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只羡农家不羡城

来源: 作者:叶传雄 更新时间:2019/6/12 0:00:00 浏览:665 评论:0  [更多...]


鲜果黄皮缀满庭,凤凰花絮挂红樱。

勾留错落深深院,只羡农家不羡城。

 

这首诗的作者是黎少才,他有一次与望坡居士、贤衡居士、唐鸿南和我等诗人到琼中县长征镇新平村访问,心有所感,遂吟此诗。诗的标题为《长征镇新平村印象》,时间是二○一七年六月二十一日。今天,我翻开记录本看到这首诗,觉眼前一亮,当读到结尾句“只羡农家不羡城”时,当年与诗人们一起访问的情景又一一浮现在眼前,使我兴奋、激动。

我清楚地记得,这年六月二十日下午,望坡居士和贤衡居士前来琼中指导县作家协会开展工作,晚餐时我们还与两位居士饮酒。正所谓“酒逢知己饮”,三杯落肚后,我们便打开话匣子,围绕古今中外之文化来谈。那天谈了多久,谁都记不清,因为后来大家都醉了。第二天用早餐时,我接到县规划局扶贫驻点工作队员小廖的电话,他说,知名诗人望坡居士和贤衡居士来琼中指导作家协会开展工作,这对推动琼中县文化向前发展是很有积极意义的事。为此,他经和单位主要领导商量后决定,邀请诗人到他驻点扶贫的村庄参观、作诗。放下电话,我当即把小廖的意思告知大家。望坡居士和贤衡居士听完话,他们都表示赞同小廖的意见,说是要充分利用上午这一段空余时间,到黎村走走看看,灵感来了还可以作诗,这也是他们此次来琼中的行程之一。两位居士说的在理,其他人也就没有异议了。

用完早餐,我们就乘车朝新平村驶去。又是一个蓝天万里的日子。过了长征镇,车子便离开省道,往北进入村道行驶。村道虽然很小,但都是新建成的水泥路面,走起来车子平稳,司机感觉良好。朝前望去,村路两旁一片连接着一片的橡胶园、槟榔园和水果园直扑眼底,给人以美好的视觉感受。约摸走了十多分钟,我们就抵达目的地——新平村委会旧村平村。

县规划局驻点扶贫队员小廖在村委会办公楼前迎接我们。下得车来,众人在小廖的引路下,先参观了村委会办公楼。办公楼第一层左边是一间文化室,里边靠墙的地方都有书柜,柜中摆满经济、政治、文化等图书,把众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了。进去文化室参观,众人看得很仔细,望坡居士还提议,说是今后可以送一些群众喜欢的图书进来,不断充实经济和文化方面的图书品种,以吸引和方便更多群众来此阅读,把村文化室建设得更好。

村委会办公楼后面,就是旧村平村。从村文化室出来,众人从村左路边走边参观。旧村平村位于长征镇东部,境内属丘陵地区,地势较为平坦,故名。在高处俯瞰,深碰溪由南往北从村庄西边流过,而后汇入辉草河。主要农作物为橡胶、槟榔和水稻。左边路上,民居除了旧式瓦房,还有新建的平顶房、二层三层小楼房,新旧虽然各占一半,但它们真心守望,和平共处,几十年甚至是一百年也从未争吵过。路旁有荔枝树、菠萝蜜树、黄皮树,其中菠萝蜜树和黄皮树此时果实累累,黄皮果成熟时金黄一片,色彩很是迷人。征得村民同意,我们各自摘下一枝黄皮果,边走边吃,感觉甚好。

村中,有一户居民家正在煮酒,望坡居士和贤衡居士得知,便进去参观。煮酒的农妇见有外人来,便以笑脸相迎,礼貌地回答客人提出的问题。然后,农妇还摘下一些黄皮果,请客人慢慢享用。

我们辞别农妇,从环村的右路出来。之后,众人集中在此村原陈村长家休息。在陈老村长请众人喝茶的时候,我抬眼看去,陈老村长虽说年纪已是七十多岁,但腰不弯,耳不聋,走起路来还很平稳、有力。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陈老村长在与我们喝茶、聊天的过程中,脸上都保持着微笑,这让众人感到很亲切。

热茶飘香,清风徐徐。此时,望坡居士高兴地说,有诗意了。说完,望坡居士便在一旁作起诗来。

过了一会儿,望坡居士笑着说,他完成一首诗,已传在微信里了。大家争先打开微信,见到望坡居士的诗,诗题为《于旧村平村喝茶即兴》,全诗如下:

 

尝罢黄皮看野花,驱车十里到农家。

逃禅何必入禅院,小坐闲庭漫吃茶。

 

“文笔自然,真情流露,诗味甚足。好诗!”大家皆竖起大拇指。

“逃禅何必入禅院”,这个诗句作何解?我问过周围的一些文友,他们对“逃禅”这一层含义都不理解,面有难色。后来,经望坡居士指点,我和文友们上百度百科网查找这个词条,得到解释是这样的:逃禅指逃离禅佛,即《孟子》“逃墨必归于杨,逃杨必归于儒”之义。以“逃”字来表达对一种某思想主张的背离的用法,儒家很早就有使用,著名的即所谓“逃墨”、“逃杨”之说。朱熹解释道,孟子之所以如此言逃墨、逃杨与归儒的关联关系,乃因“杨、墨皆是邪说,无大轻重。但墨氏之说尤出于矫伪,不近人情而难行,故孟子之言如此,非以杨氏为可取也。”。所以,逃墨、逃杨之说指的是避弃墨、杨之说而归于儒,所含的是“去邪归正”的意思。故而,后来对于儒者涉足释氏之教而最终弃离释氏回归儒家者叫做逃禅,“逃禅以归儒,变赝以求真”,乃是“逃禅”的真正用法,即逃离禅而回归于儒。还有一个名言,即“逃禅煮石之间。”查看明清之印,一些文士就常以此句入印。总之,古代文人雅士看破红尘,追求清净淡泊的生活,往往逃避俗务,从禅定和禅悦中获得人生的自由和解脱。

见时间不早了,众人才和陈老村长合影。陈老村长本想留下我们共进午餐的,但因为我们还要参观白鹤村,还要与县规划局有关人员座谈,我们只好恋恋不舍地与陈老村长道别。紧接着,我们顺路参观了白鹤村。老年人说,这白鹤村北面有一片大树林,树上常有大群白鹤飞来栖宿。老一代村民认为白鹤为吉祥鸟,年年会给村民带来好运气的,就以白鹤鸟命名村庄。我们进入村中,见民居掩映在一片翠绿之中,村民和谐相处,人人脸上挂满笑容,还怀疑是到了陶渊明书写的桃花源梦境了呢。

当我们回到县城时,已过晌午,但众人脸上不见疲惫之态。

在县城小酌时,黎少才兄又诗兴大发,即席作诗一首,即《琼中重逢李景新高海洋二教授》,全诗是:

 

禅心佛相细端详,一样洪声一样腔。

士别三年容刮目,君临瞬息热衷肠。

但凭三亚天才力,共筑琼中智慧墙。

来日方长多捷报,不妨微醉在仙乡。

 

这首诗明白如话,感情真挚,不难理解。补充说明两个名词,即诗题中的“李景新高海洋二教授”。李景新,号望坡居士,当时为琼州学院教授;高海洋,号贤衡居士,当时也是琼州学院教授。俩教授住在三亚,他们有空闲就来琼中指导县作家协会开展工作,深受大家的欢迎。

翌日凌晨,贤衡居士传来一首诗,诗题是《访琼中县长征山乡》,全诗为:

 

骚人昨夜醉黎家,白鹤村前问野茶。

一夜清凉风带雨,半坡飒沓蝶穿花。

禅心岂厌临泉远,醉眼偏宜鸟道斜。

更向山边持宝锡,慈航几度过天涯。

 

诗句中的“慈航”,是名词。慈航指慈航真人,又称慈航仙姑真人,也称慈航大士,道教女真,出现于在《历代神仙通鉴》、《灵宝经》等典籍。佛教称观世音菩萨,在佛教中是慈悲的象征,从某种意义来讲,是佛教影响最广的一个菩萨。

上午,接到望坡居士和诗,诗题为《和贤衡居士〈访琼中县长征山乡〉》,全诗是:

 

青山高处访人家,步步深情步步花。

少妇庭前闲抱子,老翁树下漫分茶。

回车一路岂无意,举首九天哪有涯。

借问众生何所似,翩翩谍影夕阳斜。

 

中午,接到黎少才兄和诗,诗题是《和贤衡居士〈访琼中县长征山乡〉》,全诗如下:

 

开心际遇吉祥花,共品黎苗生态花。

山岭堆银施粉黛,民居叠彩灿星霞。

坐禅篱外观音竹,仰项棚间佛手瓜。

尽管俗尘随处有,清纯天趣落农家。

 

收到以上诗歌后,我很高兴,及时记录、收藏,留下来慢慢去研究。贤衡居士、望坡居士和黎少才三位诗人的唱和,景美情浓,生动鲜活,各得其味,各有千秋,我都一并欣赏。

回忆起这次与望坡居士、贤衡居士、黎少才兄和唐鸿南等诗人一起访问新平村,再次阅读诗人真情感人的诗歌作品,我不禁喜形于色,立即以微信形式告知外省一些诗友。很快,外省诗友即来信说,琼中黎族苗族山村美如画,民风纯朴,而诗人的诗句更是让人沉醉其中,真想现在就到那里走走看看,进一步体验诗句之境啊!

我把外省诗友的短信传给望坡居士、贤衡居士、少才兄和鸿南弟,电话中传来了他们开朗的笑声。我觉得,那笑声就是人世间最动听的声音了。

 

二○一八年三月五日于黎母山下

二○一九年六月九日修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