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马思源:我的老师

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作者:马思源 更新时间:2018/9/10 0:00:00 浏览:2324 评论:0  [更多...]

 

朱殿国老师教我初中一年级语文。他那时大概二十五六岁,理寸头,身着白衬衫、深蓝色裤子,衬衫扎腰里,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又利索。他上嘴唇留着小胡子,胡子很黑,像鲁迅的,同样是隶书写出的“一”字;眼睛不大,眼线很长。他常常眯着眼点学生名。“马动力,”嗓子哑且低沉,但很有穿透力,“你的书背完了吗?”

他特别喜欢要求学生背诵,不是背课本,是背《红楼梦》。他手里有本简装本《红楼梦》,每天抄到黑板上,抄满满一黑板,让我们背。“你们以后都要考大学的,光学课本怎么能行?这个《红楼梦》,会给你们带来无穷尽的宝藏……”

如有学生迟到,他就让学生站在两排课桌之间的过道里,按照高低个头排成排,小个子在前面,大个子在后面。他在讲台上坐下来,细长的眼睛眯着,微微笑,趁他们不注意,一只手使劲儿一推,一排学生产生了多米诺骨牌效应,摞着倒在过道里。他则在讲台上前合后仰,和其他同学笑作一团。他的“一”字形小胡子也乱成一团。

农村的孩子上学读书不过为了认个字,谁想过考大学的事?多少年十里八村也没有听说过出大学生,那似乎是天方夜谭。但他说“可以,你们都可以上大学。你们还小,有的是机会,只要好好学,一定有考上大学的可能”。他说这话时眼睛似乎睁大了点,眼光扫描班里,正好跟我目光相遇,我即刻感觉似乎他在说我,赶紧害羞地低下头来。“李瑞英,你可以,你一定可以考上大学!”朱老师指着我。其实我原名叫马英,他叫我李瑞英,他说我长得像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里的主持人李瑞英。我家当时没有电视,不知道李瑞英长什么样,但她在北京,而且在电视里,我感觉她应该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心里就窃喜,偷偷照镜子,越看自己越像李瑞英,虽然我并不知道李瑞英长什么样。朱老师给我的自信让我相信自己应该能够读大学,不再土里刨食,能跟她一样有出息。

多年后我跟朱老师相遇在老家。祖母三年祭,我自省城归乡,去街上买礼品。我正在挑选东西,听见有人说话,声音低沉嘶哑但很有力度。那声音遥远而熟悉,顺着风准确地击中我耳膜。我抬头看时正是朱老师。他已满头白发,腹部微隆,俨然成了一位老人。一字形的小胡子几十年未变,不过已经花白了。我欣喜至极,多年寻他不见,竟然在这里碰到。我大声喊:“朱老师!”他一愣,定定瞅着我。我在省城做老师已多年,风不吹雨不淋,小日子不错,也渐渐“发福”起来。他大笑,“没想到你能长这么白胖,”他到底认出我来,唏嘘着,“你那时多瘦啊,又黑又瘦,还傻乎乎地可爱,说你像李瑞英你还真的以为自己像,哈哈哈……”

朱老师依然像个孩子,他还是那么纯真,不沾染半点俗世尘埃。他无意中透露了当年对学生无声的爱,那爱就是一道耀眼的光芒,指引着我,关照着我,让我在多年之后还能感受到他的慈悲情怀。

朱老师那时喜欢考试,每个星期一小考,一个月一大考。试卷写在黑板上,学生抄写下来再做。每次考试结束,都有个小型的表彰会,奖品有铅笔、本子或者《新华字典》。我整整一个学年几乎没有花钱买过学习用具,都是朱老师的奖品来充当。这倒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家里缺钱的窘境。这些东西是他自掏腰包买来的。我后来才知道他是代课老师,参加高考三年都没有考中,就来当了小学老师。有一次他正在给学生发奖品,他爱人突然撞开教室的门闯了进来:“猪头,我鞋壳篓里的两块钱是不是你偷走了!”我们都大声笑,他也笑,推着他爱人出了门,在门外嘀嘀咕咕半天,又嬉笑着进了教室。

“猪头!猪头!”调皮的孩子学着他爱人的语调喊他,他撮着嘴巴翘起小胡子,用教鞭指着那个学生,故作生气的样子,整个教室洋溢着哈哈哈的大笑声……

多年后的今天,我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朱老师。他卸去所有的师道尊严,陪着学生玩和学,他用乐观的生活态度影响着学生;而且他能够手握戒尺,对违反规则的人和事寸步不让。他坚守着为师的哲学:宽严相济、奖惩分明,这不就是我们一直在追求的教育的最佳境界吗?一个好老师是一个火炬,辉映着身边的一切美好。他眼中有光、灵魂有爱,他的善良、真挚与光芒,会在孩子清澄的眼睛里映照出这个世界最初的真善美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