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绿海如歌胶园香

来源:海南日报 作者:胡天曙 更新时间:2016/10/24 0:00:00 浏览:982 评论:0  [更多...]


林木滴翠,林涛轻语,林园馨香四溢,此为山村西面的橡胶林带。家乡的胶林带,一年四季演绎着韵味独特的风姿。她是我童年的乐园,是家乡人取之不尽的宝藏之地。

小的时候,胶林带是属于国营农场管理劳作的。春初,寒冬的威严已逐渐退去,遁入旧年的躯壳。而春阳,暖洋洋的,爱抚着家乡的一草一木;流溪,清亮亮的,滋润着家乡的田畴林野。山鸟欢闹,登枝对歌,叽叽喳喳,奏响了一阕大山的生命乐章。村前的稻田泛青了,绿油油的一片,弹唱着一垄动人的琴弦。田畴对面的小山坡,一片片的胶林带,已长出嫩绿的新叶。簇簇叶儿,随风摇曳,摇曳着对春天的殷殷爱意,摇曳着农人喜悦的丰收企盼。

夏初,天雨一过,骄阳似火,胶林枝繁叶茂,绿海一片,云岑雾香。其干粗大,粉白一色,蓄满了盈盈乳白的液汁。晨,人鸟酣眠,鸡鸣声声,四处黑黝黝的一片,胶林带间,灯火几点,莹亮迷人。割胶者,挥动双手,一行乳白的液汁,滴答而落,聚满黑色的小胶杯。晨光初照,鹊鸟踏枝,霞落林畴,一担担的胶水,挑向胶场。一声声的制胶机,吟唱着动人的晨曲。吟唱中,小康之道徐徐铺来。中夏时节,午时,烈日朗照,青青翠翠的胶林中,可听“噼啦,噼啦”的响声。此为成熟的胶果,因烈日暴晒裂壳而落。“噼啦,噼啦”,林中最美妙的音乐响起,数里可闻,犹为动人。“噼啦”, 胶果炸开了,当你从胶林走过,此时会有一黑亮亮的胶籽,滚到你的脚尖,似乎与你相戏。而更糟糕的是,有的竟然炸在你的头上,令人哭笑不得的。村中的小伙伴,提着竹篓和塑料袋,拾拣胶果。午后,可得胶果半袋了,夕日红染,乐呵呵地返回村庄。翌日,可到收购站卖,得到的钱单,可换肥皂,或取现金,去商店买学习用具,或买一些鱼肉,打打牙祭。山胶林间,有的枝桠已经枯干,掉落于地,村人可拾回当柴火。有时要爬到树上,砍其干枝,而后绑成一捆,为烧饭炒菜之物。橡胶干柴,木质脆干,火旺,烧的饭菜,又嫩又香,而煤气炉、电饭锅烧的饭菜不可同日而语。

胶林深处,草林低矮萋萋,叶密花香。小草林可保水土,有益于胶林葳蕤繁茂。胶林间长有珍贵的草药,如巴戟、百部等数种。农闲时节,村人提着竹篓,拿着长锸,扛着锄头,到胶林挖草药去。百部草,又名百条根,其根块条条,一棵长有数十条,色粉嫩,如小人参似的,性味甘苦、微温,有润肺止咳之药效。巴戟是名贵的药草,又名三角藤,根块结小肠状,其味甘略痒,有补肾壮阳,强筋骨、祛风湿的功效。村人挖回药草,洗净百部,晒干数日则可。又把巴戟刀剁数截,而后轻拍几下,在烈日下晒干,四五天则可。晒干后的草药,可拿到小市场去卖,巴戟价高,百部次之。在那贫困的年代,胶林的草药,可解村人的一些油盐之忧,为家乡人的一部分经济收入呢。

秋冬之季,水瘦山寒,胶林是另一番景象了。深秋,胶林里,黄叶纷飞,叠满于地,一层层厚积如毯,走过可听吱哑作响。晚冬时节,树叶落尽,仅有光秃秃的枝桠,齐刷刷地刺向灰蒙蒙的天空。寒风凌冽,万物凋敝,胶躯仍存好液汁,皮园干直,一队队的,默默地与寒冬抗争。

是的,胶林正在蓄备力量,整装待发。明年的春夏之季,定是林涛阵阵,绿海如歌的世界的。


原载于《海南日报》20150118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