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人文快讯

《拐卖》修订再版热销引业内热议:呈现丛林世界的残酷场景

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作者:杨道 更新时间:2019/6/16 0:00:00 浏览:203 评论:0  [更多...]

69日下午,由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省图书馆联合主办的梅国云(省作协专职副主席、海南省文学院院长)长篇小说《拐卖》研讨会在省图书馆举行。当天,包括作家、评论家、天涯杂志社社长孔见,海南大学人文传播学院院长、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刘复生,海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毕光明,海南省作协副主席王雁翎,以及本土著名作家崽崽等在内的20多位评论家、作家、诗人从不同角度对该部小说进行了研讨。这是继上月由中国作协小说委员会、中国华侨出版社在北京举办该小说研讨会之后的又一次集中研讨。

 

以破碎的形式写中国现实

 

69日当天的研讨会现场,座无虚席,气氛极为热烈。孔见第一个发言。他认为,梅国云对社会的热点问题尤为敏感,对之进行跟踪、追溯,并进行深入的思考与挖掘。《拐卖》即从文学的角度,表达作者的情怀与思考,唤醒社会的良知。这确实是一个作家重要的使命。

刘复生就着《拐卖》,谈了当下中国小说写作的普遍性问题。关于新世纪以来兴起的底层写作潮流,他认为是对现实问题硬碰硬的切入。对于1990年代以来的中国,我们一方面见证了它的快速发展,另一方面也目睹了凶猛的市场社会近乎野蛮的力量。《拐卖》既显示了写作的困境,也显示了突破这种困境的某种隐约的可能性。《拐卖》与其说写了“拐卖”,不如说是借拐卖事件串联起当代生活的表象体系,呈现了一个丛林世界的残酷场景。所以,我们不能够把小说局限在一个行业题材,或者是打拐题材,只是反映了妇女儿童问题,它显然有更高的用意。

这部小说显然是要超越于司法事件,把角角落落的中国都纳入进来,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是个非常有趣的尝试。通过这种破碎的形式,小说曲折地书写了中国现实,并且对中国现实所处的历史阶段进行了隐约的判断。

毕光明对《拐卖》有较高的评价,认为它是一部能够引起强烈心灵震撼、尖锐道德诘问和深沉的社会思考的小说。作者从总体上把握了这个时代,并进行了超越性的思考。小说虽然有生活原型,但写作中对生活事实进行了重构,对时代进行了俯瞰式的把握。小说的叙事动机是善与恶的冲突,它写到了对善的奖赏,也写到了对恶的救赎。

王雁翎作为一位资深的女性编辑,知微见著,阅读《拐卖》的过程几经落泪。又因其知晓小说背后的故事,她明了这部长篇于梅国云来说,并非只是一次单纯的文学写作,而是他自我疗伤的一次心理治疗,是他的椎心之作。她同时提及了这部小说中人性的善,以及这善背后作者作为一个作家自觉的社会责任担当。这一点与海南师范大学教授、海南作家协会副主席张浩文的看法不谋而合。张浩文认为,《拐卖》就是一部触及社会痛点(一是拐卖妇女儿童,二是教育)的小说。作者的每一部作品,都基于社会痛点及时发言,这是艺术上的见义勇为。

 

文学创作需要这样的现实温度和情感力量

 

525日,由中国作协小说委员会、中国华侨出版社主办的梅国云长篇小说《拐卖》研讨会在京举行。当天,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吴义勤,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鲁敏,中国华侨出版社总编辑刘凤珍,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白烨,中国作协办公厅主任李一鸣,《文艺报》总编辑梁鸿鹰,《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小说选刊》主编徐坤,以及王春林、刘大先等评论家参加研讨。

吴义勤表示,《拐卖》是一部很有现实温度,同时也有情感力量的小说。它直面血淋淋的人生,很有生活的痛感和质感,看了以后非常感慨非常沉重,人物命运揪心,感人至深。

他声称文学创作要关注社会现实,拐卖妇女儿童是当下社会的一个毒瘤,是光明之下的一个阴影。这个阴影一直存在,炙烤着中国社会,拷问着每一个人。好的作品对读者有着正面、积极的引导作用,作家用什么样的眼光去发现、去面对、去书写,便有着重要的意义。我们的文学创作需要这样具有现实温度和情感力量的作品。

“从苦水里面腌制出来的故事有真切的滋味。”鲁敏谈到,她在看前言的时候就特别感动,只有极度痛苦才能写出这样入木、入心、入骨的现实。李一鸣认为,《拐卖》可以称作是清醒的现实主义创作,按照生活本身的模样,冷静观察,理性思考,如实描写,具有广度与深度。在施战军看来,这是一部探讨天道人心的小说,探讨极端情况下常态的存在,用意颇深,可以阐释的空间非常大。

施战军称这是一部很揪心的小说。探讨了在极端变态情况下常态的存在,主题意义很深,用意也很深。他认为这部小说是十来年小说创作中的一个很奇特的现象。

刘大先观点颇有新意,他给《拐卖》的定位是“新评书小说”。

从文本中来看,《拐卖》显示出说部、评书等说话艺术传统的影响,但它又不是传统的评书,它的“新”体现在接续了晚清以来的“社会小说”、“黑幕小说”和“谴责小说”之类“新小说”的现实取向,直接应对现实,手法上不事雕琢。除了通俗文学之外,它也从纯文学中吸取了部分营养,接续了1990年代以来新写实小说对底层、庸常人事的关注,因而折射出一部分现实社会的影子。

 

关于《拐卖》

 

《拐卖》是作者梅国云以自己的一些亲身经历为素材,创作的一部长篇小说,讲述的是特殊男孩“若水”被拐卖的跌宕起伏、催人泪下的故事。小说以细腻的笔触书写了主人公若水身上所承载的“至善”及永不停止追求善良、真诚的精神。

《拐卖》是长篇小说《若水》的修订版。今年2月出版发行后,很快销售一空,以致一版再版,目前仍在热销中。《若水》于20084月出版,根据《若水》改编的长篇广播小说曾于20085月在海南人民广播电台连播,次年2月重播,2009529日起,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黎明剧场连播两个月。

有业内人士认为,《拐卖》的文学意义在于呼唤人们对拐卖人口这一严重社会问题的关注;在于呼唤社会力量群力打击这一犯罪现象;在于呼唤社会保护妇女儿童,尤其是残疾儿童这样的弱势群体;在于唤醒犯罪者的良知;在于呼唤家庭、学校、社会关注特殊孩子的教育和成长。

 

梅国云谈《拐卖》:这是自我救赎

 

对于我来讲,《拐卖》前面部分的写作是非常困难、非常痛苦的。可以说,心如刀绞,万箭穿心。自己写不下去,毕竟是写自己的孩子遭受的各种霸凌事件,作为一个父亲来讲,常常感觉自己枉为人父,好多次在书房里不出来,被我爱人硬拽出来到外面。好多的文字我不敢看,又把它删了,也就是说,现在呈现出来的前面部分不是原来的东西,好多被我删掉了,作为一个父亲我不敢看。包括这次修改,我不太敢看前面部分的文字,我觉得看后面部分我很舒服。一直想解脱,我写这篇小说自己在苦海里一直想寻求解脱,常常在文字中一路交代未来这个孩子怎么样,这个孩子现在不说,未来再说,这个坏蛋将来怎么样,我现在不说,我就是为了寻求心灵上的解脱,不这样交代的话,我感觉到心中夹杂着痛苦,文字里这样一说,我就觉得好多了,才能继续往前推进故事的情节。其实,这也是父爱吧。

后半部分写得也很无奈,大家知道,现实社会中,被拐卖、被霸凌的孩子想脱离苦海不容易,即使没有被拐卖,没有被霸凌,像我们这样的独生子女,我们做父母的老了以后怎么办?不仅是折射这样的事件,也是社会的问题。对于若水出现的超能力,作为我这个当父亲的来讲只能是自我救赎吧。(摘自梅国云在《拐卖》研讨会上的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