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求证爱情的悲剧

来源: 作者:王雁翎 更新时间:2009/6/5 14:55:29 浏览:6944 评论:0  [更多...]
     求证爱情的悲剧   电影《色·戒》一出,评论如潮,其中最八卦的解读说这是一个女人与钻戒的故事,一颗钻戒就收买了女人心,让她临时变卦,放走了处心积虑、谋划已久的刺杀对象,足见女人是多么物质化的动物。   这当然是一种调侃。   女人在乎的并不是那颗钻戒,而是由钻戒所表露出的男人心:他是爱我的!由性而来却又不敢承认的爱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印证。所以,她才会“心下轰然一声”,恍惚中脱口而出“快走!”结果丢了自己的性命。   女人为什么总是要求证男人的爱情呢?   王佳芝求证爱情并不奇怪。电影里给她加了一些背景:母逝(顺便说一句,如果再交代她的母亲被日本人所害,她后来献出贞操、色诱易先生就会有更真实、强烈的个人动机。当然,这也无伤大雅,青年的幼稚和冲动常常断送了自己),父亲出国,且娶了后母。在上海寄人篱下,想必受够了舅妈的白眼。朦胧的爱情也因丧失贞操于他人而无望。所以,她是这个战乱年代的孤女,是个情感的极度匮乏者、饥渴者。这就注定了她的悲剧。   遭遇易先生之后,她很清楚他是汉奸,是敌人,她只是假戏真做,却不能戏假情真,但她的身体却背叛了她的头脑。她年轻、敏感的身体在与易先生的纠缠中还是得到了快乐,这真实的切肤的感受一次次在这乱世中安慰了她那颗孤苦伶仃的心。她对他或许还有一丝恋父情结?总之,她感到易先生越来越象一条蛇,不仅钻进了她的身体,而且钻进了她的心,但她从来不敢想自己是不是爱上了易先生,她只有请求组织尽快动手,除掉易先生。她已软弱到了焦虑的地步。   要命的是,就在那“要命”的一刻,王佳芝面对美丽的钻戒,水一样晃动的光芒,在心里确认了易先生的爱情。   呜呼!   男人也求证爱情,只是这求证在他远不如女人那么要紧。易先生在从一场惊心动魄的暗杀之中仓皇逃命,本能地下令杀了王佳芝们之后,他也会认为王佳芝临危放他一马是真爱他的。男人得到了这种证明,最好的会象电影里的易先生,手抚王佳芝睡过的床铺就象再次抚摩她光滑的身体,眼里渐渐涌上一层泪花,心里对王佳芝说:我也是没办法啊,只能苦了你。世俗一点的会象小说结尾里的易先生,简直有点象纳了新宠的阔家老爷,掩饰不住的满面春色,微笑着坐到太太的麻将桌旁,心里感叹:红粉知己啊!想不到中年以后还有这番遇合。也好,这样也算成全了她,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她会永远依傍着我,安慰着我。瞧!女人的一条命就这样成全了男人关于红粉知己的梦想!   这样的处理当然搀杂了性格和性别的因素。李安是个男人,是个温文儒雅的男人,据说此部影片是他中年危机过后的产物,中年识尽愁滋味,这愁只怕更多是人生的无奈,所以,他在电影里最后让易先生热泪盈眶,代表广大女性观众原谅了易先生,给她们一丝最后的温情和安慰。而在张爱玲这里,两性永远难以和解:“他们是原始的猎人与猎物的关系,虎与伥的关系,最终极的占有”,这真是彻骨的悲凉。   温情的、相信的、幻想的李安;冷峻的、透彻的、绝望的张爱玲。如此而已。   只是,女人为什么总是要向男人求证爱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