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杨柳:阿春做菜

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作者:杨柳 更新时间:2016/10/30 0:00:00 浏览:4302 评论:1  [更多...]


 

上街转行在椰树下,隐约听到有人叫呼。我本个有耳病,声音倒是听闻却没能辨出个张三李四。及至回头看了去有个约40出头的中年女子立在我的面前。

是谁?我的脑子里最先出来的是一幅诈骗的影像。我的有个亲戚的亲戚就是被这样中年的几个女人骗去了金的首饰,其中还有些是她女儿让她保管的嫁妆。

见我一脸疑惑那人便说:“我是阿春哪学校里做菜辣的那个?”

说阿春我倒不一定能马上想起,要说学校那个做菜有些辣的女孩,倒叫我一下子记住了她来。

细看了几眼,还真是那个阿春,虽说岁月去了20个年了,当年的女孩子阿春也有些见老。不过看那眼眉嘴巴我就想:就是阿春,学校食堂那个昌江姑娘。

阿春在学校食堂做饭距今已20年了。那会我在一个学校也算得是个领导负责后勤。

一天学校做饭的师傅说要请假,原因是家里有急事而且还要“尽快”,让我赶紧找个人接替她。

那时候海口东西湖那地方求职的人你来我往,这里一拨那里一拨,应该是不愁找不到做饭的人。我就在人堆中左转右转推敲着也攀谈着。围着我转的人也是不少但我总感觉不是合意。阿春那时靠一棵椰子树站着一声不吭对谁都是要理不理的样子,甚至也没看我一眼。可我就觉得她入眼便找着了她。

阿春冷冷地听我述说着条件,两条胳膊抱在胸前。这姑娘的眼里有股冷傲气。不过我还是很喜欢看她的。她好看很入眼。虽是冷一些但做为一个女孩面对陌生的男人,想不冷傲都不行。

听罢我的介绍阿春并不细问些什么,只是提了她的一个蛇皮袋子就跟在了我身后。

阿春高挑苗条走路婷婷袅袅一点也不似农家姑娘,可她确确实实生长在海南昌江一个农家,讲一口海南普通话话不多脾气却不好。

到了学校老师们一看就七嘴八舌:校长会挑,一去就带个美女回来。

阿春照旧冷傲看也不看那些说闲话的老师们自顾自走进了厨房。

我们学校才办一年。本来是个老的学校,解放起就有了。可办来办去学生越办越少,最后只剩了50来个学生。后来有老师承包了这个学校,还不到一年招生也就不到200个学生,在学校吃饭的也就10来个人。

老师们多来自海南。阿春土生土长海南人,这下我总想海南人对海南人那饭菜理应对口的。谁曾想阿春不知为什么不像海南人。海南人少吃辣,阿春可是不怕辣或者说辣不怕。餐餐顿顿的都有辣连早餐也辣起来了。这下好!弄得那些个老师们有的叫牙痛有的喊便秘。为保证教学,校长下令不得放辣椒。我也让赶紧让买菜的人绝不可以买辣椒。这样管过了一天两天阿春的饭菜又辣起来。

得找她谈话。这是校长的指示我自然要执行。

我当然没有先国际后国内讲一大通道理。我只是说阿春哪,你看我牙巴骨都要肿起来了。

阿春仍是不笑也不语,就凭我一个劲地述说。我述说罢她也不吱声就走了。

我本以为谈了话后阿春会有些改变。谁知道当天的饭菜还是辣。

26岁的阿春特倔。后来我又找她谈话几次。谈话时阿春还是总不吭声谈过后菜照旧辣。采购员好久没买辣椒那菜照旧辣。原来阿春自带了不少家制的干椒粉。这叫人很是无奈。炒掉她吧可她有不少优点,一是饭菜弄得特别干净,且厨房、教师宿舍也常常打扫得不见纤尘。二是节俭,厨房也很少有剩饭菜。晚上最后一盏灯都是阿春关的。

过了好些日子后我才了解到,阿春的干椒粉本不是给老师们吃的。她有个男朋友中专毕业后来海口打工,第一年还常回去看她,第二年只是写些信,第三年电话也不给她打了。阿春便来海口找他,辣椒是男友的爱好阿春自然也就带来了他的爱好。但她没找着那人。公司说她男友早就离开,BB机也早停机了。阿春预感不好她就等,等她的初恋等那在一个初夏之夜拿走她童贞的人。但阿春失望了身上分文没有时才去了东西湖。她打算干几个月后再找。生性倔的阿春心想愚公把个山都移了,我还等不来个人?

老师们开始无声抗议——请假看牙。无奈我只得要阿春走。走的那天阿春什么也没说,只是悄悄带走了她的几件衣服却留下了一大袋干椒粉。  



   原载:海南日报文化周刊2016年10月30日星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