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明斋:聚书家

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作者:明斋 更新时间:2018/11/11 0:00:00 浏览:2638 评论:0  [更多...]


往返三亚,处理学校事务。动车上,闲阅胡洪侠先生著《非日记》以打发时间,颇为有趣,倦意顿消。

胡洪侠先生说,尽管他自己家里藏书很多,但充其量不过是个“聚书家”或“爱书家”,还不能称之为真正意义上的“藏书家”。因为,藏书家一般都有自己的收藏方向,有的专藏初版本,有的专藏签名本,有的专门收藏某一时代的书,有的则将终生的精力财力用于收藏某一个人的书或关于此人的研究的书。因此,想成为藏书家,不仅需要眼力、学力和财力,还要靠几十年的积累才能够做到。而“聚书家”则有所不同,他喜欢搜访自己感兴趣的书,“撒出去的网很大,鲸鱼也要,三文鱼也要,河虾也要,看上去都是生猛海鲜,色彩也绚丽多姿,可是终究难成藏书家的气候”(《我是一个聚书者》) 。

躬身自省,虽说我也书册盈室,称之为“聚书者”或“爱书家”,仅此而已。和胡洪侠先生所说的一样,我的购书与聚书,也是从喜欢读书开始的。当初,只是购买一些自己看得起、用得着的书,正仿佛在山坡草地上漫步,随手捡起好看的石子,带回家放在玻璃杯里,用水养着;渐渐地,兴趣增加,见识略涨,书越来越多,买书的品位越来越高,胃口也越来越大,书房于是有了规模,群书汇聚成了群山,自己再也不是山下捡石子的学童了,而是这山望着那山高的登山者;再往后,渐渐地也就不一定老是注重山的海拔和山石的质地,而开始欣赏山色、山势、山岚、山花、山风、山容,这意味着自己也就成了欣赏书的人,买书不仅仅为了书里的知识,还为了品赏书的装帧、设计、纸张、制作、插图和藏书票,关心书的传播、书的命运和书背后的人与故事。当然,能够成为这样的“聚书者”或“爱书家”,也是很幸福的事情。但是,与“藏书家”相比,其境界到底还是有着好几千英里的差距呢。因为,“藏书家只关注自己的珠穆朗玛峰,你对他说北岳南岳东岳西岳都是如何的险峻、秀美或雄伟,他不会动心的”。

或许有人会问:“你买书到底是为了阅读,还是为了收藏呢?”这里,不妨从容回答:“很大程度上是为了阅读而购书。不过,为了寻访和购置毛边本、初版本、签名本、编号限量本、纪念珍藏本而不惜血本,费心费神,且一旦到手,概不外借,护之如同头目,你还说不是为了收藏,谁能相信呢?”

胡洪侠先生在《非日记》中还写有一则趣话,颇有意思,此抄录如下,以博诸君子一粲:

在山下捡石子的甲问刚从山顶上下来的乙说:“你为什么要登山?”乙答道:“看山呀!”甲说:“在山下不是一样看山吗?你看我手中抓满了石子,你却两手空空呢。”乙笑了笑,不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