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黄家咀,我杜撰的水墨辞

来源: 作者:杨柳 更新时间:2019/3/27 0:00:00 浏览:566 评论:0  [更多...]

      “黄家咀先生,在大天门网上看到你的文章,感觉你好像是我们黄家咀的人,怎么写的都是我们的黄家咀啊?”——署名:黄家咀的老妹。
      从此,我就有个老妹了。
      我的笔名黄家咀。确切而言之,是个网名。时下小年轻上网都有网名。我的才10岁的小孙子也有一个:我是黄家咀的孙子。我虽无八老,却也七十,潮起心潮,也就有了黄家咀。
      上小学之先,我知道的黄家咀来自黄家咀做客的苗儿。苗儿是我邻居婆婆的外孙,与我年仿。他长年两条雾淞挂于鼻下。实在长了,他便和蜥蜴刁蚊子一样,弄上一条去嘴里。这一点他实在不如我先进。我总是以手一抹,而后擦在胸襟。久了,胸襟便亮呈呈,有个铠甲的样子。于是我便常常“常山赵子龙在此!”
      要上学的那天是个秋天,妈妈自然不会让我着那如铠甲样的衣服。可是一上路还没有走到学校,我的胸襟又是亮堂堂的了。和我一块去的是邻家女孩小青。她总是有些骄傲自满:“我不要你同桌!”她以为她有多么了不起,我还不想和你同桌呢!
坐在我面前的是徐老师,比我父亲还老的一个老师。他对每个报名的新生都说:“我们学校叫黄家咀小学。你叫什么名?”
      “鼻涕佬!”母亲总是这样叫我的。
      周围的笑声格外响亮!
      结果那天我就没报上名。让小青“鼻涕佬”了许多天。
      不过那天也不是没有收获。我知道了黄家咀。原来她离我们村才两里路,原来她长而宽,人家住的未分东南西北。
      第二年报名我就知道自己叫什么名,母亲让我练习一年了,而且她再也没有叫我“鼻涕佬”过。
报上名,我不仅爱上了我的黄家咀小学,也爱上了黄家咀村,更多的是爱上了黄家咀众多的女同学。
      黄会娥好看,和我同桌。小青上二年级了,她与我没法同桌。我也不想与她同桌。她太骄傲自满了。黄会娥就不骄傲自满,她还有些谦虚。不会做的算术题,我都给她抄,抄一题换10颗炒黄豆。每逢放学,我便送她回家。她家离学校近,就在学校后面,50米不到。我回家一定要走过她家门,这样送她回家也就顺理成章了。
      好看的黄会娥,圆圆的脸黑黑的头发大大的眼睛——每次老师要我写学说话,我就这样写。其实,黄会娥皮肤特白里秀红,一幅春天的样子。
      这样每年升级,她都吵着要和我同桌,直同到三年级。四年级,我们班上有同学插班。也姓黄,叫黄金莲,很优雅的一个名字。黄金莲更好看,说话多些娇滴滴。班上的男同学总逗她,弄哭她好多回。徐老师便让她和我同桌。黄会娥不同意,我便不给算术她抄,还叫她黄鼠狼。这样我便和黄金莲同桌了。我喜欢听她说话。遇上别的同学笑话她,我就与那同学打一架。赢了那同学自然不敢了。要是输了,我就接着打,下课打,放学也打。同学们也约好了——谁都不许告老师。打到那同学实在不想打了,就对我说,她又不是你老婆,你这么护她。我大声回答,以后会是。同学们便大声笑。黄会娥还在家门口拦住我,质问:“你答应我的不算数么?”
      黄金莲也要我去她家玩。原来她家在黄家咀村的最东边。是座草顶房,也很矮。我就说:“房子这么丑,你怎么这么好看?”“我妈好看。”是的,她妈妈好看。
      等我升上高小时,我要上徐马湾读五年级去了。黄家咀小学没有高小。我们班才有三个同学升级。黄会娥与黄金莲都没有升级,邻居爱骄傲自满的小青也没有。黄金莲还不错,考试完后带我去了她家,让她妈妈给我做了好吃的泥鳅,那是她爸爸晚上用笼子笼的。我回家时,黄金莲送我:“你不准做陈世美,读书完要来找我啊!”我答应不会做陈世美。
其实我是很不想离开黄家咀的。黄家咀好玩。最好玩的地方是铁家咀。铁家咀在黄家咀村后,高过黄家咀。山上没有人家。据说以前有的,后来又搬到黄家咀了,因此留下了太多有枣树,每年秋天,枣子们在树上唱歌,招呼我们去吃。我就带上黄金莲,也带黄会娥。有时黄金莲便嘟嘴巴。枣子大而甜,吃饱了回家就不吃饭。
      黄家咀还有黄家冲,冲里稻田填满,冲底有几口水塘,稻田没水了,水车就架起来,人们一边车水一边唱“情呀我的郎”。黄金莲便带我去抓鱼。水塘陡而不深,我便时常掉落下去,黄金莲大喊:救命啊!我便说,不喊,我都要上岸了。当然衣服裤子都湿了。黄金莲便背过身去:“把裤子脱了晒干!”
      还有杨家湖在黄家咀村后。我问过金莲妈,为会么不叫黄家湖。她妈语焉未详。去那儿就是摘莲蓬。金莲去,我就笑话她:“金莲,我摘你啦?”她说“我在岸上上,你怎么摘我?”是呀,她在岸上嘛。我答不上来,她便说,等我长大了才能摘。
可我去徐马湾上学了,后来又去黄潭上学了,去黄家咀少了,少到连黄金莲都没去找过。
      我不喜欢龙家岭。龙家岭是黄家咀最高的山。说最高,海拔也不过30米。和中国西部那些高山比就不好意思说啦。但终归是黄家咀最高的山。不喜欢它的原因有些好笑。就是它让我认识得太晚了。在我67岁时才认识。其实我找过它许多年。因为那里有个谭元春,当然是《中国文学史》上的那一个谭元春。怎么找那是另一篇作文已经写过的了。再说老师就要说我写作文别啰嗦。67岁那年,也就是前几年,和女儿一起回老家,就去了龙家岭,也找到了谭元春的墓。墓修得还有些模样,不是“满眼蓬蒿共一丘”的那种。立在龙家岭上,放眼远眺,心旷神怡。这就是高有高的好处。不过,珠穆朗玛峰高,好像没有心旷神怡。
      黑鱼沟也是黄咀一景。沟连杨家湖与白龙沟,也就是一个出水口。沟以黑鱼名之,我在上学的日子,每日走过,都要看沟里有黑鱼不?上过了四年的学,一条黑鱼也没见到,枉费我每天的心思。虽无黑鱼,但沟两岸蒹葭苍苍,夏天里枝叶间鸟窝罗列,麻雀的,金丝雀的,一个挨一个。鸟蛋小,小指头一样的,不好吃,我只好拿来当弹弓子,弹到那些欺负我和金莲的大同学身上。
      黄家咀,太美丽了。美丽过王昭君,也美丽过杨贵妃。我庆幸有黄家咀这么一个故乡。若有来生,我还想生在黄家咀,让她做我生生世世的襁褓和摇篮.
      不过我还是有小小的遗憾,自别了那个小学生黄金莲后,青春的黄金莲、中年的黄金莲、老年的黄金莲,我一直没曾见到,也不知道她过得是否幸福。按理,像她那样美丽的女孩子,应该得到她的爱人的呵护。还有,文前那个“黄家咀的小妹”我也没应人家之邀,也没啥原因,就是觉得网友相约是年轻人的事,自己已经七老八十,这种桃花看看就可,要摘,既没有那胆量也没有那心性,只有遗憾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