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近期关注

“八面来风”海南建省三十周年文学作品选集丛书首发 这是一次海南“文学海军”大阅兵

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作者:徐晗溪 更新时间:2018/5/27 0:00:00 浏览:1854 评论:0  [更多...]


“八面来风”海南建省三十周年文学作品选集丛书首发 

这是一次海南“文学海军”大阅兵

 

■ 本报记者 徐晗溪

 

525日下午,“八面来风”海南建省三十周年文学作品选集(五卷本)首发式在海口市国秀城三环书苑举办。这是被称为“文学海军”的海南作家群文学成果的集中展示,既是向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三十周年的献礼,同时又是对海南进入建设自由贸易区(港)美好新纪元的一次致敬。

这套文学五卷本选集,由海南省作家协会策划、选编,海南出版社出版发行,分为中篇小说卷、短篇小说卷、散文卷、诗歌卷、文学评论卷,荟萃了五年来(2013-2017年)海南作家创作的优秀作品。首发式上,省作家协会还向海南省图书馆、海南大学图书馆、海南师范大学图书馆、琼台师范学院图书馆赠书。

 

5年一次的“文学大阅兵”

 

525日下午,海口市国秀城三环书苑挤满了前来领书的文学爱好者。《八面来风》是海南省作家协会策划、编辑出版的一套文学作品选集,五卷本,分别为中篇小说、短篇小说、散文、诗歌和文学评论,可视为领略海南文学风光的一个观景台,是了解海南文学状况较为全面而便捷的读本。

其中,中篇小说卷最为厚重。开篇即为严敬的《宛若风》,这篇小说是2014-2015年度“海南文学双年奖”一等奖获奖作品,内涵丰富、体验深沉、情感真挚饱满,借助生动真实的细节,展现了社会生活中的各色人生。

“记得编辑庆祝建省5周年的文学作品选集时,待选的作品数量相当有限。”省作协每5年出一套纪念文集,30年来,共编辑出版了6套文学选集。省作协主席孔见犹记得,在建省前,包括文学在内的海南文化一直在坚韧地生存和发展着,作为一个边远地区,由于地理阻隔、传播受限、交流不畅、扶持不力等原因,其生态是艰难的,对外的影响力也相当微弱。

以文学而言,那时的海南本土文学在全国文学地图中纳入广东的板块,没有独立的地位,本土作家要在岛外文学刊物上发表作品,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而如今,在全国知名文学报刊和各种选本中,都能够看到海南作家的文字。此次编入选本的作品都在刊物上公开发表过。在中篇小说卷里,有杜光辉、符浩勇、张浩文、三三等人的篇目,如果稍有流连就会被这些文字吸引。

土生土长的海南作家王海雪,曾获海南文学双年奖最佳新人奖(2014-2015),第4届紫金·人民文学之星中篇小说佳作奖(2016),立足于海南本土,她的小说既充满了原汁原味的海南本土椰风,又蕴含着丰富的时代气息,选入中篇小说卷的《烟火荡漾的告别》是她的近作,发表在2017年第6期的《十月》杂志上。

从《椰风起时》《南方写作》,到《阳光地带》《云起天涯》,再到《蓝色的风》《八面来风》,编纂周年纪念文集的项目一直没有中断,不仅能为后人书写海南文学史留下宝贵的文本资料,我们还能从越编越厚的文学选集中见证海南文化的成长与壮大。

“当我们编辑完这套庆祝建省三十周年文学作品集时,大家惊喜地看到,海南文学的整体面貌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入选的作品从质量到数量都蔚为可观,而且作者大多数是本土作家,不少作品是发表在国内著名文学刊物上,而作品所描写的内容也基本是本地题材。”孔见说。

 

 “文学海军”的突起

 

“经过30年的努力,作为中国当代文学的一支有生力量,当之无愧的‘海军’在中国文坛上已经形成了。”孔见感慨道,30年来,海南文学一直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海南作家都是海南建省30年来艰苦奋斗的当事人,他们亲历了这30年来的风雨里程,他们用自己的笔,见证和记录了30年来海南方方面面、点点滴滴的成长与发展,为海南保留了一部珍贵的形象的历史画卷。

新时期海南文学,从出生于20世纪 40-50年代的韩少功、多多、王小妮、蒋子丹、晓剑、冯麟煌、李挺奋、张浩文、崽崽、杜光辉、黄宏地、张品成、单正平、李焕才、符兴全、钟彪、龙敏,到60年代的严敬、杨沐、韩芍夷、符浩勇、亚根、纪少飞、蔡葩、王卓森、莫晓鸣、衣米一,70年代的刘复生、艾子、江非、蒋浩、王凡、符力、黄仁轲等;从80年代的林森、郑朋、柳下挥、水千丞、李其文、王海雪,到90年代的钟惠、陈有膑、郑纪鹏等,不同年代的海南作家承前启后,新鲜血液不断加入海南当代文学的大家庭,通过接力使海南的文脉得以赓续绵长、薪火相传。

这支“文学海军”当中的许多人,如韩少功、多多、王小妮、三三等,已经在全国范围内产生了广泛的影响,赢得了鲁迅文学奖、华语传媒文学大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庄重文文学奖等诸多重大荣誉。一些作家的著作,还被译为法、英、意、荷、德、俄、日、韩、越、西班牙等国语言在境外出版。

“作为海南省作家协会机关刊物的《天涯》,以其真切的社会关怀和优雅的人文品质,获得了国内思想文化界广泛好评,成为目前最负盛名的人文精品杂志之一。”孔见认为,经过近30年的努力,海南文学不论在量上还是质上,都取得可观的业绩。经过三十年的铺垫,海南文学已经到了可以腾空而起的时候,海南作家有能力创作出在全国乃至更大范围内激动人心的作品。

 

我们仍欠有“文学宿债”

 

“实际上,海南文学已经到了一个需要并且可能突破的瓶颈,我们30年积蓄起来的力量完全能够酝酿成一场振聋发聩的文学大爆炸,给海南人民和全国人民来一个惊喜。”孔见认为,在中国的文学版图上,海南岛的植被已经泛起了葱翠的颜色,并且有了一些值得流连的景观,它未来的天空也有了可以展望的云霓。

《八面来风》短篇小说卷也有很强大的阵容,编选了韩少功、韩芍夷、符浩勇、钟彪、李其文等老中青各年龄层作家的小说作品;散文卷也编选了蒋子丹、黄宏地、王卓森、杨道等人的作品。其中,杨沐是近来在全国渐渐上升的散文作者,她的文字张力极强,善于在文字里挖掘,那种深邃、幽美,像是一眼深井。

海南诗歌最近两年在全国势头很猛,省作协主编的诗歌民刊《海拔》的作品不止一次被全国各大诗刊和精选本转载。随着著名诗人多多、王小妮、李少君、蒋浩等落户海南,“诗歌海军”呈现出空前繁荣之势。本次《八面来风》诗歌卷就是对“诗歌海军”的一次全方位展示,李少君的《海天辽阔 (组诗)》延续了作者一贯的热烈和抒情,那些如钢琴上跳出来的句子,柔软的、色彩斑斓的,让人想起舞蹈,或者傍晚时分的海滩,通向远方的脚印。

五卷本的《八面来风》除了小说、散文和诗歌卷,还有文学评论卷。韩少功的《当机器人成立作家协会》值得倾注目光细细咀嚼,作者对人工智能革命的思考引人深思。刘复生是近年来在国内文学评论界很有份量的学者,他的《我到底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文学批评家》与《“诺贝尔文学奖”背后的文化政治》是评论卷的压轴文字。

“虽然最近十年,海南文学呈现出一种欣欣向荣的局面。但我们还缺少精品之作,除了韩少功、多多、王小妮,我们还没有可以进入中国当代文学史的作家,还缺少黄钟大吕般震撼人心的巨制。这是我们未来十年的努力方向,也是海南岛上写作人向海南人民欠下的‘文学宿债’,”孔见表示,不论是从古老的知识分子传统来说,还是从文学在当代所承担的社会使命而言,海南作家还有施展才华的足够宽阔的用武之地,海南人的头顶,椰子树的上方,应该有更多的祥云瑞气升起。