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衣米一的诗

来源: 作者:衣米一 更新时间:2015/2/2 15:56:27 浏览:5572 评论:0  [更多...]
◎诗人之死 国庆日,一个青年诗人 坠楼身亡。大家开始读他的诗 有人说,可惜了,这是个天才。 他活着时可没人这么说 他活着时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存在 还写诗,还受着生活之苦。 他的死,完成了一个无名诗人的出场。 还是十月,一个女诗人 因病去世 我十分吃惊,死亡总是让人吃惊 死亡总是让我深刻意识到 自己的活着,而死比诗离我更近。 更早些时候 一个男诗人,活在南方,又死在南方 我和他互发过邮件 打过电话 我熟悉他的声音 这声音也死了。 他是好诗人,很多人悼念他 怀念他,于是,我的怀念变得弱小 细微,几乎没有人知道我在怀念。 几乎没有人知道 诗和死亡 这一对孪生兄弟 经过我的身体又出生了一次。 最著名的诗人之死 发生在多年以前 那时,我的脸 似乎永远长不出一根皱纹,我弟弟也是。 我们做着诗人梦 那颗最亮的星星突然熄灭了。 斧头。岛。春天。谣曲。 这些词包围着我们,压迫着我们 我和弟弟 坐在长条沙发上 ◎小镇的白玛 她住小镇。带一个小孩,养一条狗 这个叫白玛的女人 和我藏在身体内的那匹马,有相似之处。 画地为牢,在自己的牧场种植喂养自己的草 不轻易嘶鸣。如果嘶鸣,必令人惊心。 因为厌恶噪音,而失去幸福。 ◎我在一年里认识死亡 一年中我失去两个亲人 一个年岁超过一个世纪,一个正当壮年。 一个的葬礼响起唢呐声,一个收到一百零一个花圈。 这密集的死亡,让我对逝去的人,学会了劝慰 我说,接受吧,接受你那被带走的命运 接受活着的人的美意,唢呐,花圈 烧成灰的衣物,纸钱...... 没有什么能再给你了 想了又想,的确是没有了。 ◎晃动的阳光 街道,阳光在晃动 如果将车开快一点,它就晃得更厉害 晃得更无形。 我想起一个词,放浪形骸 像我的父亲。 我一生也没有摸清楚它的厚度,高度 我一生都在向它表示 我是它的女儿 明亮的,温暖的,炽烈的,永恒的…… 我一生都在拒绝成为一个死孩子 到死都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