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收割的季节

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作者:胡天曙 更新时间:2016/10/20 0:00:00 浏览:968 评论:0  [更多...]

夏风轻扬,稻香盈畴,溪流林野,蛙鼓声声,敲击着农人丰收欢乐的神经。

那时,中夏时节,古老的山村,椰榔摇曳,荔枝红甜,波萝果大如小猪,挂满粗大的枝桠,林间弥漫着酽酽的馨香。云漫翠竹林,喜鹊登枝,田园秀美的风光悦读。几只花鹩哥掠过,鸣声悦耳,田野的激情唱响。

夜的脚步刚歇,云雾酣眠岑溪,红日染层林。几只黑狗,摇着长尾,吐着长舌,汪汪几声,窜来窜去。日上三杆,村前的稻田铺开一幅农忙夏收美丽的画卷。此时,村人正在集体公社化劳动,一群群,一队队的,壮年男女,弯着腰,收割成熟的庄稼,收割一垄垄的辛勤和丰实!

夏风闷热,烈日如火。饱满的稻谷,粒粒如金,株株低垂,成群的红蜻蜓 ,飞来飞去,一阙阙绮丽的词赋写满天空。午休时,村人仍戴着草帽,手握镰刀,收割大战正酣,有的把收割好的稻谷担回晒谷场,有的坐在田头,啃着萝卜头或小咸鱼 ,吃着自备的红薯稀饭。稻田里,人来人往正忙碌……

午后,收割归来,夜色渐浓,虫声叽叽 ,新月如银币,亮莹莹的贴在黑黝黝的山峦上。流萤成群,花灯点点,点燃我童年快乐的时光。村人,吃过晚饭后,就匆匆地奔赴晒谷场。晒谷场在村的南边,西边建有一间巨大的仓库。村人群群队队,男的拿起木楸,双手挥动着,用力拍打着谷堆,汗流浃背,也顾不得擦一下。高大的老牛 ,摇着长尾,拍打着身上的虫蚋,来来回回地走着,粗重的脚板踩着谷穗,踩出一粒粒谷子来。妇女的,有的忙着铲去老牛阿出的黑屎,有的拿着大圆扁,筛着谷子。筛好的谷子被装进大麻袋,壮男的,呼的一声,搬起大谷袋,扛进粮库;体弱的妇女,则两人抬着一个大谷袋,左晃右晃的抬过去。一袋袋的谷子堆成一座小山,看着,看着,村人露出甜甜的微笑。丰收的微笑花朵朵绽开,这是半年辛勤的汗水浇灌出来的花朵哟。夜深了,劳累了一天的村人,带着劳顿和欢乐酣然入梦。月儿西挂,夜风低吟,鸟栖云眠 ,犬吠声歇,此似乎预示着,明天又是一场汗水和收获的交战。

几年后,又是收割的季节。村人在田畴里,忙着收割稻谷。“嘭,嘭”田野里,响声四起。此时妇女和女孩的,高卷裤脚,弓着腰,一手握镰刀,一手抓紧握稻杆,用力一拉,一小堆的稻穗,摆成一行行的,摆成田园风光秀丽的诗行;男的,抓起稻穗,用力地拍打在谷桶的边沿上。谷桶呈水船型,以木板钉成,谷桶边上插有尼龙丝网,以防谷粒飞出。打谷桶的出现,可免担回稻谷、牛踩、用木楸击打等脱谷粒的工序,可除许多劳苦。“嘭,嘭”一滴滴汗水飞溅,一粒粒谷子落满谷桶。“嘭,嘭”收获季节的高潮点燃,欢乐的歌声阵阵!

而今,有时我回乡下住几日。又是农忙时节,田野到处是一片繁忙的景象 ,此时总会听到“突,突”的声响。哦,那是收割机在忙工作着。你看,驾驶员眼看远方,全神贯注,双手紧握方向盘。其驾驶技术娴熟,收割机左转右转,“突,突”稻穗片片被吞入机身,而后稻草翻飞,谷子粒粒喷出,风干机器转动着,净干的谷子,被输送到已设计好的谷袋里。几亩田地,割、脱、净、装等收割工序,一条线作业,几十分钟里可完成,其速度之快,令人兴叹不已!斜辉脉脉,晚风轻吟,田埂边,老牛,正悠闲啃着青草,几辆农运小货车停路边,等待运输谷子。此时,人群处处,人们或蹲或立,莫不兴意陶陶观看收割机在田里作业。收割工具的现代化,为农民的田间劳作带来了许多方便!

夜晚 ,又新月初上时,月辉盈地,莹然一色。农家小院,几处林木葱茏,时果新香,音乐声美,电视屏前,荧光闪亮。农人围桌而坐,菜肴香飘,氤氲着夏收后丰收喜庆的欢乐气氛。食着白花花的新大米饭,鱼肉入口,酒味浓郁,众人开怀畅饮,畅饮新时代美好的时光!此时,李绅的诗句“粒粒皆辛苦”飘过,粒粒稻米,飘香在家家户户的饭桌上,飘香在我那岁月薄薄的笔记本里。

 

原载: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2016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