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现代“猪圈”里的诗意写作

来源: 作者:王雁翎 更新时间:2009/6/5 15:13:09 浏览:6833 评论:0  [更多...]
     现代“猪圈”里的诗意写作   —————严敬小说艺术谈片   邀请几个著名作家或评论家撰写作品短评,以“推荐和研讨”的形式推出文学新人,是《天涯》杂志一向的做法。至今《天涯》已推出刘亮程、谢宗玉等,使之在国内文坛声名鹊起。最新出版的《天涯》杂志2005年第4期上,又隆重推出一位青年作家严敬的小说专辑,并同时配发了韩少功、蒋子丹、周晓枫、洪治纲的四篇评论。   严敬是海南一家养猪场的现代“猪倌”,在充满浓重异味的空气中终日与猪为邻。他的工作是记录每头母猪的产崽量,工作之余,喜欢在纸上做“白日梦”。大约在2001年春天,我在《天涯》自来稿中发现了一沓纸质已略为发黄的小说稿件,署名“严敬”。“那孩子奔跑起来,越过一片庄稼地,顺着大路,进了村庄。”平平常常的几句话,却似有一股魔力,吸引我不知不觉地走进了这个少女与白鸽的故事,沉浸于五月乡村麦田那种灼亮微熏的气息之中。这就是后来发表于《天涯》2001年第6期上的短篇《为桑亚姐姐守灵》,当年即被收入中国作协创联部编选的本年度最佳短篇小说集中。这是严敬的小说处女作。   处女作之后,严敬又在《天涯》上发表了小说《一个疯子》、《昨晚的罗大佑》,散文《栀》。   到了2004年的11月,海南省作协和《天涯》杂志社联合举办了“海南作家作品推介会”,邀请国内几家大刊物的编辑来给本省作者看稿、把脉。严敬一下子送来八九篇小说和散文,顿时成为大家关注的亮点。《白鸽》随后被《红豆》2005年第3期发表,《猪场的故事》也即将于《十月》发表。《天涯》从中挑选了三篇,这就是发表于2005年第4期上的《到三江喝茶》、《五月初夏的晚风》和《肖蕙》。   《到三江喝茶》的基调像一杯清茶,可以让你慢慢品咂滋味,《五月初夏的晚风》则有咖啡的浓香了。一个离开家乡、远赴千里之外在海南讨生活的农场工人,走在进城的路上,不断地回想起家乡五月的麦田。作者在此回环往复、浓墨重彩地铺陈麦田的色、形、声、香,诗意盎然:“5月的麦子已经熟透,麦浪一浪接一浪,从白云耸立的天边荡漾而来。那些麦子,就是在浪里相交相叠。村庄仿佛成了岛屿,被麦浪日夜不停地摇撼。”相信只要读过严敬的文字,会认同他写的是真正的美文。美文历来并不缺乏,但也许那种苍白、矫情、滥情的所谓抒情美文倒尽了人们的胃口,所以美文近些年几乎成了贬义词,很多写作者羞于甚至耻于写美文;相反,文字怎么粗鄙怎么来。文学粗鄙化倾向愈演愈烈,几乎已成为一种无所不在的现象。甚至连王安忆这样注重文字之美的作家在读到宗璞的《东藏记》时,都感叹宗璞文字的典雅之美,“让我们都觉得自己成了野蛮人”。这种粗鄙化现象背后当然有社会心理、美学及文学观念的流变,但过分“审丑”显然不利于文学生态的平衡,毕竟,美,永远是文学所追求的基本价值。当然,这种美文必须有“生活与感觉的依据,有南国潮湿土地和草木里的灵机一动,有切入世界时真实的个人视角”(韩少功评价严敬语)。   ——《文艺报》2005,7,26   《海南日报》2007,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