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水患文澜

来源: 作者:符志成 更新时间:2016/9/18 0:00:00 浏览:2173 评论:0  [更多...]

 


舍己命换他命,义薄云天;斯人虽去,精神永存! 2016823日上午9时,临高社会各界数千人在临高县新文化馆庄严聚齐,沉重悼念欧阳文健在818日抗击“电母”热带风暴强降雨袭击中,营救被洪水围困群众时,不幸英勇牺牲的英雄壮举。与此同时,他的灵车从临高县人民医院出发,前往县新文化馆,途径民生路、临昌路、文明东路。仪式结束,烈士灵车从县新文化馆出发,前往海口殡仪馆,途经文明东路、新镇街、解放路、一号桥、临美路,经美台高速路口上西线高速。沿街群众数万人自发来送别人民子弟兵欧阳文健,他们静静地站在路两边,抹着眼泪默默等待……

坐在作为全程拍摄交通工具车的消防冲锋车里,一直行走在护灵车队的前头,透过窗外看到这一幕幕催人泪下的场景,还有一张张愁容、一双双哀眸,我的心情和他们是一样的。当拍摄任务结束,我们的车子靠边停车,目送欧阳文健的灵柩缓缓驶去,心里默念道:英雄一路走好!临高人民永远怀念您!

什么是英雄?英雄就是指在普通人中间有超出常人的能力的人,他们能够带领人们做出了巨大的对人们有意义的事情。欧阳文健的壮举,就是一个最好的诠释。我们的英雄走了,但英雄的精神还在。我们惜别英雄,就要化悲痛为力量,传承英雄不畏艰险、勇于担当,危急关头能够挺身而出的精神和壮举;学习他平时埋头实干、苦练本领的务实作风,老实做人、勤勉做事,积极投身到灾后重建的实际工作中。想到这,我不禁回忆起那暴风雨肆虐的几天几夜。

 

 

2016817日,早晨,8时许。枕着一夜的风声雨声入睡,我在睡梦中被一阵吵杂的铃声惊醒,原来是同事小扬打来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你在办公室?我懒洋洋地说:正下着雨,雨小点再去吧。他说:还以为小赵叫你带央七记者去新盈采访了呢。临海路加油站这边积水很深,已到膝盖车辆无法通行,我去不了。是吧,美当村这个路段排水不好,一遇上大雨总是这样。那你等积水降了才去办公室也不迟。我想了想,说:我没接到电话,估计下雨去不了等雨停吧。不过,这两天天气预报说有特大暴雨,他们也太拼命了吧。咪一会儿再说……

9时许,雨依旧哗啦啦地下着不见停,看这样子是没有要停的意思,我便起身整装洗漱,套上雨衣欲推车出去,这时电话响了,原来是妻子打来的,说:不好了,你在哪里?我心里一紧,问:在家,怎么啦?妻子大喇叭地说:快出来,店里进水了。我一愣,不至于吧。昨夜风雨这么猛?忙说好的就挂了电话,紧忙换上短裤出门。可是,打开院门一看,哇塞,真够可以的。街道都成河流了,周边尽是汪洋一片。但惊讶归惊讶,我还是淌着水一路走来,水位从最初的淹没小腿慢慢爬到大腿,甚至还浸湿了内裤,齐腰了湿漉漉地凉,不少门庭较低的邻居家进水了,房主正站在门口,一脸苦相。而门槛较高的则也是一脸惊愕,多少年没见过这么大的水,庆幸自己发现得早,把门前停放的车子转移了,要不然晚一点车子该成铁王八完翘翘了。

来到小店所在的文明中路,只见道路上还是一片汪洋,路边站着很多人,有打伞的,有穿雨衣的,有看热闹的,有想出门想去上班的,或是要赶路的,总之都在驻足观看,七嘴八舌的说着,好不热闹。妻子说,那么多年不见淹了,这场暴风雨可真够大的。看着天空时断时续地下着雨,地上的积水越来越少。我说,只要不持续降雨,估摸不到两三个小时水就差不多可以退去了。不想还真是,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文明路上的积水几乎退去,帮助妻子和母亲清理片刻,我便骑车去上班。

今年第8号台风“电母”来袭,临高县遭遇特大暴风雨,仅817日,县城降雨量就达到538毫米,突破历史极值。现在的通讯真是没得说,实在太发达了,尤其是微信,很容易让我们知晓无法眼见之事。虽然文澜江尚未溢洪,但城区大部街道一片汪洋,低洼地区也已被淹……来到办公室,同事们忙进忙出,人也没来齐,听说不少人被困家里了。同事小赵说,这次他家儋州那边水淹得太厉害了,很多东西都没来得及搬都泡水了。

是啊,儋州的水灾情况媒体是有报道的,但临高遭遇的这场的大暴雨,看似突如其来,有人说是五十年一遇,有人说是百年一遇,众所纷纭,莫衷一是。但1996年发生的那一次,我是亲身经历、亲眼目睹的。记得当年我们还在二中上初二,刚开学不到一个星期的样子。大水到来的前一天晚上,我们冒雨去学校上晚自习,到教室却收到学校的通知:暴风雨即将来临,全体放假一天,风雨过后看天气情况再回来上课。大家伙大都冒雨陆陆续续地往家赶,但有的则跑去小卖部买来扑克牌,拼起桌打起升级,我也是其中之一,因为当时的升级很流行。难得暴风雨要来,正下着雨呢,干脆玩玩一局再回家也不迟。其实说到回家,当时我们大部分同学在临城哪有家?大家伙要么寄住亲戚家,要么租住学校附近的民房宿舍。我呢,当时寄住在县委大院的堂姐家里,那是一个不足12平米的偏屋,那是堂姐夫为了考虑我们这些乡下亲戚孩子上学才临时拓建的。之前住过姐夫那边的侄子、外甥,再后来是堂哥、我和弟弟。当时的临城,城区也就巴掌大的地,有解放路、跃进路,加上文澜江两畔的江北路和江南路,东西走向的主要街道四条街道,文澜江上有新桥和老桥,即一号桥和和二号桥两座过江桥梁。县委大门呢,朝西,即现在的县政务服务中心所在地。当时大门前有一条农用水渠,俨然一条护城河。城区面积很小,远没有那么多林立的楼盘,但那年的暴风雨,还是导致了文澜江泄洪,城郊沿江低洼村落也几乎被淹没了。印象最深的是当晚玩了一局升级之后,我就冒雨回家睡觉。第二天却在轰轰的咆哮声和吵嚷声中惊醒:发大水,很多地方都被淹啦。

那时候年少,听说水淹了,便兴致勃勃地寻着轰隆的洪水声跑去大院围墙看个究竟,那条通向县人民医院的小路已不见了模样,数十米宽的田野,也就是现在的文明东路已成为一条水流湍急的河流,壮观得很。县委大门前的那条水渠,水满溢出,流向门前的那条临昌路,而那条路也成为一条河流,让人看得心惊不敢出门。直到晌午,洪水大部退去,我们才敢屁颠屁颠地骑上自行车到江边一览逐渐退去的江水。

路上,遇见寄住县人民医院亲戚宿舍的好友张强,他憨憨地说:天还没亮,水就噌噌地往上涨,我都来不及拿东西就跑出来了,还好昨晚提前把衣服和书本打包挂上房梁。

想到这,再看天气预报说的,这雨还得下一天一夜,我的心更悬了,希望这次的天气预报不要太准。

 

 

818日晚,雨一直下,防汛办发来信息说:今晚饶龙水库水位将达历史警戒线,有可能冲闸泄水,请文澜江水游沿岸政府做好人员转移疏散。微信群里纷纷转发此消息,也有人转发说松涛水库将泄洪,闹得人心惶惶。说到微信,还得感谢咱这个自媒体时代,很多信息都是从这里获悉的,但至于其真实性,还好我们有“点灯人”微信群,可以及时获悉最新的水情动态和最真实的资讯。

家里停电了,房屋的墙面浸了水,水正从房顶滴答滴答往下滴,家门前的水位虽没有上涨,估计小店得被淹了,还好已垫高了冰箱和货物。母亲说,今年单位怎么没有叫你下乡防风防汛了?我想也是啊。回临高工作这些年,好像是只有今年这次赋闲在家哦。想想上次的威马逊,在道德村与村民们一起挤在不足30平米的孔学堂里,黑夜里听狂风咆哮,树木折腰或连根拔起的情景,还历历在目,犹在昨日。不过当时虽是风大雨大,但来得快去得也快,没有造成水患。我说,咱这里都被水困了还怎么出去?况且我们又不是专业的抗洪救援人员,去了也是添乱。

夜越来越深,雨越来越大,风声雨声正呜呜地从窗门方向传来,母亲和儿子祖孙俩已经入睡,我独自坐在烛光下,时不时地关注着手机微信传来的消息,没有一丝睡意,心系水位上涨情况和在小店里的妻子。虽然在店门口加固了沙袋,但如果文澜江真是溢洪,还是令人揪心。将近零点的时候,接到家住美当村的小扬用电信号打来的电话,说他家进水了,水已漫到膝盖,他一家人已转移到邻居家准备睡觉了。挂了电话,我心说我这还好,水没有进来,想想威马逊那次,风狠雨急的,水从门缝溢进来,当我冒雨回到家时,家里黑兮兮的,母亲和妻子正在微弱的烛光下,正泼着水,一楼二楼三楼都是水,还有不少水正沿着楼梯往下流,真让人蹙眉。然而,六岁的儿子却是最开心的,他正玩着水,唉真是应验那句临高俚语:公要抬,孩要玩。在高中同学微信群里,一位在移动公司工作的同学说:移动机房已进水,天明起信号将中断。在结伴同行微信群,大家伙也是聊得不亦乐乎,不过话题都很沉重。原来是有三个边防战士在救援被大水围困群众时被大水冲走了,至今下落不明,大家都默默地为他们祈祷,希望他们能逢凶化吉,化险为夷……还有就是纷纷通报自己所在位置的水情水位。

在看看官方的消息:本报海口817日讯,今天8时至20时,全省18个市县区发生降雨,儋州、白沙、临高、昌江等市县出现特大暴雨。各市县积极迎战,确保安全度汛。儋州:安全转移1.8万余人。昌江:石碌水库开闸泄洪。临高:县城多路段积水。白沙:封锁进山道路。东方:604艘渔船回港。海南防汛防风应急响应提升至III级。省委书记罗保铭今天就应对强降雨做好水库防汛等工作作出批示,要求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省委副书记、省长刘赐贵先后三次召开省政府专题会议、会商会议和全省视频会议,全面部署我省防汛防风工作,重点是小Ⅰ、小Ⅱ型水库,早预警、早防范,低洼地带的群众早转移,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在临高,大波村告急,因地势低洼,100多名群众被困!江南市场告急,两名妇女、一个小孩被困!加来镇告急,有小孩被困,急需救援!一时间全线告急,险情频发,人民生命财产受到极大威胁。面对不期而遇的暴雨,消防官兵怎么办?临高消防给出的答案是:不假思索、全员出动,赶赴最危险的现场。暴雨还未结束,人民子弟兵们悬着的心也依然没有放下。战斗还将继续……

是啊,战斗还在继续,坐月子的妇女、四个月大的婴儿,风雨中的那一群“奶爸”们,你们辛苦了,你们是好样的。还有我们可爱的记者们,灾难面前你们如影随形,你们更是好样的。但我除了祈祷,还是祈祷吧,期待天明的太阳早点到来。

 

 

819日早,雨停了,泄洪的水,正在一分一秒地退去。走在街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有的人正开着车四处瞎逛,试图寻找可以回家的路。我推着自行车一边探路,一边试探水情往县委大院赶,到达办公室的时候已近中午。听说水只漫到县委的门口,但基本没啥险情,毕竟这里是全县的指挥中枢。办公楼里没几个人,有的也是昨晚在值班凑合过夜的。办公室里小赵正背靠着椅子,耷拉着脑袋,迷糊着。办公室还好有电,可以使用电脑和手机充电,那是大院自行发的电。今天是周五了,水还没退,防汛工作还在继续,不知道这雨还会不会再下。正想着,正在充电的手机响了,原来是民革领导的电话,他向我了解临高的灾情,问道路是否畅通?说要动员省民革的领导和同志们下来赈灾。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嘛。我说目前应该没有通,等水退了再说吧。

官方的媒体消息:本报海口818日讯,今年第8号台风“电母”先缓后急、向西偏南奔向琼州海峡,于今天1540分在广东湛江雷州市东里镇登陆。虽然“电母”仅为热带风暴级,但是给海南带来强降雨,致使多个市县出现洪涝灾害,低洼地区受淹、交通中断、人员受困。据省民政厅统计,截至今天19时,全省受灾人口60.7万人,紧急转移人口6.1万人。有11座中型水库和164座小型水库超过汛限自动溢洪。暴雨造成我省道路面、路基、桥涵构造物遭受灾害,8条线路因漫水受阻;临高县城出现洪涝灾害,海口20多条道路积水、车辆无法通行,临高、儋州、海口、东方等市县部分村庄和小区人员被困。全省上下共同抵御台风“电母”。省政府成立5个抢险救灾督导组,分赴受灾较为严重的儋州、临高、东方、昌江、白沙指导抢险救灾工作。各市县、各部门高度重视防御工作及抗风救灾工作,相关市县党委、政府主要领导均坐镇指挥,或到乡镇蹲点检查指导防汛防风工作。

“电母”在雷州市登陆后,并未结束对我省的影响,今天夜间到明天白天本岛西北半部地区的降水仍将持续。省政府今天17时继续发布暴雨一级预警,受台风“电母”影响,预计未来24小时,本岛西半部地区仍有暴雨到大暴雨,临高、澄迈、白沙、儋州、昌江、东方、乐东等市县大部分乡镇降雨量可达80-130毫米。

草草处理了一些材料,再看了看最新灾情、资讯新闻,时间就临下班了。正准备回家时,接到办公室同事的通知:县委通知明后两天取消双休,全体上班。


 

 

20日上午,天空终于放晴了,阳光重新洒在这片熟悉的土地上,临城城区的大部积水已消退,往日熟悉的路面再次出现。“看着窗外晴朗的天空,有一种似曾相识的亲切感。看到阳光,感觉生活又充满了希望。”我想,这是每一个经历了这场水患的临高人最真实的心声。马路上,尽是黄土淤泥,垃圾满地;一路上,街坊邻居们都主动拿起扫把开始打扫,全县干部群众和环卫工人都投入到灾后清洁的工作中。

21日上午,天空依旧晴朗,阳光似乎还很毒,上街清扫的任务继续着。在挥汗如雨,汗湿衣裤之时,手机熟悉的铃声响起了。放下手中的铁锨,掏出手机,原来是民革领导的来电,他告诉我省委会的领导们马上要来临高慰问了,安排我和他一起接待。看着时间还没到,再看我们的清洁任务也快完成了,同事们正在收拾工具准备撤了,我便向单位领导请了假,在此等待他的到来。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不少爱心人士主动联系民政部门,纷纷饮水和食物,以解灾民的燃眉之急。临中午时分,省民革的领导和同志们来了。此次他们是带着全省党员的爱心来的,慰问的村庄是县委统战部帮扶的村庄,是受灾较为严重的波莲镇带昆村委会。

22日上午,天一刚亮就接到新闻组的电话,说人手不够,让我对接一下省日报记者,带他们去受灾地采访灾情和灾后重建和自救情况。听说新盈渔港渔民损失严重,下午咱去现场看看;还有波莲、临城受灾严重村庄,哦对了,人民医院和教育小区也得走一走……

“马上到办公室开会。”22日晚,部里召开紧急工作会议,部署明天欢送欧阳文健遗体工作,给我们安排了具体任务。安排我和董大的任务是负责明天欢送活动的全程拍摄车,并做好上车拍摄人员的对接。会后,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俩便沿着制定好的路线走了两遭,一直忙到凌晨才得以回家歇息。

说到英雄,其实我们的身边不乏英雄。新闻学理论上有一句很著名的话:今天的新闻就是明天的历史。是的。有幸陪同新闻记者一线采访,真是感触颇多。每一篇新闻、每一个画面,每一个特写,每一个细节,能展现在我们面前,那都是凝聚着许许多多新闻人的艰辛和汗水的。欧阳文健,我们的英雄走了,我们知道他生前的抗洪影像是弥足珍贵的,但又谁晓得这个弥足珍贵的影像背后,是怎么样的艰辛和艰险。所以,我们的抗洪英雄走了,我们哀思;我们活着,我们得节哀,继续走好今后的路。

 

2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