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煮土豆

来源: 作者:袁怀忠 更新时间:2018/12/19 0:00:00 浏览:3290 评论:0  [更多...]

星期天下午,带上一周的米,萝卜,以及玻璃瓶装的用猪油炒的腌菜。一路走,一路喊:走啰,上学去。

等一会儿,马上就来。我找一个坎子,将东西放到上面,站在伙伴家门口等,“你今天怎么这么早?你爸爸没有下河去放鸭子。”提起放鸭子,我真想不去上学,回到家里跟爸爸同路去。

放农忙假的时候,爸爸挑起鸭棚,我学着爸爸的样子,扬起竹竿,竹竿粗的一端装有铲子,铲子的作用是等到了放鸭子的地方,插进田里告诉鸭子别跑远了,只能在这个范围活动。细的一端装有勺子,勺子的作用是当发现有鸭子乱跑时,用勺子舀起泥巴块,甩出去警告鸭子要听话。口里吹着嘘嘘的哨音,赶着嘎嘎嘎的一群鸭子从这个田一摇一摆地跳到另一个田里。

往往大群鸭子走后,总有那么一两只掉队。我要是没有注意到,“跟你一样丢三落四,不要你来,你又缠个没完。来了,教又教不转。”爸爸往后一看,瞪我几眼,大声道。原本兴致高昂,经爸爸这一吼,我垂头丧气地转过身来,举起竹竿狠狠地打下去,真想打死那几个不听话的坏鸭子。

还没等我手里的竹竿落下去,手疾眼快的爸爸放下鸭棚,双手握住快要落下的竹竿,“怎么把气发泄到鸭子身上,你知道吗,鸭子是你老爸的命根子。”

“那我是你的什么?难道我连鸭子都不如。”我丢掉竹竿,一气之下跑到鸭棚里躺下,盯着蓝天下那一朵像一座大山的白云发呆。然后,独自一人拿出连环画《智取威虎山》从前往后翻,再从后往前翻。

“起来,看我给你拿什么来了。”爸爸晃着手里的两颗还冒着热气的鸭蛋,喊醒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揉着双眼糊里糊涂的我。

待我看清后,跳起来拿过鸭蛋,砸破蛋壳,一口咬下去,噎得我直流泪。

走呀,你发什么神经。我吓一跳,原来走神了。小李从家里悄悄拿了几把糖炒苞谷,不知是谁发现了,于是,我们围着他,一会儿前,一会儿后,小李一人发两三颗,等我们咔嚓咔嚓反复回味后,个个把手伸向他:

“没有了。”

走了一段路,小李又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一把糖炒苞谷,高高举起,像下雨一样,一个手里下三五颗,雨停了,我们四散开去,品尝美味。

“没有了,再也没有了。”

就这样一路走,一路吃。很快就到学校。

还没来得急放下书包,有人说,学校后面的土豆刚挖,地里肯定没有挖干净,我们现在去找。我们哪里听得了这样的话。什么都不顾,像开闸的流水,有的拿上筷子,有的从扫帚上折一段棍子,还有一个胆子大的拿上老师的教棍,到了种土豆的地里这戳一下,那戳一下。

“找到了,找到了,好大一个土豆。”大家围拢来,惊叹不已,犹如黑暗中看到了一丝光亮,然后又四散开来,希望自己也能找到一个,不管是大是小。

“我也找到。”

“我找到更大”

我们不再惊讶,只顾埋头找散埋地里的土豆。不大一会儿,最少的也找了五六个土豆。惭惭地,我们不再像当初那样兴奋和激动。

“回学校蒸带皮土豆啰。”找得最多的发出号召,我们巴喜不得,要么用双手捧,要么顾不得脏,直接放到衣裤口袋里,像得胜的将军那样跑回教室,纷纷将土豆放到小胖子的锑锅里,由我陪着大高个去校园旁边的井边淘洗土豆。

我记得,我们是学校第二届初中生。当时学校初建,条件非常简陋:没有餐厅,我们住校生一日三餐,都是自己动手煮,两匹砖搭成灶,锑锅放在上面,用草稿纸将家里带来的柴草引燃,一会儿,校园烟雾缭绕。多数时候,从家里带的腌菜都是共享的。大高个家里条件好,炒的腌菜油多,特别好吃,量也多。教室,还是我们的寝室,白天的课桌,晚上就是床。

其他同学在两匹砖搭成的灶里点燃家里带来的柴草,等着蒸带皮土豆。我从书包里拿出连环画《智取华山》专心看起来。

“可以吃了。”同桌拿着滚烫的土豆在双手不停地抛来抛去,还用力地吹着,仿佛饿了几年。

一个,两个,全都像同桌那样抛着土豆,吹着土豆,跳着一曲土豆舞。土豆剥了皮后,香气随着月色在夜空中弥漫开去,从那时一直飘到现在,窖封在遥远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