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看电影

来源: 作者:袁怀忠 更新时间:2019/1/8 0:00:00 浏览:1300 评论:0  [更多...]

脚带残疾的语文老师辅导完功课,一拐一拐走出教室,张成紧跟在老师后面,头伸出教室门外,东张西望几下,回转身来向我们挥挥手,意思是叫我们跟他走。 

是该将桌子拼拢,理好被子睡觉了。难道他们又要干违纪的事?我在心里猜测,暗暗发誓坚决不跟他们去。 

谁知,大家心中的女神--经常梳一条独辫子,瓜子脸上没有一点瑕疵,白里透红。嘴唇薄薄的,一笑起来两个小酒窝格外醒目。是那种大家常说的小乖小乖的女生。她双手握成喇叭悄声说道,杜家沟在放电影,放的是《闪闪的红星》。 

“还不快去,等会儿放完了。”我座位背后的男生刚说完,整个教室沸腾了。态度坚决的我还没来得及作出判断,就被开闸的水一样的大伙涌出了教室。 

回不回教室去?看到准备睡觉的几个男生,我犹豫了。 

“去不去,别挡在路上。”女神推推我埋怨道。见她也去看电影,被强压下去的兴趣激发起来了。要知道,那个时候,为了看一场电影,我们曾经往返跑了二十多里路,看完后回到家里,都夜里三四点了。 

“谁说我不去。我在想,恐怕是英雄白跑路,这个时候才去。”淡淡的月光下,二十几个同学急着往前赶,生怕耽搁少看一会儿。至于违纪,可能会受到惩罚,早忘到脑后去了。 

人生际遇,无法预料。毕业后就不曾见到过女神,也不知过得怎样。前不久,我遇到曾经的同桌,与女神是邻居,才知道女神命运坎坷: 

女神原本学习成绩挺好的,仅比我差点儿,由于发挥失常落榜了。她父母缴钱让她进了县内红火的丝厂。在当时,十分令人羡慕。生得又像一只花蝴蝶,好多男人成天围着转,狂追不舍。厂长的儿子也是其中的一个。相比之下,厂长的儿子占尽优势,自然获得女神的芳心。 

结婚头几年,日子过得甜甜蜜蜜。上班都要抽点时间粘到一起,厂里没有哪个人看得惯,但慑于厂长的权威,也无可奈何。好日子往往不长,七年之痒未到,厂长的儿子悄悄跟厂里的一个女工纠缠,已怀上了孩子。厂长的儿子正愁无计可施,他母亲知道这件事后,很高兴,盼了好几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自己可以抱孙子了。不是常言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于是找到儿媳,直截了当地告诉她,你是个不下蛋的母鸡,别把窝占了。我要孙子,你回你娘家去吧。 

自恃清高的女神哪听得了这样的话,身子一转,袖子一甩,头也不回,走了。她心里还在想,厂长的儿子来求她,她也要耍耍他,灭灭他的威风才回去。十天过去了,不见厂长的儿子来接;一个月过去了,传来的不是厂长的儿子失去老婆伤心欲绝,而是与那个女子公开住到一起,跟自己当初才结婚那阵一样。唉,婚姻中的男女往往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生在此山中。 

回娘家半年后,娘家嫂子看不惯女神每天忧郁着脸,又不下地干活,像一个大小姐,话里不时暗含讥讽。有天吃晚饭,哥嫂故意不给女神舀饭,指桑骂槐地说,养条狗,还能看个家。女神那能受得了这样的气,积蓄已久的矛盾如同火山喷发,前三十年,后三十年,陈芝麻烂谷子全都抖了出来。大吵几个小时,丝毫没有停息的迹像。实在听不下去的母亲左右为难,拖根绳子准备上吊,“我去死了算了,不然不会清静。”这才让双方暂时罢休。 

在娘家是占不住脚了,女神赌气,很快与一个大她十几岁的光棍结婚。满以为凭自己的美貌可以平安过一生了。还没有过上一年半载,光棍好吃懒做,日不归家,夜不落屋的本性显露出来,更可恨的是稍不顺心,就拿女神出气,动不动拳脚相加。 

忍无可忍的女神在一个冬天的夜晚,离开了没有一点温暖的家,过着浮萍一样的生活,先后与四、五个男子生活过,至今仍是单身,在一家超市卖货。 

快到杜家沟了,已经能够听到电影里潘冬子说话的声音。我们迅速来个急行军,飞快地跑起来。女神不知被什么东西挡了一下,摔了下去。“唉哟,唉哟……” 

其他同学一心想着快点走拢,好看到电影,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只顾往前跑。紧跟在女神身后的我,停下脚步,半蹲下来,扶起女神的双肩,“哪里摔了,哪里摔了?” 

“右脚膝盖碰烂了。”女神弯着一只腿,双手压在我的肩上,不停地呻吟。 

看到女神痛苦的样子,“怎么办呢?电影要看,又不能丢下她不管,怎么办呢?”我十分纠结。 

“来,我背你。”我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女神也顾不得害羞。伏到我的背上,我双手抓住女神的双腿,弓起身子往前走。 

转过一个大弯,终于到了放电影的晒场。可惜,电影已接近尾声。 

返回的路还有那么远,总不能再背着女神回学校。我到人群中去寻找同学,希望得到他们的帮助。 

“真的是,跑这么远,看几分钟,太不过瘾了。”我知道这是“智多星”王远在抱怨。我放下女神,挤过去,拉了拉王远的衣服,求他帮忙。向来热心的王远朝四周望了望,见晒场边小溪里停靠了一只竹筏,高兴得跳起来,“我们坐竹筏回学校。” 

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再次背起女神,同王远来到竹筏旁。王远跳上竹筏,拿起竹篙插入水中,将竹筏固定下来。我背着女神,跨上竹筏。竹筏荡了几荡,像要沉没一样,吓我们一跳,在竹筏上晃了几晃。 

王远东一竹篙,西一竹篙,竹筏在碎了又圆,圆了又碎的月亮中前行。 

看见学校啦。王远将竹筏移到岸边,用竹篙将竹筏锁住。与我一道扶下女神。也许是王远以为我在跟女神耍朋友,不想当灯泡,不声不息地跑了。剩下我和女神。其实,我与女神平常话都很少说,别说牵手谈恋爱了。 

也不知女神当时是怎么想的,“背我回去,我脚还痛得很。”还好,离学校不远了。我蹲下身子,背起女神,来到她爷爷的宿舍外面。女神爷爷在我们学校教书,她跟爷爷住在一起。 

我轻轻放下女神,正准备离开,女神大胆地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今晚谢谢你。”推开门进到了屋里。我一个人在那里回味,整个人麻麻酥酥,如同触电一般。直到屋里灯熄灭,我才激动地走向教室。 

一摸教室门,上锁了。前门,晚上一般是不上锁的。我一下子明白过来,我们去看电影被老师发现了。我来到窗台前,轻轻敲了几下,喊了几声同桌的名字。 

不一会儿,同桌将后门打开,我挤进教室,弯下腰,头先进去,弓着身子躺到课桌下放书包的台面上。心想,即使老师来查,也一定发现不了。 

果不其然,老师立在巷道旁,远看一个一个同学陆续回来,却无法进教室,正当大家不知所措的时候,老师现身了。同学见状,四散逃开,跟老师玩起捉迷藏来。 

老师看抓不到学生,气愤地打开教室门,清点人数,“明天再说,期末考试少了80分,有你们的好果子吃。”用力拉上门,上了锁,回宿舍去了。 

等老师走了,我从书桌下面钻出来,打开后门,召唤同学们回到教室。 

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和潘冬子划着船,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驶去,女神在岸边的杨柳树下微笑着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