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二哥的小电影

来源:武陵都市报 作者:胡天曙 更新时间:2019/6/10 0:00:00 浏览:623 评论:0  [更多...]

上世纪六十年代,在偏僻的乡村里,交通道路不发达,文艺娱乐项目更是少得可怜,电影电视等名词,出现的概率几乎为零。二哥的小电影,给古老山村的夜晚,点燃一盏莹莹的快乐之光,让村民享受到一种独特的屏幕之精神晚餐。

二哥的小电影,是以小木箱、镜片、手电筒、白色布幕等物制成的。一天中午,做完田间农事后,二哥取来小木锯、剪刀、把尺等工具,开始自制手工电影。此时,二哥在一尺左右见方的玻璃片上,以火在玻璃片上微熏片刻,而后取来玉簪(刺猬之刺,中间黑亮,两端尖小微白,为妇女织锦之物。)在镜片上勾挑几下,不多时,鸟兽虫鱼,农人耕田耙地,动物人物,被勾勒出来,其物纤毫毕现,活灵活现,形象逼真。二哥把勾勒好的镜片固定在小木箱上,以备放映时使用。镜片是分类的,有好几片,叠放在一个大木箱里。二哥到小货场买回一条白布,制成一米见方简易的小银幕。又买两节新电池,一把手电筒。在放映时,二哥手持手电筒伸入小木箱一端,打开开关,莹亮的光柱射在镜片上,镜片上的人物虫鸟,则投影在小布幕上。二哥紧握手电筒,来回伸缩,上下晃动,布幕上的投影也在不断变化,演变成故事情节。布幕上的人物动物可走可立,可蹲可跳,可飞可止,似真人真物一般,令人看得入迷。在那缺少电影电视的年代,二哥的小电影,令村人大饱眼福,亦是一件奇事。

乡村的夜晚,四周幽黑如漆,星星莹丽,流萤悠游,林风轻吹。那时,娱乐的节目甚少,又没有电灯,劳累一天的村人,则早早入睡。二哥的电影出现,吸引左邻右舍的大人小孩。吃完晚饭,他们把碗一搁,就跑到二哥的家里来。人少的时候,则二哥的房间里观看。有时,人越来越多,二哥就把小电影搬到外面庭院,让大家观看个够。二哥在放电影的夜晚,早早收工,回到家中,准备好放电影的器材,并在庭院前摆好几条长木凳,在小竹筐里,放好几个熟山玉米和山薯,好让村人美滋滋的观看电影。有时,二哥来不及吃晚饭,也要放好电影,满足村人的需求。村人走后,二哥才走到小厨房里,起火烧锅,弄点热菜热饭,填饱肚子。二哥的电影是免费的,村人想看时,只讲给二哥一声,二哥则乐呵呵的,给村人放映。二哥这种助人为乐的精神,受到村人的尊敬和爱戴。

二哥的小电影体裁战争,是有关害虫益鸟的科学小知识。二哥的电影,解决了村人的一些精神需求,让村人津津乐道,声名远播四方,有的村人慕名远道而来,观看小影片,带乐而来,得乐而去。后来,附近的一所小学校长,亦闻二哥的大名,把二哥请去,放映电影。二哥受宠若惊,受命把小电影搬到学校来。小电影放映的内容,为害虫科教小知识,如蚊子、蟑螂、苍蝇等害虫,亦有青蛙、猫头鹰等捕虫高手。二哥按校长吩咐,依次到各个班级去放映。二哥包放映,校长讲解,学生得到一定的害虫危害人类健康的知识,学会怎样灭杀害虫,保护人类健康。二哥的小电影,搬进了教室,得到了社会的认可。二哥尝到甜头,乐呵呵的,能为社会做点事,再苦再累,也值得的。

二哥的小电影,也有动物人物故事的。猎人打猎,山猪偷吃田地里的蕃薯,或村人从事农桑等等小小故事,颇受村人的喜欢。是故,二哥的小电影,在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特殊年代,是一朵独放芬芳的山野之花,让村人沉醉其中,得乐其中。村人在日间劳作之后,夜间得到些许的精神放松和欢愉,二哥的小电影,是功不可没的。直到今日,上了一定年纪的村人,在夜晚酒酣饭后之余,回首往事,二哥的小电影,亦成为一个令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无声电影和有声电影相继在乡村放映,二哥的小电影已退出其小小的历史舞台,收物停放。小电影停放后,二哥把小电影器材收好,象珍藏价值千金的宝贝,存放数年。农闲之时,二哥把电影器材搬出来,以布抹去镜片污垢,把小布幕晒在庭院里。此时,春阳融融,二哥站立,细细观赏,以手抚摸器材,抚摸曾经相伴多年的老朋友,欣喜几多,感慨几多。

小电影,曾经给村民带来欢乐,令二哥引以为豪,穿过岁月的烟尘,鸟兽虫鱼,椰榔村井,浮现在眼前。村人过去的刀耕火种、绳床石灶的原始生活,投影在记忆的银幕上。

二哥的小电影,放映我们童年的欢乐,放映曾经美丽恬静的乡村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