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我的每一句话都是命令

来源:南国都市报 作者:梅国云 更新时间:2013/2/18 0:00:00 浏览:6922 评论:0  [更多...]


班长是兰州人,姓强,个子矮矮的,说话时有二爱,一爱挥舞拳头,表示斩钉截铁,二爱排比句,表示有一定文学水平。

强班长在队列前给我们第一次讲话就是以发表重要指示的名义进行的。他说,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当然我们也没有回应说“首长好”、“为人民服务”。因为刚当兵,我们还没学会。他接着说,来到12班,是你们的荣誉,是你们的幸运,是你们的未来。为了你们的未来,你们一定要爱12班,爱班长,爱每一个战友。做到有荣誉就争,有红旗就抢,有危险就上。为了保证大家在12班都有前途,我要求———

强班长说到这里时嗓门一下子提高了八度,并且表情十分严肃地敬了一个礼。强班长接着要求说,从现在开始,我的每一句话都是命令,每一句话在本班都是最高指示,每一句话都必须无条件执行。

我们十个新兵倒也争气,荣誉和红旗拿了一个又一个,成天地把班长兴奋得意气风发。

一个月后我们开始进行正步训练。

那天班长在队列前做了示范后,就给我们下了正步走的口令。班长下了口令后,通信员跑过来叫他赶紧到连部开会,说连长有重要任务安排。班长一着急就忘了喊立定的口令让我们在原地自由活动。我们十个新兵并不知道班长去连部开会的事,就一直往前拔正步。拔到训练场尽头,是一片水稻田,大家没有听到班长下立定的口令,以为班长在检验我们的意志,就没有停下,一直向前拔。一路哗哗地拔下来,每个人都成了泥猴子。

把水稻田拔完,前面就是一条小河。大家站在河边,没有一个人敢往后面看。大家都以为班长一直在后面跟着呢。黄彬就小声说,班长不下口令让我们立定,是不是让我们跳到河里把身上的泥水洗一下?徐天奎小声说,我认为,班长故意考验我们呢,我们兵不都是卒吗,卒子只能向前,不能后退。卒子过了河就更厉害了,班长是想让我们更厉害。徐天奎说完就第一个跳到了河里。然后我们就都跳到了河里。幸好我们都会游泳。大家上岸后这才往身后瞧,却没见班长的影子。

我们把班长弄丢了。我说。徐天奎说,班长怎么会丢,他老人家一定早就跑到我们的前面抽着烟等我们呢。他不是都说了吗,他的每句话都是命令,都是最高指示,都必须无条件执行。我们还是执行吧。再往前就是公路了。黄彬说。那也得往前。徐天奎说完就往公路方向拔开了正步。

大家觉得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关键是姚冬冬说了一句:雪山草地都过了,再拔一趟回去受二茬苦,我才不干呢。光明前途就在前面。大家就继续往前拔。等拔到公路时,我们看到团里的卡车停在路边。徐天奎说,我说得没错吧,班长他老人家一定在车上坐着等着表扬我们呢。车上下来了团长,大大超出了我们意外。我们一激动就拔到了团长跟前,准备等团长表扬。我们却看到了团长铁青的脸。小伙子们,你们是在执行什么特殊任务呢?是不是准备集体逃离部队啊?团长问。

我们一听坏了。还是姚冬冬反应快说道:首长,我们班长说,他的每一句话都是命令,都是最高指示,都必须无条件执行。他给我们下了正步走的口令后,就没有喊立定。如果我们要跑的话,总不至于拔着正步跑吧?总不至于冒着淹死的危险跑吧?我们不明白,班长怎么没跟在我们后面。

回到部队的当天晚上,强班长在全连大会上做了检查。晚上我们躺在床上,就听到班长一声声地叹气,间有自言自语:你们咋就这么傻?

 

原载《南国都市报》2013年2月17日   http://ngdsb.hinews.cn/html/2013-02/17/content_19_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