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草帽 一朵乡村之花

来源:海口日报 作者:胡天曙 更新时间:2016/11/1 0:00:00 浏览:1097 评论:0  [更多...]

 

岁月之花,开在昨夜的溪岸。乡村,在田埂,在村头,一顶草帽,一位俊秀的村姑,穿过春夏秋冬,盈盈走来。

那时,草帽是乡村一朵秀妍的景观。

农闲时节,母亲系着竹篓,手持小镰刀,向河边走去。母亲在河里摸螺抓鱼,盈盈半篓圆头尖尾黑壳香螺;而后,在岸边的草丛中割下一捆蒲草,拎着回家。回村后,母亲把蒲草烈日晒干,刀片成长条儿,再晒干一回,以保编成草帽韧性度,质量上乘。

一日,天气晴朗,和风习习。在低矮的茅草屋下,母亲搬出小凳子,端坐着,拿来小剪刀,把蒲叶长短剪开,小心翼翼地压编。用几天的时间,编成一顶漂亮的草帽。

那时,黎家村妇村姑,黑衣黑筒裙,头戴草帽,身量袅娜,风韵别致,劳作出行,穿梭在乡间的岁月里。现在有些剧幕或模特展示,有时会有黎姑戴的尖顶草帽出现,把过去黎族刀耕火种、渔樵山猎的生活场景,表现得活灵活现、淋漓尽致。可见,黎姑的尖顶草帽,从远古到现代,魅力依然四射的。

春初,草帽是田野上盛开的一朵花。田野上,老牛在主人的吆喝下,甩着长尾,拉着铁耙,奋力向前,身后留下一行行的泥沟。刚刚耕耙过的水田,白花花的一片,散发着泥土的芬芳。

此时,村姑村妇,在田畦边挑来秧苗,噼拍、噼拍,几捆青葱的秧苗,分布落在水田里。接着,村人忙着插种。弯腰,一行行葱茏的春色,映在田水中,摇曳着农人的喜盼;一顶顶草帽,头戴烈日,通红的脸,咸咸的热汗滴在水田里。草帽,是乡村春天田野上一帧美丽的画图。

晚夏,花蝶翩翩,蜻蜓滑开蓝天白云一行行诗笺,田野里飘满一地金黄的音谱。嘭嘭、嘭嘭,男性的双手握紧谷穗梗,用力往谷桶上拍打。一滴滴热汗流在田里,一粒粒金色的谷粒积满谷桶。妇女们弓着腰,喀嚓、喀嚓,新镰刀品尝着稻梗的甜爽,品尝着丰收的块乐。烈日又一次在上空肆虐,热风阵阵,绿叶低蔫。草帽,一顶顶独特的田园风光又再一次盛开。夏风吹过,草帽,稻田,汗珠,谷粒,一个个闪光的名词,是农民伯伯用汗水煅打而成的。

草帽,是母亲最美的装饰品。平时爱美的母亲,梳好长发,打扮一番,带着一颗儿女的思念妈妈的心,带着久违故里的缱绻之情,回娘家看看。素日,一顶草帽,一身黑衣,一张充满慈爱的脸,一张刻满沧桑的脸,从村里走出,从村尾而回。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田间除草,在山溪捡螺,在林野砍猪菜。这就是母亲,整日忙忙碌碌,为家计四处奔波。一顶草帽是母亲最好的同伴。

而今,母亲老了,草帽也老了。草帽,静静地搁置在墙角,或挂在檐下。圆圆的帽身,尖尖的顶部,多有破损。

这个曾经是母亲多年的随身物,虽已苍黑破旧,但仍闪亮着质朴无华的光泽;这个曾经给我们带来粮食和爱的饰物,逐渐消失在茫茫的记忆烟海里。岁月远逝,青春不再,但是,我仿佛看见,草帽,那朵乡村最美丽的花,永远盛开在时光的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