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书推荐

《第39天》第一部分(7-10)

来源: 作者: 更新时间:2011/1/12 11:06:52 浏览:7361 评论:0  [更多...]
  
  
  1月20日(7)
  
  上午他把衣服送到干洗店后就又回到公寓楼昏睡了大半天。虽说军人一转业就浑身放松特别能睡,像喝醉了一样,也就是醉睡。可那是因为人家是主动要求转业的,或者是经过领导做工作没有思想包袱走了的。军人们在部队那么多年,始终是处于高度紧张的精神状态中的,一下子放松下来,什么也不用想了,就特别地能睡,有的人甚至会放松得使心脏冠状植物神经功能紊乱,会在睡梦中慢慢地堕入一个无尽的深谷之中,或者向天空无尽的远方漂浮,醒来后变得精神恍惚起来。有的领导一从高位上退下来,就苍老得特别快,有的竟然会得上心脏疾病。对转业干部来说,这种情况是常常发生在那些在岗位上责任心非常强的,后来又是主动提出转业的军人身上。从退休老干部来说,主要是他们掌握了几十年的权力,管别人指挥别人已经潜移默化地成了一种生活方式,成了精神支柱,成了他的生命,退休了,忽然就从天上自由落体地坠下来了,生命特征更替了,自然就会在身体状况上发生沧桑巨变。
  军人这个职业精神状态高度紧张,按理说应该来自于敌人,但实际情况恰恰不是这样。因为现在天下太平,社会整体上还比较安定,军人碰到敌人的机会就非常少,即使有了处突任务,也会在很短时间就完成了。绝大多数军人,对执行处突任务,不仅不紧张,反而还因为当了这么多年兵,总算碰到了军人应该干的事了,精神上非常亢奋。而在经常性的状态下军人精神状态高度紧张,不是因为敌人,那是来自哪里呢?答案只有一个,就是自己的上级领导。为什么?因为在和平年代,处于一个集体当中的广大军人的表现,没有战争平台来衡量,只靠领导对你的印象。领导的印象,决定你的升迁,也就决定了你的根本利益,甚至决定了一名军人的自豪感和荣誉感。所以,在没有敌手较量的这种环境,大部分军人就盲目地依靠上级的评定来发现自己存在的价值。大家有时候惋惜一名领导看不上的干部时,大多的话语是说,某某可惜了,要是在战争年代,绝对是个战将!可谁都知道,在没有战争的这种环境下,左右逢源的滑头们,往往成了稳重可靠,会办事的楷模。牛大志每每想起这个现象,脊梁骨后边就不由得嗖嗖地冒冷气。他有时候一个人苦笑,但苦笑过后,还得和所有人一样争取上级的首肯。他和所有的人一样,不是为了名利,是为了那种存在的价值被认可的归属感。
  
  
  1月20日(8)
  
  而今天,这种归属感没有了,一直被上级首肯的干部,被一张转业命令给把归属感弄没有了,看来上级的首肯也是一张并不值钱的空头支票,就好像那些优秀机关干部啦、嘉奖啦,先进中队啦等等,也只不过是一个臭都臭不起来的屁!
  而许多干部和自己一样,整天也渴望得到那个连臭味都没有的屁。要给领导留什么样的印象,就得成天琢磨领导的喜好、脾气,就得像刚过门的小媳妇一样,对婆婆察言观色,谨小慎微。问题的关键是,部队的婆婆又非常多,大一点的单位,光是常委就是八九个。在这个情况下,那就看你投机钻营的本领了,说得好听一点,也就是平衡关系的能力。有的责任心强的军人,光知道通过工作成绩来获得职务上的进步,却没有弄通官场之道。忽然有一日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就觉得实在压力太大,生怕哪个领导不喜欢你了,最后精神上实在受不了了,只好选择离开过去认为不可能像地方那样庸俗的部队。大志显然是没有考虑要离开部队的,他又把与上级领导处理好关系考虑得相对简单一点,也想通过个人出色成绩来实现理想,所以就没有醉睡。而他昨晚睡过去了却真正是因为酒精的作用。而今天白天只是想问题想昏了,就睡得迷迷糊糊的,心里总是纠缠着政委跟他谈过的话。纠缠了大半天他终于才明白了一点点,一定是领导不信任自己了。
  这种感觉就让大志感到非常羞愤。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实际上就是忠诚。一个军人如果不是因为年龄大、身体不好、犯了严重错误或者是成了一无是处的多余的人,领导让他转业了,实际就是领导怀疑你的忠诚有问题!对一个人忠诚上的怀疑,尤其对一个军人来讲,就是最大的耻辱。至于工作能力,在安排干部转业时并不是领导考虑的首要条件。在和平年代,领导喜欢的是听话的军人,在战争年代,领导喜欢的是能打胜仗的李云龙式的军人,哪怕李云龙浑身是刺是毛病。武警虽然有些战斗,但都是小儿科,就像过家家一样,几十、几百、几千军人围住几个敌人,可能有时候敌人还手无寸铁。武警能不能打胜,还有什么悬念吗?你牛大志虽然练就了一身好功夫,在关键时刻也能拿得出来,可是这么大一个部队,还找不出几个有武功的能手?大志毕竟在部队九年多了,对这些道理,当然是非常清楚的。可是在他找到这个可能的理由后,就想不明白,自己出生入死,立了那么多战功,领导为什么就不信任自己呢?大志想不出个所以然出来了,就把烟头一掐,狠狠地拍了一记床头柜,干脆不想了,起来洗了个澡,穿上上午出去时穿的便衣,今后永远都要穿的常服,直接来到了中队。
  
  
  1月20日(9)
  
  本来他不想再吃部队的饭了。你们都不要我了,还吃个鸟饭,吃这个鸟饭也是假惺惺的。
  记得自己以前处置事情时,碰到一位上访者竟然是退役的自主择业军人,那时候自己还年轻,搞不懂那自主择业的干部说的“对组织有感情,对领导有憎恨”的话。想着领导都是代表组织的,既然对组织有感情,干吗对领导有憎恨啊?现在大志似乎无师自通了。不是吗,组织上培养一名干部的时候,也是一腔真诚地尽力,组织上出台各类政策的时候,也是让人心里热乎乎地感动。可不知道怎么回事,领导们一旦执行这些决定的时候,往往有一万个可以灵活的理由。难怪,对领导,有些领导吧,有憎恨是能想得通的。
  “奶奶的,部队把自己给开了,再跑回去吃部队的饭,有点癞皮狗的味道了。”大志心里有些难受。但他又忽然想到,自己作为一队之长,就这样走了,也走得太窝囊了。一个男人,一个军人,哪怕是犯罪了,总得给曾经一个锅里吃饭,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弟兄一个交代吧。还有,这九年多来,毕竟是部队给了自己这一切,犯不着跟哪个要你转业的领导较劲,那个要你转业的领导并不能代表自己的九年多军旅生涯的全部。如果转业是哪个领导的个人决定,那就憎恨领导吧!“呸!我的领导!”大志一咒骂出来,心里好像自己堕落了一样地痛苦。
  到了中队门口时,大志看着昔日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还没有来得及感慨,那哨兵就“啪”地敬了一个礼说了句:“队长好!”大志听了后本来是要纠正哨兵的,门卫敬礼不可以说队长好的,这违反条令。可是话到嘴边,想起自己已经转业了,这是人家小战士给自己这个老队长多一份敬重的。他就站在哨兵跟前认真地回了一个非常标准的军礼。哨兵看到,人家队长转业了,穿着便装,本来完全可以不敬礼的,但他还像平时一样尊重士兵,照样军人作风不减。队长竟然用立正的姿势站在那儿还礼,虽然这也不太符合军人进出营门的礼节要求,因为军人在行进间不必停下来敬礼的。这是人家队长对我们战士的感情不一样。就这样不经意间,这老队长和哨兵之间,彼此的心里就都比平时在一起时还温暖好多倍。
  文书夏仲阳眼睛尖,在房子里老远就见老队长回来了,就马上去叫指导员李建中。李建中跑了出来,先敬了个礼和大志握手。大志开玩笑说道:“鸟蛋!一个转业的人了,你小子还跟我敬什么礼,再说了,又不是老子刚探亲回来,分别时间最多也不过24小时。”
  建中也笑了,马上就指着身后跟着的人,正要介绍,那人先敬了个礼,说了声:“老队长好!”
  
  
  1月20日(10)
  
  大志不好意思起来说道:“田雁队长好,哎呀,我把今天支队来宣布命令的事忘了,实在对不起啊!”大志昨天光是听了政委的话生气,就没有把政委说今天政治处主任要来宣布命令,送新队长田雁上任的事放在心上。
  “哈哈,是主任来宣布的命令,我打了好几个电话你小子都没接,知道你那时正醉睡,主任说那就不等你了。”建中说。大志心里明白,指导员说这话是给自己面子了。人家主任至多会说
  “不用等他了”,而不是“那就不等他”了。自己一个中队长,在政治处主任那里也就是稀松一碟菜而已!何况,已经转业了。宣布这个命令对于自己这个转业干部来讲,只是组织形式而已,你能来,体现的是你的境界和觉悟,你不来,也不少你这个人。人家主任来宣布命令,关键是把新来的队长送到岗位,只是组织上把你大志看扁了。大志的心里就有点不是滋味,觉得到了军旅生涯最后时刻,做人竟然做输了,就越发感到昨晚那个酒不该喝,就后悔起来。水泥操场上飘过一朵云彩的影子让大志感觉眼花,昨晚的酒劲还没有完全散去。
  三人到队部坐下,新队长田雁就叫文书:“小夏,快给老队长倒水。”
  文书早已为老队长倒好了水,马上端过来放在大志以前的办公桌上。
  大志看到,办公桌上多了一个新的喝水杯子。那肯定是人家新队长的。只是自己还没有和人家交接,无非是抽屉里的东西再多待一会儿而已。实际上现在抽屉里的东西,已经有了租住人家田雁地盘的味道了。如果再有两天不腾出来,人家就会给你找个纸箱子,帮你把抽屉里的东西装进去,扔到杂物间里,连进小包房的资格都没有了。大志的心里又是一阵发酸。奶奶的,才过了大半天的时间,老子已经从这里的主人,变成客人了。唉,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还是建中先进入正题,说道:“一会儿开饭时,请两位讲讲话。”田雁连忙说:“好,好。”大志没有什么表情,他心里还在发酸,手里夹着根烟在抽着。
  “对了,大志,主任说让你这两天把工作上的事给老田交接一下。”建中看着大志说道。大志看着建中的表情,发现建中也是心里有些不畅快,他知道自己这个老搭档,也是个比较恋旧的人。
  “老队长主要是对我传帮带。”田雁在一旁谦虚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