的,这是没有商量余地的。

我想起她离家出走时,也是这种口气。

我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