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文洪声:那个影响一生的夜晚

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作者:文洪声 更新时间:2018/11/11 0:00:00 浏览:2647 评论:0  [更多...]

我相信,每一位爱乐者第一次接触西方古典音乐,都有一个原点。

而我的原点,竟然是一部苏联电影——《列宁在一九一八》。

那是七十年代初长沙的一个夜晚,我还是一个十来岁的少年,我和小伙伴们一道,爬上一个坡地,身手敏捷地翻过一道围墙,悄悄潜入至省电力厅的“俱乐部”。

为避开汹涌的人潮,我又一个人溜到舞台,对着银幕的后面,和三三两两几个“同类项”,席地而坐……

就在那样的环境中,我第一次看到了那部苏联三十年代的黑白电影。

我那时一下子被天才演员史楚金扮演的列宁吸引住了——他宽阔的前额,他迷人的手势,他气势磅薄的演讲,他浓浓的人情味,都令我当时为之倾倒。

我那时几乎深信不疑,那就是真实的列宁,革命领袖就应该像他那样充满魅力。

在我少年时代,那部电影给我的影响是震撼性的。

最重要的是,我还必须提到另外一种震撼,对我的人生而言,那是更为久远而深刻的震撼。

那时坐在银幕背后的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影片刚开始没多久,就出现惊人的一幕——

莫斯科大剧院坐满了穿水手服的红军士兵,他们都在津津有味地观看芭蕾舞剧《天鹅湖》。

那也是我第一次看到芭蕾舞,第一次看到一群白色的天鹅少女翩翩起舞!

现在的年轻人也许很难理解,在那个荒芜的年代,对一个完全不知芭蕾舞为何物的少年而言,那一幕有多么惊心动魄!

我清晰地记得,在欢快的四小天鹅舞之后,镜头是一段王子与白天鹅的双人舞。

不知何故,我从小对电影的背景音乐,有一种特殊的敏感。

哪怕是第一次看到的一部电影,只要电影出现了好的背景音乐,我往往就能在电影散场后,“默读”出音乐中最动人的片段。

那时,正是电影中那段王子与白天鹅的双人舞,我不仅记住了婀娜、曼妙的舞姿,也永远记住了那段忧伤、凄美的琴声。

而今回望,我搜遍所有少年的记忆,都可以无误地确定,那是我第一次听到西方古典音乐。

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少年的记忆,影响一生。

最早和朋友分享音乐,是在几个与音乐并无关联的读书群。

没想到我这一无心之举,还影响了一些群友,甚至还影响到了他们的孩子。

一位北京的群友说她自听了我在群里的分享后,渐渐变得非常享受音乐。

她说她有次站在风里,等车,听我发给她的一首音乐,她都快听哭了……可见音乐对她的熏陶。

她还告诉我,她原本不太喜欢音乐的儿子,受她的影响,现在也经常和她一样,戴着耳机听音乐,甚至也开始唱歌了……

我告诉她,音乐于她,现在不仅仅是艺术,而是她生命的一部分……

无独有偶,还有一位读书群的群主也说到音乐对他的影响。

他说自接触到我的分享后,他每天的晨跑一定有音乐相随,音乐已完全成为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就连他十来岁的儿子也被他影响,每天早晚都要问他——“爸爸,音乐来了吗?”

一位广东的乐友,甚至和我聊到音乐对她女儿班主任的影响。

“我原来不懂古典音乐的,只是有一天点开了觉得很好听,就关注了。很多新知都是这样不明缘由地慢慢进入自己的认知体系的。”

 

这位乐友接着告诉我,那位班主任点开的音乐,就是她在朋友圈分享的《洪声音乐》。

“您的音乐传道,正在通过公号像蒲公英一样飞扬飘播种子!”

听到这些朋友们的告白,我心里真有说不出的欣慰。

事实上,我每见到那些孩子的父母,我都不惮一言再言,要他们一定不要忽略音乐对孩子潜移默化的影响。

因为,不知不觉间,一颗美好的种子,就可能悄无声息地,洒落在孩子的心田……

我一直强烈地认为,滋养灵魂,音乐是绝对的灵丹。

拥有音乐的生命,就拥有升华灵魂的美感,就可实现生命的超越,跃上生命的云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