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书推荐

《第39天》第一部分(4-6)

来源: 作者: 更新时间:2011/1/12 11:05:49 浏览:7808 评论:0  [更多...]
  1月20日(4)
  
  这下好了,那四个字才写了不到一年,就真的转业了。
  “奶奶的,覆水难收,早有暗示啊!”牛大志自言自语,抬起脑袋望望窗户外一疙瘩一疙瘩的云彩,拿着调好响铃的手机就愣起神来。就在他愣神的时候,耳边忽然响起了《吉祥三宝》的歌声,吃惊的牛大志回过神来四周张望了一下,才明白过来,这音乐是从自己手机里传出来的。“手机一直在振动上习惯了,改成铃声竟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了。还有,这手机拿在手上响起音乐时都觉得比过去在震动时轻了不少。嘿嘿!嘿嘿嘿!这是怎么了我?”牛大志不由地苦笑了一下。
  电话是指导员李建中打来的,刚按了接听按钮,李建中粗鲁的声音就在那头骂开了:“我刚才打你电话,你就按掉了,估计你他妈的还在床上吧?转业的人都真的能睡吗?如果我不给你打电话是不是要睡到晚上啊!现在我给你安排一项任务,你小子听好了,科目,‘米西’,时间,晚上6点,地点,中队灯光球场。”
  大志嘴里支吾着还没有来得及回话,那边就挂了。这指导员,不是专门做人思想工作的吗,怎么一点也不理解人?还吃什么鸟饭啦,有心情吃吗?大志叹了一口气,端起床头柜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水,却感到味道不对,想想自己因为最近忙着考核,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回过公寓宿舍了,马上跑到卫生间把水吐了出来,就大声喊:“夏仲阳,夏仲阳。”等喊出声来后就马上又想起,自己已经转业了,文书夏仲阳在中队部呢。就是你人在中队,也没有权力去指挥人家文书了。莫说是文书,全中队百十号战士,你哪个也没有权力去使唤了。从今后你自己的事自己做,别再指望人家文书通信员每天早上帮你叠被子,就连牙膏都帮你挤在牙刷上。牛大志忽然感到自己非常失落,像是一个被豪门丈夫抛弃了的小媳妇一样。他胡乱地刷了刷牙,洗了把脸,就从柜子里取出一套便服来使劲抖一抖然后穿上。
  站在镜子前,牛大志就不由地长久地看着镜子下面桌子上的一块古砖。这块古砖是自己离开家乡到军校上学前在家乡田野里的一座无名古墓上取的。据传古墓里埋着一位为抵御异族侵略而牺牲的将军。大志是听了教他武术的师傅的话从墓地取的。师傅说孔圣人讲过的,祭神如神在。我不与祭,如不祭。你带上这块砖,心里面常想着大将军就是心祭。祭者自尽其心,必得大将军的保佑。大将军等于就是你神灵界的大师傅了。你们牛家村从县志上看,还没有出过人物。你带着这块砖,心里面想着神灵师傅,想着大将军,大将军就会保佑你成就事业,干到将军的。
  大志凝视着这块古砖时就不由地苦笑了一下,奶奶的,看来古墓里埋的绝对不是什么大将军,说不定也就是和自己一样,是个带了不到百十号人的小武官,后人为了给自己的村子描金,就生生地把他传成了将军,要不自己明明拿了墓上的砖块,怎么就只干到了连职,而且也不是说自己能力不行,政治上不可靠。
  
  
  1月20日(5)
  
  这到部队满打满算才九年多时间,正连职都不入品,连芝麻官都不是,这离将军还有十万八千里呢!唉,还不如村子里的一个志愿兵转干的,人家都把副团长当上了!一个镇的人都尊称他为游团长!
  他把古砖搬起来用手长时间地抚摸着,末了,就深深地叹了口气。就在他准备把古砖放在桌子上时,就发现一直在古砖下面压着的几年前收到的一封信。这封信是老家斜阳市一个叫张小爱的女中学生写的,字里行间充满了对他这个英雄的爱慕之情,还说他就像《荷马史诗》里特洛伊战争里的英雄墨涅拉奥斯。这个女生前前后后给他寄了好几封信,他都没有回信。他觉得这个女孩子年龄还小,再说,自己也不想这么早就谈情说爱,也不想当墨涅拉奥斯那样的为了美女海伦而战的英雄。我牛大志就是牛大志。另外,他也怕过早地恋爱会影响自己实现远大志向。他就把这封唯独装了女生照片的信压在了古砖下面,也是向大将军的一个保证--在三十五岁之前,绝对不能考虑成立小家庭。就是这几年父母催促他赶紧找媳妇,甚至父亲说再不找就不要认他这个老子相“威胁”,也没有动摇他的想法。
  他放好古砖,拿起这封信时,就苦笑了一下,没想到啊,理想就实现得这个样子,半途夭折,就是爱情至今也只还是老青果一个。他把信封打开,抽出了女生的照片,扎着羊角辫子的女生在对着他阳光地笑着。小丫头,但愿你不要成为海伦!此时,他的心里就一阵酸楚。这酸楚倒不是他该不该拒绝这女生,而是因为自己命运的可笑。他重新把女生照片放进信封后,就随手丢进了垃圾桶里了。
  然后,他就走到镜子前习惯地整整容,看到自己穿在身上的一身便装就觉得比平时节假日上街穿在身上还不习惯,非常地别忸。他脱下来扭过头看床边椅子上的军服,顿时,心里面就有了无限的惆怅和酸楚,竟生出了生离死别般的疼痛感。回过身,抱了那身军装竟呜呜地哭了起来,鼻涕眼泪挂在铜纽扣上闪亮亮地让人恶心,他却一点都顾不得,直到感觉把心里的委屈哭得差不多了,胸中舒坦了一些,才起来擦了把脸,却发现双眼肿胀发红。
  “明王之治,功盖天下,而似不自己。”
  “尧舜恭己正南面而已矣,荡荡乎民无能名焉。”大志哭完了后就油然地想起古文里庄子说的话,还有孔子说的话。我牛大志,一个普通人虽然不敢跟国之明王相比,但至少也是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的,怎么你组织上就看不到我的心思。
  
  
  1月20日(6)
  
  就在昨天晚上,他一个人到外面的小饭馆喝酒时,饭馆的一个女服务员还一个劲地说:“兵哥哥真帅!有你们在身边特安全,特自豪!”他听了后,就长叹了一口气,喝了一大杯酒,“砰”的一声,把空酒杯重重地砸在桌子上。把女服务员吓得一伸舌头躲到操作间里没敢再出来。牛大志看着门帘后边的女服务员的身影,心里有些不忍,想向她道个歉,却不知道怎么开口。自己有气撒不出来,却冲一个打工的孩子发火,算哪门子事啊!在内疚与难过的交织中,牛大志生生地把自己就灌醉了,怎么回到公寓的,一点都不知道。
  犹豫了半天,他才又把便服重新穿上,又对着镜子看,越看越觉得镜子里面的人是那么的陌生,于是他就大声地吼叫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唉,从今以后,穿在自己身上的衣服就不能叫便装了,而是老百姓的常服了。大志心里这样想着,就到床边的椅子上拿过军装,把军装上代表着自己身份的军种符号摘下来,拉开床头柜上面的抽屉,找了一个放手机的精致小盒子,小心地又非常庄严地把军种符号放到里面。关上抽屉后,他找了个塑料袋子把军装放进去,就要出门;走到门口时,又看到了垃圾桶,看到了装了那女生照片的信封,犹豫了一下后,就弯腰把它取上,把信封在自己穿的衣服上来回打了打上面刚刚沾上的垃圾桶里的灰尘,走回到桌子前放在了古砖的上面,然后就带上门出去。
  他今天出门做的第一件事,是要把军装送到干洗店给洗了。出门时,他忽然感到小腹有些胀胀地难受,才想起起床后到现在还没有小解,就又从裤兜里取出钥匙打开门,上卫生间,排掉了酒精味很重的尿液。我今天这是怎么了?大志就感到自己有些六神无主,他甚至为自己担起心来。毕竟才不到30岁,他真不知道,未来的路该往哪儿走?自从当了兵后,他就从来没有想过还要当老百姓。他不知道脚下的路在何方。
  下楼的时候,大志感觉双脚磕磕绊绊地厉害,眼前的楼还在晃动,透过小小的窗户,街道上的车子晃得眼睛发花,他忽然生出一股被抛入大海,被海浪胡乱地扔高扔低的感觉。一声喇叭嘶叫了过来,大志恍恍惚惚地醒过了神。
  下午刚过五点,太阳火辣辣地有些发烫,海岸线上一条黑乎乎的云层静止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压过来。大志平时最见不得的就是这样的云彩,给人有说不出的难受,就像有些领导一样,蔫不唧唧地半天对一件事不表态,让人等得着急。大志每次见到这样的天气就窝火就尿急,有时候想大喊想狂奔,他见不得这样的天气也见不得这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